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双喜临门

林筠催促喻书眠赶紧收拾行李,还要去车站赶车呢。

这个暑假是她第一次回老家,那里是爸爸的老家,她还从来没去过。

江安河很少回家,这一次不得不回去,因为母亲的病情又加重了。

喻书眠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她,有些胆怯见到家里的陌生人。

“眠眠,你这脖子上的项链哪来的?”

林筠这才注意到她脖子上何时多了这个木戒指项链。

“啊……这是我考试赢的奖励。”

喻书眠赶紧找了个理由慌张的胡诌过去。

心中狂跳,面对母亲自己还不敢说谎,这一次破例了。

林筠心中疑惑,哪个学校会把项链当做考试奖励?

江安河的老家还不算太差,一栋老式的四合院孤清的坐落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旁边。

以前,江家可是大户人家,供得起一个重点大学的大学生,那是不简单的家底。

可惜,只因为那一次,所有的家底都拿去保释江安河了。

喻书眠和江舟小心翼翼的跟在林筠身后,不敢妄动。

古色古香的院子中央放着一口半人高的青瓷大缸,从里面冒出来三四朵小碗莲,里面还有一对锦鲤在嬉戏。

喻书眠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江安河的老家,这四合院能价值几个亿吧?

可惜偌大的四合院里,只住了一个年迈的老太太,身子骨也犹如残风中摇摇欲坠的残烛。

“妈!”

江安河看见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佝偻着,立在灶台前。

“你……”

老太太老光严重,即便是戴了老花镜也还是不大看得清。

“妈,是我啊,安河。我是安河。”

江安河捧着老太太的手,一个劲的重复自己的名字。

“是安河啊,安河你怎么回来了?”

老太太颤抖的双手捧着江安河和林筠的手。

“安河啊,最近公司还好吧?”

喻书眠和江舟一愣,什么公司?

他爸有公司?

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江安河使了个眼神让喻书眠和江舟出去,林筠径直走到灶台前熟练地做饭。

剩下江安河陪着老太太坐在旁边叙叙旧。

“安河啊,妈可不求你什么,好好地对待林筠,她可是难得的良人啊。”

老太太一直嘱咐他好好待林筠,她对这个儿媳妇儿可亲着呢。

这么多年,她这心里清楚得很。

江安河的前妻,不过就是看上当初他们这座四合院了,后来那件事一出,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扔下五岁的孙子和江安河,消失的没了踪影。

林筠不念他们家的情况,还对江安河这么好,老太太都是清楚的。

“妈,放心吧。我会的,我会一辈子好好待她的。”

老太太时而正常时而有些痴呆,分不清楚过去和现在。

近几年,精神状况越来越差……

“安河,你那公司经营得怎么样?”

老太太突然又开始记挂这件事了。

父亲留下的公司早就没有了,他知道那是母亲和父亲的一生心血,为了他就那样没了。

“妈,公司好着呢,您就别担心了。”

林筠在一旁默默的做饭生火,静静地享受着这为数不多的时光。

喻书眠和江舟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沉默不语。

两人心中想问的话,不过都是同一句话。

“刚才……”

“刚才……”

两人异口同声,立刻又恢复了安静。

“刚才奶奶说的公司怎么回事?”

喻书眠拉下面子先说,看着一旁的江舟直摇头不说话。

“我哪知道,我爸也没说过。”

江舟记事起,家里就只有爸爸,很少看见妈妈的身影,自己也不在乎那些。

父亲和林筠阿姨在一起后,他才稍微感受到一点母爱。

“哦~”

两人又恢复了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合院里吹进来的风,凉凉的,给盛夏带来一丝丝凉意。

“对了,你的中考志愿填的哪所学校?”

江舟不说话,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他心里也没有底能不能考上,若是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就给她说了,她肯定把自己卖了。

“通知书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哎呀,你说一下嘛。”

喻书眠奶腔乍现,可把江舟吓得不轻。

他姐还有这样一面?他怎么不知道?!

刚才的样子在他眼里看着也太别扭了,还是那个凶巴巴的样子看起来顺眼一些。

两人正拉扯之间,林筠就出来传唤他们进去吃饭。

“江舟,眠眠,吃饭啦!”

老太太座上席,慈祥的看着两个孙儿,心中欢喜得不行。

尤其是喻书眠,她还是第一次见呢。

这小姑娘的模子和她妈当真是像,看着甚是乖巧,是她喜欢的孙女儿没错了。

“眠眠,来吃块肉。”

老太太夹了一片回锅肉放在喻书眠的碗里。

“谢谢奶奶。”

她叫的有些生涩,毕竟这才见面第一次,还有些生分。

“多吃点,你看看多瘦的小身板。”

江舟一时嘴贱,开始口无遮拦。

“奶奶,她力气可大了!能扛男人能打架!”

老太太有些耳背,没听清楚江舟的后半句。

“吃你的饭。”

江安河伸腿在桌子下轻轻的绊了一下他,提醒他别乱说话。

林筠默不作声,心中实则已经冒火了。

什么叫“能扛男人能打架!”

她喻书眠长本事了,居然在学校又打架!

吃完饭喻书眠就被林筠厉声传唤到了卧室审问清楚。

“说!什么时候又打架了!”

林筠恨不得马上将鸡毛掸子敲在她身上。

“妈,就是上次天台的事儿啊,后面就是小胡同那次。”

喻书眠发誓,除了这两次,自己真没打过架了。

林筠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姑且饶了她,不免警告她在学校老实安分些,别再想着他爸喻桦那套。

暑假在老家的悠闲时光,不惊不喜,平淡如水。

她最喜的便是躺在院子的藤椅上,听着鸟叫,哼着小曲儿,好不自在。

突然有一天,两封邮件同时送到了家里。

一下子打破了这一片宁静,由喜转悲,不知如何表达。

江安河是第一个拿到的,看着上面的邮政编码,都是从南川市寄过来的。

“这是什么?”

林筠看着江安河手上的两封邮件,心中波澜。

江安河淡定一语。

“是眠眠和江舟的邮件。”

林筠向来对这些事敏感,忍不住自己捏在手中,想要看个究竟。

正要拆开却被江安河制止住了。

“还是让孩子们自己拆吧。”

“好……听你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