第046章洛姥爷受重伤

喻书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照常。

江舟和林筠还是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常,

喻书眠心中还有一丝丝期望,期望他们给自己坦白,等来的却什么都没有。

“眠眠,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我和江舟要去看看你爸,过年的时候顺道一起回来。”

喻书眠正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又觉得没必要。

江舟见他姐什么都不问,心里着实憋的有些难受,却又什么都不能说。

“姐,那我们先走了。”

“你在家要注意安全。”

江舟唯唯诺诺的关心了几句,喻书眠听着很是别扭,他江舟什么时候学会煽情了。

“寒假作业记得写完,不会的去找言之,回来我检查!”

喻书眠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哦”了一句,眼睛无神的盯着电视,心里装满了心事。

趁着外面没了声音,许是他们已经下楼,喻书眠立刻奔到窗外,看看小胡同下那辆白色的小轿车来了没。

这一次,却什么都没有……

小胡同里里外外都挂上了红灯笼,每家每户都贴上了对联,那梧桐树上挂满了一串串亮着灯的红色小灯笼,在雪色的天地中显得格外耀眼。

看着家里空空如也的冰箱,总不能在家里饿死吧?

喻书眠看着桌子上压着的几张红色钞票,顺手揣进了口袋,草草的收拾了一下,穿着拖鞋下了楼。

刚下楼,便碰见了出门的洛姥爷。

“洛爷爷。”

洛姥爷慈祥一笑,额头上的皱纹藏着岁月的痕迹。

“眠眠,去哪儿啊?”

“去超市买点东西。”

“真巧,一路吧。”

她从十一岁就搬到这小胡同来了,每日从窗子里就能看见外面的梧桐树下坐着一个老爷爷,没事就在那里编一些竹制品,蚂蚱啊,癞蛤蟆之类的,深得孩子们的喜爱。

不过这两年洛爷爷不再去梧桐树下编蚂蚱了,只能偶尔看见他提着竹竿出去钓鱼。

洛姥姥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洛姥爷爱妻心切,就亲自去城边的河头岸上钓野生鲫鱼回来给姥姥补身子。

“你一个人在家?”

洛姥爷看着她买的都是一些零食和泡面。

“嗯,我妈他们出去了。”

喻书眠软绵绵的回了一句,心不在焉。

“到姥爷家来吃饭吧。”

洛姥爷将她口袋里的零食一一放了回去。

“你还在长身体,少吃一点零食。”

洛姥爷见她就如自己的亲孙女,他可喜欢这姑娘了。

小时候就数她最聪明,将胡同里大大小小的小屁孩儿管得服服帖帖。

“爷爷,那样太麻烦你们了。”

喻书眠不再想见着顾言之,上一次围巾的事儿,她还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

她若是瞧见他那张冰块儿脸,心中更加压抑,见着他就坐立不安。

“就添一双筷子的事儿,不麻烦。”

洛姥爷待她甚好,喻书眠自己心中清楚。

“姥爷给你说,你要是因为言之,大可不必,那小子就那样,别理他。”

姥爷就是姥爷,她心里想的什么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喻书眠提着东西与洛姥爷并肩而行,一路上有说有笑,小胡同到处洋溢着新年的气氛,仿佛人们都在期盼着过年。

路面上的雪埋得甚厚,一路上被尾随了也不知道。

走到拐角的废弃工厂那,喻书眠的心跟着紧了一下。

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身影,却来不及躲开。

喻书眠只觉得一刹那间头晕目眩,五脏六腑都被踹碎了,手上的东西直接飞了出去摔碎一地,喻书眠整个人滚落在雪地上摩擦出数米远。

“眠眠!”

洛姥爷情急之下,在地面上见了一截老朽的树枝握在手里防卫。

喻书眠不敢躺下,忍着剧痛爬起来,瞬间挡在洛姥爷跟前。

“宋柏晨!你要干什么!”

喻书眠只觉得口中有一丝丝血腥味蔓延开来,腹中剧痛难忍。

“干什么?你让我蹲了这么久的局子!你说我要干什么!”

宋柏晨不知何时右脸上多了一道刀疤,看着骇人,原本还算帅气的一张脸彻底毁了,她挡在姥爷面前连连后退。

“你别过来!我叫人了!”

喻书眠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现在恐自己不能与他正面刚了,能叫人就叫人吧。

“我知道你恨我,只要你不伤害他,我怎么都可以。”

喻书眠从姥爷手中取出那半截残存老朽的树枝握在手中,宋柏晨步步紧逼,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这是他宋柏晨的作风。

“想得倒是挺美!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宋柏晨似乎已经急红了眼,心中的恨大于天。

一把长刀从他身后抽了出来,雪光程亮狠狠的对着两人。

这一切本来就是她喻书眠该承受的,为什么现在是他!变成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学上不了,父亲也不再给自己钱,这一切都是喻书眠!

那个擂台杀人犯的女儿,凭什么可以活到现在!

“姥爷!快跑!”

喻书眠一把推开身后的姥爷,自己忍痛拦在了宋柏晨的跟前。

“快来人啊!杀人啦!”

“救命啊!”

洛姥爷怎会一人将眠眠留在那里,她不过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对付那样的恶人。

洛姥爷只好边走边喊,眼睛不断地搜索能够防卫的工具,情急之下拿走了那清洁工人放在街道路边的一把扫帚。

“姥爷,快去叫人!别管我!”

喻书眠丝毫不敢分神,害怕一瞬间就会身首异处,那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眠眠!姥爷不会丢下你的!”

洛姥爷一把年纪,本来腰就不好,这样一折腾也不免有些吃力。

宋柏晨打红了眼,哪里还会分得清谁是喻书眠,自然是要帮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嘭!”

喻书眠听得一声沉闷,洛姥爷被宋柏晨一把推倒在地,那一刀眼看着就要落下去,喻书眠忍痛,拼尽全身力气飞身向宋柏晨扑去,全身的力气全部压在了宋柏晨的身上,压得死死的一刻不敢松开。

“宋柏晨!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

“你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

宋柏晨捏在手中的刀被喻书眠死死地压住,任凭现在的的他也还不能立即挣脱开。

洛姥爷忍痛掏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想要站起来却有心无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续着一口气不敢闭眼。

“你要去问问喻桦!问问他是怎么输了那场比赛的!”

“问问他是怎么死在那场比赛中的!”

喻书眠整个脑袋都麻木了,手上的力气微微弱了三分,宋柏晨趁着她瞬间的分心,手上的刀一下子扬了起来。

“宋柏晨!你胡说!”

喻书眠攥紧的拳头瞬间爆发,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宋柏晨的鼻梁上,那瞬间抬起来的刀被她一拳打飞了出去。

手上青筋爆出,刀锋划过手背,一道血色染红了整个手背。

任凭那鲜血从手背一直流淌落在宋柏晨的脸上,温热的血凝结着风雪融进了那片银色的雪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