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羊入狼窝?

夏令营定在了南川市郊区最受欢迎的翠竹山,沿途风景尚好,一车人满满当当,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喻书眠有个毛病,就是晕车。

刚上车就受不了汽车内的味道,直接闭上眼睛这心里才好受一点。

“你晕车?”

顾言之看着她扭曲的表情,这才二十分钟的行程她就是如此苍白的脸色了。

“嗯……”

喻书眠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脑袋靠在座椅上,整个人一小坨窝在座位上。

顾言之将口袋里的保温杯拿出来,给她续了一小杯水。

“喝点热水。”

喻书眠微微睁开眼,想抬手去拿却因为腹中空荡难受,双手紧紧捂着腹部抬不了手。

“我不想喝……”

顾言之可由不得她,直接将水递到了她嘴边,只需要她微微张嘴就可以。

邻座的苏暮云微微偏过头,看着顾言之对喻书眠的动作,心中好不快。

黎元笑了笑:“明知道不可能,还在留恋。”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苏暮云被戳破,这心中更是难受,小声怼了黎元。

直到顾言之将喻书眠的头揽过放在他肩膀上的那一刻,她才回过头,在心中默默地伤心。

枕着他的肩膀,喻书眠能够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心中甚是舒坦。

这样,她就能明目张胆的靠他这么近了。

“这是怎么了?”

王麻前来巡视,看见喻书眠这苍白的小脸蛋,小声询问了顾言之。

“晕车。”

王麻“哦”了一句,让顾言之好心照顾着,便离开了。

顾言之回想起来……刚才王老师的表情怎么看着怪怪的?

一脸严肃中带着一丝丝的得意?还有……某件事得逞的感觉?

喻书眠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还在车上,猛地回过神,自己这是睡过头了?

“顾言之!”

喻书眠出于内心的本能反应叫了一声。

她这才发现旁边有一双炙热的眼睛盯着自己。

“醒了?有没有哦哪里不舒服?”

顾言之对她嘘寒问暖,他看着她,嘴角还有半点酣口水……

喻书眠看了看顾言之的肩膀处,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肯定是又流口水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喻书眠赶紧掏出卫生纸给他擦拭,顾言之的洁癖在这里一下气全无,任凭喻书眠在他身上又摸又擦。

“我来吧。”

顾言之心中一阵躁动,将她手中的纸夺过,自己快速擦拭干净,提起书包下了车。

王妈妈贴心的为同学们支撑帐篷,大家忙的不亦乐乎。

秦淮和容晓倩早早就将帐篷支棱好了,等待喻书眠到达的时候一切就绪。

“眠眠,好点没?”

容晓倩给她递上了温水,一旁的秦淮正在烧烤摊前卖力的煽风点火。

“我还没那么娇气,早好了。”

顾言之将书包给她放好,这才去捯饬自己的一摊子事。

“顾言之,你这是?”

黎元指了指顾言之手中的保温桶,这看着可不像是他的东西。

“夜宵。”

顾言之将保温桶放在了帐篷内自己的位置上,这才安心的出去忙活。

“他刚才是笑了?”

黎元定在后面,脑中飞速闪过刚才捕捉到画面。

没错,顾言之刚才就是笑了,自顾自的傻笑,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奇观啊。

原来学神也会笑啊!

夏令营没有想象中来得刺激,喻书眠可谓是突破了平时的形象。

那挥动的刀,熟练地操作,不一会儿所有的蔬菜都被整整齐齐切好放盘。

“可以啊小绵羊。你这刀工了得啊!”

秦淮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平时可看不出来她还有这特殊技能。

“那是!”

喻书眠被夸了几句,心中难免得意,一下子忘记了顾言之还在旁边呢。

“王老师。”

王麻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挥动菜刀的喻书眠。

“来来来,王老师给你们露两手。”

吆喝声四起,一群人簇簇拥拥围在烧烤摊前看着王麻切那土豆丝儿。

根根分明,粗细均匀,犹如擦丝儿出来一般厉害。

“王老师,你这刀工哪里练的?”

人群中有人多嘴问了一句。

“你们师娘练出来的。”

听闻此话,一众人唏嘘不已,可劲儿酸他。

晚风微凉,今日却还不够尽兴。

于是,容晓倩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吉他为大家的夜生活添上一笔。

“月亮的光,照在你脸上……”

容晓倩低吟着嗓子,微微起了一个调子,后面也随之而来跟着她一起。

喻书眠正在桌子上和秦淮划拳灌雪碧,一旁的顾言之守着她不敢离开。

也不知道她这些习惯是在哪里学来的,让他头疼。

“诶,是倩倩的声音。”

喻书眠循着声迹,从座位离开奔去容晓倩的去处。

她静悄悄的缩到人群后,默默地坐下来,看着被同学们围在中间的容晓倩,是那样的闪闪发光,真是便宜了秦淮那小子。

“班长,再来一首啊!”

容晓倩一曲唱罢,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回头一看秦淮正站在原地,手中还拿着半罐没有喝完雪碧。

“再来一首!”

“再来一首!”

同学们在下面吆喝助兴,容晓倩也不生气,指尖不紧不慢的弹了一点前奏,而后又戛然而止。

“你们想不想听秦淮唱歌?”

容晓倩这么一问,台下立刻反响声一波接着一波。

秦淮看着她,月光照在她的脸上,透着一层朦胧,抱着吉他的白裙少女浅浅的对他一笑,透着一丝丝甜,入了心窝。

容晓倩不说,直接开始为他伴奏,因为她早知道秦淮的歌单里最喜欢的那首歌是什么。

“风吹过,让我想起你的脸颊,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

两个人心照不宣,完美配合,引得一曲唱罢后下面掌声雷动。

在月色里,秦淮的脸颊微微红了,容晓倩面对着他,什么也不说,但是他什么都知道。

这段日子,他想清楚了。

为什么容晓倩生气?就是因为他内心的那一份懦弱让他没有勇气去面对如此优秀的容晓倩。

青春年少,试问人生能有几个青春年华。

朝心中所想,不遗余力的去奔赴,他相信总会有回报的。

夏天的风,有些燥热,虽是在气温偏低的翠竹山,也是闷热的空气环绕着整座山脉。

喻书眠看了看旁边已经熟睡的倩倩,蹑手蹑脚的出了帐篷。

沿着小石板路走上五分钟,便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喻书眠正想蹲下来洗把脸,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黑影。

心生好奇,走近一看。

竟然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