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谁是凶手?

青春,终将有些疯狂的事儿,才算得是青春。那些叛逆和心惊肉跳,足以安慰我们时而脆弱的心灵。——《小霸王日记》

喻书眠正和顾言之有说有笑,却看见教室后门口拥着一群人。

“发生什么事儿了?”

喻书眠拉着顾言之赶紧上去凑热闹。

没想到……却凑到了自己的身上来。

完整的黑板报现在只剩下乱糟糟的一团,上面的公式和图案全部被擦得乌七八糟。

一块完整的图案都没有留下。

“谁干的!”

喻书眠从旁观者立刻变成了当事人。

这可是昨天下午她辛辛苦苦的画了两个小时!

她一下子急了眼,从人群后面跳了出来,恶狠狠地看着其他人。

“谁干的!”

顾言之还是第一次见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发脾气,当真是胆儿大了。

他还记得,她才来这个班的前一个月,硬是话都不会多说一句。

一字千金,生怕得罪人似的。

“眠眠,我第一个来的,来了看到的就是这样的。”

容晓倩解释,虽然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谁能证明啊?”

苏暮云也气的不轻,这时站出来质问容晓倩。

班级的钥匙一向只有班长才会有。

“我。”

黎元站出来,为容晓倩证明。

“容晓倩,你不是说你是第一个来的吗?黎元怎么给你证明?”

苏暮云倒是逻辑清晰,其他人也都觉得有道理。

容晓倩看着一言不发的喻书眠,心中生气。

这是没人相信她了是吧?

就连自己唯一的好朋友喻书眠也不帮自己说一句话?

难道她也这么以为?

“干嘛呢!谁怀疑是容晓倩干的!”

秦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站在容晓倩面前为他挡着。

“苏暮云,是你说的吧?”

秦淮立刻拉垮着脸,样子有些吓人。

苏暮云也不惧权威,抬头挺胸重复了刚才的话。

“昨天下午最后一个走的也有嫌疑,我这么推测也没错吧?”

秦淮反将一军,将苏暮云的嘴堵上了。

喻书眠看着渐渐失控的场面,心中也不知道谁才是对的。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先把板报补好吧。”

喻书眠径直拿了工具就要开工,今天第二节大课下课,校上领导还要来检查呢。

到时候看见这样子的板报,他们班级就得扣分了。

一旦扣分,她们得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于是乎……

喻书眠都准备一个人在后面补一个早自习的黑板报了,顾言之却走了过来。

“需要写些什么?”

“啊?”

喻书眠一愣,他这是无事献殷勤?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什么时候顾言之也会雪中送炭了?

“我帮你。”

顾言之看着她满脸惊讶,心中发笑。

“化学反应式和第一章的数学公式……”

喻书眠跟个连珠炮一样,吩咐的头头是道。

顾言之默默地点头,飞速在背板上写着公式。

“你不用看书吗?”

喻书眠惊叹他这惊人的记忆力。

什么公式在第几章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丝毫未错。

看来,以后她不能让顾言之去音乐教室等她了。

这么优秀的板报人才,不用简直就是血亏啊!

一个早自习,全部恢复。

原来的主课也更正为了理综。

喻书眠满意的看着整洁的黑板报,心中得意。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

顾言之话音还未完,喻书眠赶紧说了一声谢谢。

“我不要谢谢,我要其他的奖励。”

喻书眠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眼神,有些心虚。

“什么……奖励?”

顾言之看着她紧张的眼神,就忍不住逗她。

“你说呢?”

喻书眠现在这榆木脑袋一下子转不动了,不明白顾言之的意思。

【我说呢?要我说什么?】

喻书眠瞥过头,不再看他。

实则,是她心虚了……

理智一时爽,追友火葬场。

保全了黑板报,却又得罪了容晓倩。

“倩倩,你大人有大量,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你要是还生气的话,打我骂我都可以!”

“倩倩~生气容易变老。”

喻书眠自小就不会安慰人,这别扭作态,反倒是将容晓倩逗得没脾气了。

“我打你干嘛,反正你又不相信我。”

容晓倩故意把头转到一边不理她。

“倩倩,我当时只想着补全黑板报了……”

“我发誓,我没有不相信你!”

喻书眠振振有词,一旁的顾言之发话了。

“这事儿,问问黎元不就知道了。”

“为什么?”

容晓倩和喻书眠异口同声道。

顾言之严重怀疑容晓倩的脑瓜子被喻书眠带笨了。

“他不是证明你不是弄坏板报的人吗?”

容晓倩被他这么一点拨,智商一下子上线。

放学后,容晓倩直接约谈了黎元。

四个人气势汹汹的将黎元堵在了教室后面。

“说!谁是凶手!”

秦淮说话不过大脑,让顾言之甚是头疼。

“黎元,你知道谁弄坏了板报吗?”

黎元不理会秦淮,直接回答了容晓倩的问题。

“我知道。”

“那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不说呢?”

喻书眠反问他。

“同学一场,我想给她留点面子。”

黎元推了推眼镜,肯定道:“我相信,她也很害怕,会承认错误的。”

黎元还是没有告诉他们,但是喻书眠已经知道是谁了。

同学一场,那她就给她机会,她喻书眠可以不在乎这一次。

但是!顾言之在乎!

苏暮云似乎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趁着放学后,找了机会想单独和他说说。

“顾言之,我可以单独找你说两句话吗?”

站在顾言之旁边的喻书眠自动回避。

这一次,她可不会吃醋了,因为,她知道苏暮云想说什么。

“说吧,为什么故意弄坏板报?”

顾言之倒是干脆,直接开门见山。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顾言之连正眼都未曾看过她一眼。

“你以为我是喻书眠那只呆鹅?”

苏暮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嘲的笑了一声。

“我真是有些嫉妒她。”

“放心,以后不会了。”

苏暮云说完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顾言之漫步回到喻书眠身旁,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她和你说什么了?”

喻书眠不免好奇心小心试探。

“无关紧要的话。”

“是什么嘛,我想听。”

顾言之就不告诉他,让她心痒痒。

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的奖励你想好了没?”

喻书眠立刻闭嘴,都怪她这张嘴,祸从口出!

“什么奖励?”

“你说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而发出两三声欢笑,引得路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