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疑神疑鬼

林筠还是不放心,借着给洛姥爷送菜的机会,在那门缝悄悄地瞅里面的情况。

喻书眠也感应到门外有人在偷看他们。

“你有没有觉得门外有人偷看我们?”

喻书眠突然打断顾言之,一副质疑的表情。

“没有。”

顾言之伸手将她的脑袋瓜子板正。

逼迫她认真看题目,别整天疑神疑鬼的。

“别分心,还想不想要奖励了?”

“想!”

林筠背过身,看见两个人在认真学习,这才放下悬着的心。

洛姥爷出门钓鱼回来,看见林筠又送菜来了。

赶紧将桶里刚钓的野生鲫鱼给林筠装了几条。

“小林,拿着吧,孩子们学习辛苦,拿回去补补身子。”

“洛姥爷,你这……让我以后都不好意思来了。”

林筠推迟,不好意思再接了。

“小林,我这是给孩子的,你拿着!”

洛姥爷热情的将袋子塞在她手中,不准她退回来了。

“那就谢谢洛姥爷了。”

喻书眠贴着门板,清楚的听见那就是她妈的声音。

果然,刚才一定是她在门外!

一天下来,喻书眠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都要炸掉了。

顾言之的节奏比他快的太多了,自己一刻都不敢走神。

翻一页书的功夫,顾言之的思路她就快跟不上了。

“今晚上回去自己消化一下,明天检查。”

顾言之给她吩咐任务,她点头如捣蒜。

腹中早已空空如也,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今天晚上吃什么。

“明天见!”

喻书眠收拾好书,给洛姥爷和落姥姥打了招呼后,便风似的跑回了家。

林筠刚把菜端上桌,她就赶回来了。

“挺准时的嘛。”

林筠上完最后一道菜,让她洗手拿筷子。

饭桌上,江舟看她的眼神很是凌厉,却又透着丝丝的八卦。

“顾家那小子怎么样?”

林筠突如其来的话将她问蒙了。

“什么?”

“没欺负你吧?”

喻书眠吞了一口饭,替他解释道:“妈,他怎么可能欺负我呢。”

“那最好。”

喻书眠不知道母亲哪根筋搭错了会这么想。

“那数学竞赛,都是他在给你辅导?”

林筠今晚上的问题出奇的多。

几乎全是关于顾言之的,喻书眠被问得别扭。

说到底,林筠就是想让喻书眠注意着点分寸。

毕竟男女有别,不要和顾言之有越界的行为,讨得别人的闲话。

数学竞赛的复试被定在了十一月,算算时间她现在还有为数不多的时间准备了。

每日除了完成日常作业,还要挤压出很多的时间来做竞赛题。

这几日,顾言之因为家中有事,没有回姥爷家住,江舟又进了篮球校队,每天下午都要训练。所以,现在上下学只有喻书眠一个人。

街上的路灯渐渐被照亮,喻书眠一个人背着书包,看着路面上的影子慢慢的走着,心中还想着那竞赛题的解题思路。

突然一阵凉风从背后旋起,席卷了她的后背。

一道修长的影子从她的影子上覆盖过去,转瞬即逝,未作任何停留。

待她仔细再看时,已经不复存在了,难道是自己刚才看错了?喻书眠晃了晃脑袋,一定是自己这几天刷题刷疯了,才出现了幻觉。

但是心中的害怕迫使自己加快了步伐,由快走变成了飞奔!

不光那一日,从那以后的每一日,总觉得身后有人跟踪自己,但是却又揪不出人来。

“妈,我总觉得有人跟踪我。”

林筠看她就是太过于劳累了,说梦话呢这是?

“你这疑神疑鬼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小时候的喻书眠怕黑不敢睡觉,总是撒谎来骗她,就为了有人陪她睡觉。

现在她这毛病还没有改掉吗?

“妈,我真没骗你!”

喻书眠打包票给林筠保证。

林筠拿她没办法,心中转念一想说不定是真的。

“那明天我来接你。”

“好!”

喻书眠这才安心进房间写作业,心里还想着那一道黑影,不知道江舟回来的时候会不会遇见。

林筠连续三天,每天下午都会去接喻书眠放学,一点事儿都没有。

“妈,我真没骗你,前几天我真的看见一个黑影从我的头上飘过去,一下子就不见了!”

“继续编,继续编。”

林筠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话了,以后不会再去接他了,耽搁自己做煎饼生意。

喻书眠有些气馁,心中也奇怪,那道黑影怎么就没有了呢?自己明明是看见了的呀!难道真的只是什么野猫之类的?

这几日江舟回来,喻书眠也会揪着他问好几遍,不知为何,心中就是放不下。

江安河这些日子跟着顾城逸在外面跑单子,现在也算是顾城逸的专属司机了,这事儿,喻书眠还不知道呢。

江安河让林筠别告诉孩子们,怕他们有思想包袱。

校队的篮球联谊赛迫在眉睫,训练时间自然就晚了些,江舟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

熟练地跨上自行车,风似的少年飘回了回家的路,恨不得高歌一曲,一展心中抱负,也给自己壮壮胆。

这段时间,喻书眠每晚上揪着他问那黑影的事儿,把他都问虚了。

“哧溜!”

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前面五六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们谁啊?”

江舟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手紧紧地握着自行车扶把不敢松开,准备随时开溜。

“下来!”

为首的黄毛厉声呵斥他下来,说着就下令让身后的几个小混混去抢他的车。

“诶诶诶!你们干什么!”

江舟被几个人群涌而上,他被几个人从车上推了下来。

“把车还我!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

江舟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以死相搏!

“不客气?有本事不客气一个试试!”

黄毛“唰”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利刃,雪亮的对着江舟。

说实在,那一瞬间他还是有些心虚,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纠缠。

“搜身!”

那几个小混混将他全身上下搜了个遍,一分钱都没找到,书包也被一把夺过,所有的书本被倒在地上,散乱的铺了一地。

“原来是个穷鬼!我还以为多大本事!”

黄毛一脚踩在那些包裹着书皮的书上,那可是喻书眠亲手给他一本一本包的,上面还有喻书眠给他画的火影。

江舟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这可是他们自找的!

谁让他们动了自己喜欢的东西!

战争,一触即发,江舟挣开束缚,狠狠地就是一拳正中黄毛的脸部。

打得对方措手不及,好歹他和喻书眠打了这么多年的架,也还是学了一招半式!

那群小混混见状,纷纷抽出了腰间的铁棍,要大干一场!

突然,一道光亮的划破天际,将众人的眼睛照的都睁不开了。

江舟努力睁开眼睛,稍微看清了来者的真面目。

怎么会是他?!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