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脸红心跳的事

新学期新气象,喻书眠特意换上了洗干净的新校服,端正了脖子上的项链,这才满意的出门。

江舟第一天上学,恨不得在小胡同里来来回回骑他那破自行车炫耀。

江舟自行车上的涂鸦是蜡笔小新的图案,这给喻书眠留下了不好的心理印象。

“江舟~”

喻书眠跟在江舟屁股后面,眼巴巴的望着他。

江舟一把扯开放在他自行车后座的手,她可别想着坐他的车!

“不行,你自己走路去。”

“好你个江舟!忘恩负义是吧!”

喻书眠非要坐他的车,忘记上次谁让她背锅的了?

江舟跨上车,脚用力一蹬,滑出去数米远。

喻书眠一下子没拉住,差点摔个脚朝天。

江舟得意的在前面笑,喻书眠在后面恼怒的瞪着他。

正在决定要追上去胖揍江舟的她,被一个声音牢牢地拉住了。

“喻书眠。”

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丝的喜悦和惊颤。

“顾言之,你不是……”

喻书眠正想说他不是回家看爸妈去了么。

顾言之知道她想问什么,心中默默地嫌弃了她一下。

【笨蛋,为了见你,我特意起了个大早,从市中心骑车来了小胡同。】

顾言之不解释,只是默默的给她使了一个眼神。

“上来。”

喻书眠喜出望外,以后又有免费的代步工具了。

屁股还没有坐稳就被一只手瞬间用力扯了下来。

“姐,你怎么能坐其他男人的车!”

江舟男子汉的气势一下子被激发,眼神严厉的盯着顾言之。

四目相对处,喻书眠明显能够感受到一股无形的火药味在散发。

“江舟,这是我同桌。”

江舟听闻此言,脑袋一歪,突然想到什么。

“哦~原来他就是你日记本里的那个人啊。”

江舟这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喻书眠被他戳破,老脸唰的一下子红了。

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慌张中抬眸看了一下顾言之。

此刻,他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笑,让她瞬间六神无主。

这让她更为窘迫,索性丢下他们两个径直走了。

今天,她谁的车也不会坐了!

“姐!我拉你啊!”

“等等我啊!”

江舟追上前去,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顾言之。

“离我姐远一点!”

他这是在警告他吗?

顾言之微微跳了一下眉毛,故作无事跨上车追了上去。

新学期的第一天还是老位置,喻书眠挨着顾言之坐。

这一天,她心中都未能平静,整个人坐立不安。

脑海里时不时地就会想起早晨江舟说的那些话。

“喻书眠!喻书眠!”

王麻点她的名儿,她却半天没反应,顾言之也没反应。

前桌的容晓倩回头扯了一把喻书眠的衣袖,这才回过神来。

“老师!我在!”

喻书眠紧张的立刻起身,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王麻看她第一天就上课走神,这还得了!

“新学期的学习板报该换了,你来负责,有没有问题?”

“啊?”

喻书眠楞了一下,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落到她的头上。

“有问题吗?”

王麻追问了一句,喻书眠头摇得跟个破浪鼓似的。

“没有!”

放学后,学习委员苏暮云找到她,让她留下来一起商量板报的内容。

喻书眠看了看旁边的顾言之,想让他等自己一起,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去音乐教室等你。”

顾言之爽朗的说出了她想问的。

“好!”

喻书眠少了顾虑,自然就回了神。

苏暮云的眼神不自觉的就移到了顾言之的身上。

如此光芒万丈的一个人,自己却只能远远地看着,不敢靠近。

凭什么喻书眠就可以和他亲密无间的相处呢?

难道自己就比她差上半分吗?

“眠眠,不如我们先做三大主科的吧?”

重点班教室后面的黑板报都是关于公式和题目的,一半每周都会换。

“啊?”

喻书眠追问了一句。

“王老师不是说先做理综吗?”

虽然自己上课走神,但还是认真听了重点的。

“王老师后来改了。”

苏暮云不管她的差异,径直去擦干净黑板,开始构思。

行吧!听学习委员的准没错!

隔着教学楼的一排行道树,从对面教室传来的钢琴声甚是悦耳。

喻书眠听得入了迷,手速不断地加快,心中迫切的想要快点完成,好去见那个他。

苏暮云停下笔,悄悄地走至窗前,看着对面音乐教室里的那个背影。

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澜,手掌心的那一小节粉笔,被她狠力掰成了两段。

“学委,你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添加的?”

喻书眠这效率够高!

平时要四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板报,她两个小时就写完了。

苏暮云装作仔细的看了看。

“没问题。”

“那我先走了?”

喻书眠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飞快的收拾书包。

心中的迫切是没人能够感受的。

“好……”

苏暮云看着消失在教师后门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嫉妒。

喻书眠蹑手蹑脚的到了音乐教室门口,想要进去吓唬吓唬他。

她这笨蛋怎么会知道,她的倒影已经映在了钢琴上。

顾言之微微抬眸,看着钢琴上的倒影。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动作,又怂又憨,心中不免发笑。

喻书眠自认为天衣无缝,抓准时机去蒙他的眼睛。

那一瞬间,喻书眠脱离了地心引力,被一双有力的手瞬间捆住,压在了钢琴上。

黑白琴键上发出一组沉闷而又铿锵的和弦音。

顾言之的眼神对上她慌张的眸子,好像一匹野马失了控。

喻书眠的眸子瞪大了几分,眼里皆是惊恐。

这似乎,超出了她的意料!

这一次,他们突破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仿佛要贴上了一般。

喻书眠能够感受到顾言之的呼吸分明有些急躁,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就像荡漾她春心的一圈圈涟漪。

“顾……言……之……”

喻书眠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口中只知道傻傻的念叨他的名字。

顾言之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赶紧将她板正放下。

“黑板报画好了吗?”

为了缓解尴尬,他赶紧找了一个话题。

“嗯,都画好了。”

顾言之提起旁边的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任凭喻书眠呆呆傻傻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追。

夕阳西下,余晖落在顾言之的头发丝儿上,金灿灿的,甚是好看。

喻书眠想着钢琴上的那一幕,心中立刻小鹿乱撞,赶紧移开了眸子想点其他的静静心。

少年在前,她在后。

少年在偷笑,而她在傻笑。

一前一后,走在河堤上,迎着最后一缕余晖,影子忽而并肩而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