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他的小霸王受伤了

一年一届的运动会正式拉开帷幕,喻书眠早早地就去操场热身了。

状态良好,胸有成竹的姿态好不风光焕发。

“眠眠,加油!”

“小绵羊!别这么拼,重在参与。”

秦淮话刚出,就被容晓倩给揪住了耳朵。

“秦淮,你能不能不说话!”

“你就不能盼着我们眠眠一点儿好吗?”

“容晓倩!你放手!”

看着两人打闹的身影,喻书眠环顾四周,期待的人一直没有出现。

【顾言之,你不来给我加油打气吗?】

“所有800米选手请就位!”

“所有800米选手请就位!”

广播传来播音员激昂的声音,惹得她心中居然有一点儿小小的紧张。

喻书眠扫视了几圈还是没有看见顾言之的身影,只好放弃。

“喻书眠,加油!好好比赛!”

她在心底默默地为自己打气,想象他来了就好。

“各就各位!预备!”

鸣枪打响的瞬间,七位选手的爆发力惊人。

短短的十几秒,喻书眠就被好几个人甩在了身后。

容晓倩全程紧张的不敢大幅度呼吸。

一旁的秦淮可就遭殃了,他的大腿肉都快被她揪掉了。

一圈了!

喻书眠看着自己的排名,渐渐地开始赶超其他选手,心中稍微有些信心了。

前方似乎有光在召唤她,是那样的耀眼。

“喻书眠!加油!”

“小霸王,加油!”

喻书眠全身的神经仿佛被这一道深陷连根拔起。

整个身体热血沸腾,全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儿。

是顾言之!

是他的声音!

是她心心念念期待的那个人出现了。

现在他就站在终点等她,等她奔赴而去。

【喻书眠!你期待的那道光,现在就站在终点等你啊!】

一鼓作气,沉重的双腿也变得轻松,爆发力惊人的越过其他选手,第一个冲向了终点。

“顾言之!”

众目睽睽之下,她忘记了男女有别,忘记了那层朦胧的隔阂。

顾言之任由她紧紧地抱着自己,惹来了不少嫉妒羡慕的目光。

这么一个大帅哥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丑小鸭呢?

站在不远处的戚景年看着这一幕,失落的放下了手中的矿泉水。

似乎,他现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刚才你去哪儿了?”

喻书眠如牛饮水,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

“我一直在终点等你。”

顾言之看着她还缠着绷带的手有些担心。

“下一项是铅球,要不要一起?”

喻书眠傻傻的笑着,少年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你的手,真的没事吗?”

喻书眠推着他的肩膀,一同去了铅球地。

“放心吧,今天我用左手。”

顾言之回头看她,质疑她的话。

喻书眠一直都是右撇子,她的左手能有力气吗?

“待会儿让你见识一下小霸王的威风!”

喻书眠得意一笑,心中早已有了胜算。

从小,她的重力手都是左手,她不过只是喜欢用右手写字而已。

刚比赛完网球的戚白笙与喻书眠擦肩而过。

轻描淡写的对她说了一句“加油啊!”

喻书眠淡然点了一下头,不再理会她。

抽签的时候她这手就跟没开光一样。

一不小心抽了一个最后一名。

看着前面选手的成绩越来越高,她的心不免有些动摇。

“别怕,你可以的。”

顾言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为她将粘在脖子上的碎发顺开。

“谁怕了……”

喻书眠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15号喻书眠准备!”

喻书眠缓慢的走到铅球框前,蹲下身子憋着气抱了一个铅球起来。

脑海中闪过父亲的画面,那些年挨过的打都是在擂台上躺过来的。

父亲走了,她却没能坚持继续留在擂台上。

沉重的铅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而有力的弧度,完美的落在了十米开外的距离。

“喻书眠,11.56米!”

成绩报出来的那一刻,喻书眠感觉自己的高光时刻来了。

扬眉吐气的站在顾言之跟前看着他,眼中的笑意渐浓。

“怎么样?小霸王厉害吧!”

喻书眠伸出手要和他击掌,顾言之顺势而为依了她。

“厉害。”

广播里念着送给800米冠军喻书眠的一段话。

“高一三班的喻书眠同学,祝贺你在这秋风微凉的日子收获喜悦,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能一往向前,唯爱初心。”

喻书眠听这话如此悦耳,莫不是……

“顾言之,这是你写的?”

喻书眠满心欢心期待着他点头,没想到他还会写出这样肉麻的话来。

顾言之愣住,这并不是他写的,但是他心中却很想承认这是他送给他的。

“不是。”

顾言之摇头,心中有些气馁,说不上来的沉闷压着他的胸口。

似乎,这就是所谓的危机感?

喻书眠追着他,他不承认也没关系,她心里明白就是了。

站在看台上的戚景年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喻书眠追在顾言之的身后。

“我说你这单相思要到什么时候?”

身后的戚白笙看不下去了,恨不得将他推到喻书眠跟前说清楚。

“我的事不用你管。”

戚景年捏紧手中的小纸条,上面写的就是刚才广播里那段。

“你不也喜欢顾言之吗?有什么资格说我?”

两兄妹从小就没有心平气和的说过话。

在外人的眼里,戚景年始终是一块温玉,温文尔雅,三好学生的斯文模样。

可是面对戚白笙却是极为不耐烦的厌烦。

同理,戚白笙在外的高冷形象到了戚景年这里也是一块臭石头。

今上午的项目大体都比完了,喻书眠现在就只剩下50米了。

中午为了有更多的时间休息,喻书眠今日给林筠交代了在学校食堂吃饭。

喻书眠作为唯一一个留在器材室的人,体育老师让她顺带将上午的比赛道具搬进器材室。

困意渐渐袭上心头,本想着倒在器材室的垫子上小憩一会儿。

却不曾想,一下子睡过头了……

待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时了。

“糟了!50米!”

喻书眠一个机灵从垫子上一跃而起,冲向门口。

“咚咚咚!”

门从外面被锁上了,怎么也打不开。

“有人吗!”

“有人吗!”

喻书眠扯着嗓门在里面大吼大叫,也不见任何反应。

操场上早已比赛得热火朝天,哪里会注意到冷清的器材室。

喻书眠急的四处张望,没有地方可以出去,除了在两米高墙上的那扇通风窗子。

出此下策,别无办法!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