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顾言之的秘密

江舟怎么也不会想到突然出现的救星居然会是顾言之这座大冰山。

“你怎么来了?”

江舟可不稀罕他的帮忙,可这心中还是有些想他留下来别走。

顾言之原本是连夜赶回姥爷家,明日就可以见到喻书眠了,给她一个惊喜,谁知遇上了被混混围堵的江舟。

“豹哥,又来一个送死的!”

那群小混混将那三寸铁棍狠狠地对着他俩,双方僵持不下。

“谁来送死的还不一定呢!”

江舟这时候挺起脊梁骨说话了,多一个人他这心里就踏实多了。

“我刚才已经报警了,不想进去的,就快点离开!”

顾言之的话似乎更加具有威慑,其他混混都开始打退堂鼓了,只有那为首的黄毛不怕吓唬。

“吓唬谁呢!给我上!”

江舟反应快,躲过了突如其来的一闷棍,两人和五个混混厮打在了一起,这城郊外的废弃工地也没个人影儿,吼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回应。

“小心!”

顾言之眼疾手快,替江舟挡了一棍子,正中他的右大腿。

江舟看见顾言之受伤了,也顾不得贪生的念头了,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根铁棍,直接朝着那群混混就是一顿穷追猛打。

他这是豁出了命,顾不得个人安慰了,只是觉得不能显得这么没有男人气概!

“顾言之,你还好吧?”

他看着顾言之一个大男人,受了这一闷棍还是很严重,额头上低落的汗珠足以证明一切。

“我没事……你扶我起来一下。”

顾言之忍着剧痛,把着江舟的手臂起身。

江舟感受到顾言之整个身体的重心全在左边,差点没有扶稳他。

“你的腿没事吧?”

江舟盯着顾言之的右腿,心中有些担心。

若是被喻书眠知道顾言之为了他受伤了,自己这身上还不得少一层皮啊!

“要不,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顾言之说什么也不去,眼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江舟开始急了,觉得大事不妙。

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顾言之的执拗,直接将他的右裤腿一下子提了上去。

眼前的一幕,将他足足的震惊住了,半刻都不曾反应过来。

若不是顾言之用手薅了一下他的头发,他还一个傻劲儿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右小腿用黑丝钢丝塑性的义肢是那样的显眼,直直的逼进了江舟的心,将他的心击得不敢轻易地呼吸了。

“吓到你了?”

顾言之自嘲了一句。

“我这个残废,已经习惯了。”

江舟那一瞬间对顾言之改观了,似乎他应该重新去正视顾言之。

“怎么会?你怎么开始妄自菲薄了。”

江舟将他的裤腿轻轻地放下,替他拍干净身上的灰尘。

“我姐……她知道吗?”

江舟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他在喻书眠的日记里没看见这个秘密?

“没有,我不敢。”

顾言之说出了自己早就想说的话了。

就这样一个残疾,他要用无数的光芒来掩盖,还怎么敢告诉喻书眠呢?

他害怕她失望,在她的心里,自己就是一个接近完美的人,若是打破这个完美的形象,她一定会失望的吧?

“我害怕她失望……”

江舟想都未想,直接否定了他。

“我姐不是那样的人。”

江舟看着他,映着月光,少年眼中闪出一丝丝泪光,那是顾言之对自己的否定。

“我以为你已经了解我姐了呢,看来也不过如此。”

顾言之笑了笑,心中有愧,他不自认为了解喻书眠,因为真正的喻书眠并不会在他的面前表露。

她总是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自己认为最美好的一面留存在他的心中,可是他渴望看到的,是最真实的那个她。

“你知道为什么她姓喻,我姓江吗?”

对于这件事,顾言之并未想过。

“我们不是真的兄妹,她父亲已经死了。”

顾言之瞪大了眸子,在无尽的黑夜中显得更加深邃,她的身世原来是这样的波折,本以为自己算得上是不尽人意了,却不曾想……

“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妹,但是我姐人很好,有什么好的第一想到的就是我。”

“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吃醋,总觉得爸妈有些偏心她。”

“虽然我们总是会打闹,但还是知道彼此的真心。”

有好多的虽然虽然,可最后只有一个但是。

但是,我姐很好!

这就是江舟给顾言之的答案。

“放心,今晚上的事我会替你保密的。”

江舟看着他,满眼笑意,这么一看顾言之还是很顺眼的嘛。

如果他不冷着一张脸,带点人情味儿就更好了。

喻书眠在家望眼欲穿,看着窗外的小胡同口还没有江舟的身影,心中有些不放心,母亲在家里忙活,收拾家里那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

“妈,我去胡同口看看。”

“去什么去,不准去,在家给我待着!”

林筠看外面天也黑了,江舟还没回来,便自己拿了手电筒去小胡同口看看。

刚才楼,江舟家拉着顾言之回来了,后面还攀着一辆骨折掉的自行车。

“你们这是怎么了?”

林筠上前询问,看着顾言之的嘴角处还有一处明显的伤。

江舟的脸上倒是没有挂彩,只是那校服上破了个大洞,浑身上下没一处干净地儿,这一看就是在外面打架了。

“老实交代,是不是打架了!”

林筠厉声呵斥,江舟正要狡辩,母亲却丝毫不给他机会。

“你打架就算了!还带着人家顾言之这样的好学生!太不像话了!”

林筠将江舟轰上了楼,硬是拉着顾言之到家里包扎。

顾言之也推脱不掉,直接被林筠拉着上了楼。

喻书眠看见落魄的江舟,心中一紧忙问发生了何事。

“你应该关心一下后面那位。”

江舟说完径直走了,喻书眠回头一看,是母亲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顾言之。

“这怎么了?”

喻书眠看着受伤的顾言之,心中一阵心疼,可又不敢轻易表露。

“还不是江舟带着人家打架!”

喻书眠麻溜的将医药箱拿出来,林筠非要亲自上手给顾言之包扎,说什么也不准他自己碰那伤口。

“江舟不懂事,你多多担待哈。”

顾言之想解释什么,但是又将话吞回了肚子里。

“阿姨,我没事。”

喻书眠一步不敢移开,看着包扎完的顾言之,心中还是不放心。

“痛吧?”

“嗯。”

顾言之倒是诚实,喻书眠将一小瓶活血化瘀的伤药递给他。

顾言之一愣,但还是接过了。

“回去抹一下腿。”

喻书眠指了指他裤腿上的脚印,明显是受了伤。

顾言之无奈的笑了笑,这药他怕是用不上了。

那一夜,喻书眠不敢拉上窗帘,一直朝着对面的窗户入睡,看见顾言之卧室的灯熄了,她才放心入睡。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