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非礼勿视!

洛白也是位了不起的女强人,一家三口一顿饭的时间,又各飞东西。

夫妻二人从顾言之出生后,几乎没有在家里长住。

小时候的顾言之都是被家里的保姆阿姨带大的,前些年保姆也退休了,加之他的特殊情况,顾言之也不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照顾。

索性便一个人独来独往,久而久之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反倒是可以图一个清静。

洛白和顾城逸一走,家里只剩下瘸腿的顾言之和受伤的喻书眠。

“喻书眠,你好了没?我要洗漱了。”

顾言之看了看手上的表,从她进去洗澡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

“喻书眠?”

顾言之叫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回应。

他忍不住将耳朵贴在门上,里面寂静一片,没有任何响声。

“顾言之,你就进去看一眼,其他的什么也不做。”

他鼓了一口气在胸口安慰自己。

“我进来了,喻书眠。”

门被缓慢的推开,今晚上这道门在他手上仿佛有千斤重。

浴室的帘子被合上了,顾言之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虽然离她近在咫尺,可是他早已心跳如雷,乱了呼吸。

“喻书眠,你好了没?”

顾言之轻轻地问了一句,奈何还是没有丝毫回应。

“喻书眠,你再不回答我,我就……”

就什么?

顾言之在心里默默的问了一句。

“顾言之,你这样是不是太不道义了?”

心里所想和手上动作却是恰恰相反,他鼓起一口气颤抖着手拉开浴室的帘子,顾言之微微闭目,害怕看见了不该看的。

【非礼勿视!顾言之,你可是正人君子!】

顾言之轻微的睁开一点缝,继而立刻瞪大了眼睛。

他直呼内行!

喻书眠在他的浴缸里泡着睡着了!

白色的泡泡都快溢出水面了,地上还有残留的水渍。

顾言之赶紧拉上帘子,后退了几步。

“喻书眠!喻书眠!”

还在睡梦里花痴的喻书眠被这一阵聒噪给吵醒了。

是谁!是谁惊扰了她的美梦!

简直是可恶!

自己再睡一会儿,说不定在梦里就亲上顾言之了!

“喻书眠!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进来了!”

喻书眠反射弧立刻警醒,慌乱中扯了旁边的浴巾披在身上。

“等等……等一下!”

“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喻书眠发现一个大问题,她没带换洗衣服进来。

“顾言之……你还在吗?”

顾言之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忽然听见她在里面叫自己的名字。

“我在。”

“我忘记拿衣服了……”

顾言之无奈的摇了摇头,立刻出门去给她拿干净衣服。

“只有我的,凑合着穿吧。”

顾言之从帘子缝儿递给她,赶紧出了浴室。

一进一出,心绪早已紊乱。

感觉呼吸……似乎都已经变得不顺畅了,最为紧张的时候,都差点喘不过气来。

喻书眠摸着白净的淡蓝色格子衬衫,忍不住低头闻了闻,心中暗自感叹一声“好香~”

是他喜欢的茉莉清香味儿。

顾言之的衬衫将她的身体裹在里面,长长衬衫轻而易举的遮住了屁股,直达大腿中间。

他的衬衫喻书眠都能当裙子穿了,整个屁股都被蓝格子衬衫给包裹住了。。

顾言之看着喻书眠这只呆鹅,有些好笑。

湿漉漉的头发披在她肩上,看着有些感觉……

“吹风在洗漱台下第二格。”

顾言之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他现在已经很极力的在表现自己最为平静的模样,不知道心底在害怕什么。

那一夜,顾言之躺在自己的床上,失眠了……

轻轻的低下头,将脸颊贴在枕头上,似乎还能够闻到喻书眠身上的清香味儿。

隔壁房间的喻书眠,也是整夜未眠……

时不时地将一缕长发放在鼻尖下嗅了嗅,好香……心中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原来顾言之喜欢这样的洗发水。

看着窗外的深黑夜空,喻书眠轻轻的拉开了床头灯。

她睡觉有个习惯,就是开灯一整晚,才能睡得好。

只因为她打小就怕黑,不开灯就不敢睡觉。

次日,顾言之睡不着便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后,喻书眠还赖在床上不起来。

她还没睡醒,还当在自己家里,需要林筠掀她的被子才起床。

“喻书眠,起床了。”

七点十分,顾言之叫她起床洗漱,她没动静。

“喻书眠!上学要迟到了!”

七点半,顾言之洗漱完毕叫她,她还在蒙头大睡。

“喻书眠!”

七点四十五,她还没反应。

离上学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看来用言语已经唤不醒她了。

喻书眠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叫她,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气喷洒在她脸上。

燥热难安,正要睁眼发火,却发现与一双明亮的眸子撞上了。

“马上迟到了,快起来。”

顾言之本想着吓唬吓唬她,待她睁开眼的那一刻,自己就后悔了。

语气化为温柔的白云拍打在她的脸上,还夹杂着丝丝热气羞红了她的脸颊。

“好~”

顾言之离开房间,剩下喻书眠脑中一片混沌,懊恼不已。

自己的形象在他面前连连崩塌,以后给他留下心理阴影怎么办?!

顾言之叫了专车司机送他们,不然她喻书眠又准备翻墙进去?

“给。”

喻书眠接过,是一颗热乎乎的鸡蛋。

“你什么时候买的?”

喻书眠惊叹顾言之的办事效率。

“我给你煮的!”

顾言之重重的强调,这可是自己起了个大早煮的,其他几个鸡蛋都被他煮烂了,唯独只剩下这一个好的。

“哇……”

喻书眠惊叹,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也会起个大早给自己煮鸡蛋?

这样的福利她只在家里享受过。

“很奇怪吗?”

顾言之心中闪过一丝不悦,这还不是怕她委屈了,早上没鸡蛋害怕她营养不良。

“嗯!”

喻书眠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简直是太奇怪了。

顾言之不再理会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和熙熙攘攘的人群。

喻书眠剥干净鸡蛋,没有多想直接一口咬了下去,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溅在胸前的校服上了。

低头一看,正是那没有成型的蛋黄。

敢情这是一个没有煮熟的鸡蛋!

喻书眠啊喻书眠!你怎么能相信顾言之去厨房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