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青梅竹马决裂

我们都在为彼此奔赴,只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能够配得上彼此的光芒。——《小霸王日记》

顾言之揉了揉脖子,看着一旁正在收拾书本的喻书眠,笨重的眼镜架在鼻梁上,脖子上围着顾言之去年送给她的红色围巾。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喻书眠要去室内篮球场等江舟一起回家,顾言之顺道陪着她一起去。

江舟自那晚顾言之见义勇为救了他一次后,便单方面的与他八拜结交,成为“生死兄弟”,现在对顾言之那是言听计从。

“凭什么让给你们!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篮球场。”

这破天大嗓门,一听就是秦淮那小子。

“这是我们事先申请的,你们有申请吗?”

再一听,这不是戚白笙的声音吗?

喻书眠这反应力全用在了这样的八卦上,敏捷的越过顾言之,直接奔去了室内篮球场的训练场地。

秦淮带着校队在这里训练,谁知来了竟是戚白笙带着校啦啦队占领了。

原本是好声好气的理论,不知为何扯到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话题,这一下子就点燃了篮球队的激情。

秦淮本还想着持君子之道与她们女生好好商讨,谁知对方这样咄咄相逼。

“江舟,怎么回事?”

喻书眠悄咪咪的缩到江舟的旁边打听八卦。

“你看呗。”

江舟双手抱怀,巍立不动。

他盯着啦啦队那为首的女生,心中有一丝丝的不爽。

咄咄逼人的样子似乎有些霸气过头了,他们队长虽然是个火爆脾气,但也是以理服人的。

果然,女孩子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戚白笙。”

顾言之缓步走到戚白笙身后,深邃的眸子带着一丝丝冷。

“言之,你来评评理。”

戚白笙顺理成章的拉过顾言之的衣袖,让他来主持公道。

江舟瞬间能够感受到他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几个度。

微微斜眸看向一旁的喻书眠,正眼神尖锐的盯着那戚白笙和顾言之,恨不得一口吞了她们。

“顾言之,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秦淮看着顾言之,念在他是小绵羊喜欢的人,这才留了几分薄面。

“我没工夫多管闲事。”

顾言之从兜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戚白笙。

“这是校礼仪队训练室的钥匙,我想你们是需要的。”

原来顾言之不是来帮谁的,不过是顺手解决了问题。

“不愧是我顾大神,轻松解决啊。”

江舟小声嘟囔一句,好生得意。

戚白笙生气,丝毫不领情。

“言之……”

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以前是无话不说的青梅竹马,若是在以前,他会毫无理由的向着自己,可是现在……她与他,就像是形同陌路的陌生人。

“喻书眠,还走不走了?”

顾言之拿喻书眠当借口,江舟推了一把旁边的呆鹅。

“来了来了!”

喻书眠一个机灵赶紧跟在了顾言之的屁股后面。

戚白笙眼中的凌厉将喻书眠整个人席卷。

“顾言之!”

戚白笙压在心里的那些话早就想说了,今天她就是要说出来!

让大家看看顾言之的真实面目。

顾言之懒得理会她,倒是喻书眠停住了脚步,顾言之调头将她一把扯过来,和自己并肩而行。

“你忘了我们以前的那些事了吗!”

此话一出,篮球场内炸了锅。

传来不少的吆喝声和唏嘘声。

“哟,什么事啊?”

“听着怎么有些刺激啊!”

“看来我们的校草也是有绯闻的人啊!”

这些话就像是一根根刺,深深的在喻书眠的心脏上扎了一针又一针。

喻书眠顿住脚步不走了,她就想停下来听听戚白笙会说些什么!

“哦?那你说说都有些什么事?”

顾言之站在原地,头也不回,偏过头看着快要爆炸的喻书眠。

“你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断裂我们之间的友谊?”

“这事儿戚景年能忍,我可忍不了!”

戚白笙生来骄傲,又岂能让自己喜欢的从自己身边离开?

“你若再无理取闹,后果自负。”

顾言之冷冷的甩下一句话,很是生气,提着喻书眠的衣领快步走出了室内篮球场,这里他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顾言之!顾言之!”

喻书眠被他抓得死死地,想挣脱都没有办法。

“顾言之,你勒疼我了!”

喻书眠壮着胆子吼了一句,生怕激怒了这位少爷。

戚白笙的面子他都不给,自己这小虾米他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了。

“对不起。”

顾言之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

喻书眠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硬生生的被勒出一道显眼的红印来。

“疼吗?”

顾言之后悔刚才自己的粗暴行为,弄疼她了。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顾言之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

“你别打我脑袋,会变笨的。”

喻书眠有模有样的捂着自己的小脑袋瓜。

“那就再笨点也无妨。”

顾言之忍不住说她,已经够笨了,这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够反应过来。

【谁让她说你无关紧要了,我不允许!】

喻书眠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八卦,蹦跶在顾言之的面前一个劲的问。

“那戚白笙和你……真的是青梅竹马?”

顾言之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她还真的是什么都敢八卦啊!

既然如此,自己就遂了她的愿。

“嗯。”

哼,你倒是很诚实嘛。

喻书眠心中不平,但嘴上还是忍不住继续问。

“青梅竹马多少年?”

“忘了。”

“那为什么她比你高一级?”

这个问题着实让顾言之难以回答。

为什么同岁,顾言之却比戚景年和戚白笙低一级?

那是因为……零八年的那场地震,让他变成了一个残废,休学一年。

“无可奉告!”

顾言之毫不留情的掐断了她的八卦心思。

“卷子做完了?期末考试准备好了?”

喻书眠选择性失聪,现在的顾言之堪比自己的老妈。

除了要管她的学习,还要管她的人际交往,作息时间几乎也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顾老师,时刻准备着!”

“那就好。”

喻书眠狗腿似的跟在顾言之的屁股后面,顾言之给她点了一杯金桔柠檬,让她坐在奶茶店刷题。

自己一边看着她,时不时地还要望着窗外,看江舟什么时候出来。

他现在还真有家长那味儿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