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对她坦白自己的秘密

那一夜,少年向她坦白了自己的秘密。

“顾言之?”

喻书眠脱口而出,这熟悉的背影除了他还能有谁。

坐在小溪边的少年吓得后背一抖,立刻抓住什么东西往自己怀里塞。

“顾言之,你在干什么?”

喻书眠出于关心,想都没多想,直接挨着他坐下来。

顾言之来不及解释什么,那缺陷已经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暴露无遗。

现在的顾言之就像是一个被人看穿的小丑,虽然心中喷怒,但是更多的是羞愧和自暴自弃。

“你……”

喻书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眼神空洞的看着那半截空空的裤管,什么都没有。

“是谁在那!”

王麻出来方便,看见河岸上有一个黑影,差点吓得魂儿都没了。

顾言之立刻一把将她按入自己怀里,让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王老师,是我!我方便完马上回去。”

王麻些许是困意特别大,粗略的吩咐他小心之类的话,便快速的回帐篷里去了。

喻书眠贴着他的胸膛,听见那颗炙热的跳动着的心脏,是那样的勾人魂魄,令人脸红。

晚风微凉,拂过少女的发梢,淡淡的洗发露的味道沁人心脾。

顾言之想推开她,心中却又舍不得。

她现在仿佛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的低着脑袋,竟忘了离开顾言之的胸膛。

她还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还没有对这颗炙热的心说。

“顾言之……对不起。”

他无奈一笑,憋了这么久,就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她明明没做错什么,却总是喜欢先认错。

“对不起什么?”

顾言之反问她。

喻书眠愣住了,这榆木脑袋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用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就是……我,你……”

她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顾言之心中明白她想说什么。

“如你所见,这就是我的秘密。”

顾言之的缺陷暴露真正暴露在她面前时,反倒是没有之前那言的紧张了。

“很疼吧?”

喻书眠不敢伸手去触碰,害怕把他弄疼了。

她的回答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在这之前,有人见到他这缺陷时,问的第一句话总是“你的腿怎么没了?”

顾言之低下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半截裤管,心中有些自怨自艾。

“看到这样的我,会不会有些失望?”

顾言之自怨自艾,不敢正视喻书眠的眼神。

“不会。”

她的回答随之而来,没有任何思索。

顾言之错愕,她怎么会回答的如此干脆呢?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光芒万丈。”

喻书眠发自内心的想要安慰他,却说不出任何好听的话来,发于情止于礼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瓜。

顾言之抬眸,她的眼中似有星辰万千,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去处。

“顾言之,我也给你分享一个我的秘密吧。”

喻书眠也不管顾言之什么反应,直接自顾自的向他倾诉。

“我可以拳打恶霸脚踢流氓!还能一顿吃下三碗大米饭!”

喻书眠简直就是语出惊人,顾言之笑了笑,兴许她这样子就挺好的,她这是害怕戳到自己的痛处吗?

“这算秘密?”

顾言之挑了挑眉,有些戏谑的语气惹得她心中紧张了几分。

“其实……我就是想让你笑一下。”

“你看!”

喻书眠将自己的裤管一下子撸了上来,顾言之赶紧抓住她的手。

“你干什么!”

喻书眠看着脸红的顾言之,心中发笑。

“我给你看啊!”

好你个顾言之,居然敢想歪!

她在心中暗自发笑,壮着胆儿调戏他。

“我不看。”

顾言之偏过头让她注意分寸别乱来。

“哎呀!你在想什么!”

喻书眠打掉他的手,一把卷起裤管,接着月光,能够明显的看到靠近膝盖上方一点的大腿内侧,有一处明显的手术缝合留下的疤痕。

“你看,它留在我这里都好多年了,我都快记不清了……”

顾言之看着她,脸上突然生出一股落寞。

“你这是?”

“我以前跟着我爸打拳,他在场子里打擂台我就在下面看,久而久之,我也就喜欢上了。”

顾言之回想起来,在王麻办公室看见她资料档案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江安河不是喻书眠亲生父亲,关于她的亲生父亲,他也不敢多问。

“这疤,就是十岁的时候,江舟被一群小混混欺负了,那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功夫了得,就和对方打起来了。”

顾言之静静地坐在旁边认真的听她讲,他慢慢的试着走进她的内心深处。

“现在江舟护着我,还不是因为心中有愧。”

喻书眠看着少年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

“你呢?”

“嗯?”

“失去它的时候,很伤心吧?”

喻书眠定眼看着他,目不转睛。

“零八年地震,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家……”

顾言之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了二零零八年,那是自己不愿意提起的过往……

洛白和顾城逸都在国外,家中的保姆也休假回家了,只有自己一个人落寞的待在那间小房子里。

地震来临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仓皇的想逃离那个孤独的地方,却来不及了。

房屋倾斜而来,楼层断裂。落下的碎石打在他的身上,兴许是老天爷不想要他的命,让他在最后一刻找到了一处墙角可以避险。

上天留我一命的同时,也给他留下了一处遗憾。

“顾言之,所以……你一直都在逼着自己变优秀?”

喻书眠听他第一次这样向她坦白他自己的秘密,心中该说是有些高兴的,但却又为他感到惋惜。

“遇见你真幸运。”

顾言之以为自己听错了,喻书眠这样说没理由啊。

“你说什么?”

“顾言之,遇见你真幸运。”

“让我这条咸鱼也见了见外面的世界。”

那一刻,她释怀了,即便是顾言之被保送了,即将离开自己,可是为了他,也为了她自己,真的需要振作起来,好好的努力学习了。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喻书眠看着他,眼神坚定。

“当然。”

“那你要在川大等我哦。”

顾言之看着她眼中的光芒,如一缕阳光照进他阴暗而又孤独的内心,那一刻,他似乎觉得自己就快要被救赎。

“好,我在川大等你。”

“不见不散。”

喻书眠伸手要和他拉勾勾,顾言之无奈只能依了她。

顾言之郑重对她命令道:“不准食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