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奶奶去世

所有的喜,皆会有惊,那个盛夏,奶奶伴着喜乐永远的离开了……——《小霸王日记》

林筠问江安河那邮件的出处也不知。

“不知道,应该是……江舟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至于眠眠那一份,他们实在是猜不到是什么了。

林筠一听,大喜。

总算是能够有点喜庆事儿了,这些天她这心里就压抑得紧。

“走,拿去给江舟看看。”

林筠欣喜着去找院子里的江舟,那小爷正立在鱼缸前,准备用手去捞那对儿锦鲤。

“江舟!”

江舟听闻父亲的声音,赶紧缩回了手。

“爸。”

“你录取通知书到了,快打开看看。”

喻书眠闻声也从屋里出来,比自己当初拆录取通知书都激动。

江舟心中忐忑,他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不是自己的心仪的那个学校。

“爸,另一封是什么?”

江安河一看,上面写着喻书眠的名字。

“眠眠,你的。”

姐弟俩说好了吼“123”一起拆。

十秒后……

仿佛空气都静止了,四个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生出不好的兆头来……

“yes!”

江舟猛地一拍大腿惊呼,是南川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太棒了!妈!南川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林筠激动地捏着江舟递给她的通知书,那一面红色烫金字面格外的耀眼。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

林筠激动得有些不知所措。

江安河斜着眼睛偏过头来看喻书眠手中的邮件。

“眠眠,你这是什么?”

喻书眠看着那一张薄纸,是她用无数个日日夜夜换来的。

“预赛一等奖”

五个字,让四个人欢呼。

喻书眠奇迹般的以第三名的成绩进学校的复赛。

林筠更是不敢相信,一个数学学渣居然能够参加数学竞赛,还进了复赛。

今日,家里可得好好地热闹热闹了!

“拿去给奶奶分享一下。”

林筠招呼他俩去看看奶奶,也让奶奶高兴一下。

江安河赶紧骑车去买鱼买菜回来好好庆祝一下。

老太太安详的躺在藤椅上,听着两个孙儿在她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以前的日子总是那么辛苦。

浑浑噩噩,每日都盼着安河回来看看自己。

丈夫的公司早就倒闭了,自己心里不过是图个念想,一直结不开心里的那个结。

江安河那孩子也一直骗自己,还说什么公司好的很。双喜临门,可谓欢喜。

林筠在厨房忙活着,两个孩子好不容易有出息了,做父母的甚是高兴。

江安河都忍不住夸赞江舟懂事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出息,真拿了南川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是啊,孩子懂事了。”

林筠翻滚了一下锅里的猪蹄,差不多可以开饭了,便叫江安河唤孩子们出来吃饭。

喻书眠和江舟还围在老太太面前叽叽喳喳个不停。

仿佛一天就将十几年想说的话一并说了。

“眠眠江舟,出来吃饭了!”

江安河看着老太太,心中有些愧疚。

老太太见安河来了,故作轻松的摇了摇手上的蒲扇。

江安河缓步走到老太太跟前,蹲下身子想和她说说话。

“安河,饭做好了吗?”

“妈,做好了。”

江安河拍了拍老太太的手背,让她安心。

“你先去招呼着,我歇一会儿就来。”

母亲一向有这个习惯,饭好之前,喜欢躺在藤椅上念叨一会儿父亲,才会上桌子吃饭。

江安河看着母亲,比往日苍白了些。

“妈,儿子陪着你。”

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丝丝忧伤,总觉得母亲想要真的休息了。

“好……”

老太太垂眸,眼中微微泛出一丝丝泪光。

江安河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温度。

老太太也微微握了一下安河的手,似乎在告诉他她安心了。

突然,院子里起了一阵凉风,吹进了斜堂。

江安河感受到那握在掌心的手,渐渐的失去了温度……

老太太去了,随风而去,走得安详。

“妈,儿子不孝,让你受苦了。”

早已上桌坐好的喻书眠和江舟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开席了。

林筠看着菜已经上齐了,却不见江安河和老太太的影子。

“江安河,快叫妈出来吃饭了!”

林筠在正堂吆喝了一句,不见斜堂有响动,便亲自去看了。

这一看,就再也没有回过正堂。

喻书眠和江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自觉地去了斜堂。

两个人并肩而立,站在斜堂门外,就那样静静看着。

奶奶安详的躺在那里,母亲和父亲握着老太太的手,静静地跪在她跟前。

这个盛夏,喜乐来得快,去的也快。

盛夏的四合院,充满了忧伤的气息,感染着每一个人……

“江舟,江舟。”

喻书眠在院子里寻着江舟的踪迹,眼看着要上学了,母亲催促他收拾行李,一起去看看奶奶就离开这里了。

她喊了半天没有动静,不知道这小子又到哪浪去了。

“嘘!”

喻书眠突闻一阵唏嘘声,寻觅去,道是谁,原来是江舟躲在大门后不敢进屋来。

“江舟,这是什么?”

喻书眠立刻发现端倪,江舟的身后藏着一辆自行车。

她知道江舟一直都想要一辆自行车,但母亲说太贵了,就一会拖着没有给他。

这小子倒有能耐,弄了一辆二手的回来。

他这是准备骑着回南川市?

老家离南川市有两百多公里,这小子怕是要挨一顿毒打。

“你不怕妈知道了揍你?”

喻书眠帮着他擦拭自行车上的铁锈。

“不怕啊,这不还有你帮我盯着嘛。”

“什么意思?”

喻书眠停下动作,满眼凶恶看着他。

她就知道这小子每次都拉她来垫背!

“你就不想要一辆自行车吗?”

喻书眠才不会上他的当呢,直摇头说不想。

林筠出来倒垃圾,看见偏房里有人说话,站在门缝处一瞧。

好家伙!里面的谈话全部被林筠听得干干净净。

“江舟!你是不是皮痒了!”

“一个暑假没给你松松皮是不是!”

林筠被气得满院子追江舟,奈何那手上的鸡毛掸子怎么也打不到江舟。

儿子长大了,老母亲追不到了。

最后,江舟求得林筠的宽容,坐长途汽车向那师傅好一顿求情才给带了回去。

一个暑假,顾言之都没有见到喻书眠,心中甚是想念。

数着日子,每日都会站在窗前望着小胡同下面。

盼望着喻书眠什么时候突然就出现在梧桐树下面,给他一阵惊喜。

“江舟!找打是不是!”

江舟骑着自行车在喻书眠眼前直晃悠,看得她心烦。

顾言之坐在桌前无精打采的看着手心的那窜小柿子。

突闻窗外有她的声音,看也未看一眼,心中肯定是她回来了。

一个箭步直接冲下楼去。

他就站在那里,心中万丈波澜,却又云淡风轻的静静地看着她。

喻书眠止步,她瞧见少年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心中掀起了万千巨浪……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