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你好,媳妇儿!

喻书眠醒来后,闻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是顾言之身上茉莉花的味道。

阳光刺着她眼睛生痛,抬手去遮挡,撕心裂肺的痛让她放弃了。

房间里白色的窗帘让她想到了顾言之。

整个纯木风让她觉着干净利落,床头柜上放着顾言之的书包。

她看着那一窜小柿子入了迷。

“你醒了?”

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喻书眠抬眸,心中一惊。

好漂亮的姐姐!

“你别害怕,我是言之的妈妈。”

顾言之的母亲?原来这么年轻漂亮,看他生得一副好皮囊,原来是有优良基因传承。

“阿姨,我怎么了?”

“你躺着别动,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洛白给她熬好了药端来喂她。

这小姑娘也真是能抗能打,现在会功夫的姑娘哪儿找去?

他们家顾言之也真是厉害,能够交到这么好的朋友。

“阿姨,我自己来。”

喻书眠忍痛起来,接过药不愿麻烦别人。

洛白也不勉强她,让她好好休息,别担心上学的事情。

林筠在乡下,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听说喻书眠没事,借住在了同学家,心中稍微放心了点儿。

顾言之被老爸约去谈话,这件事已经严肃牵扯到了那桩旧案。

若是被人抓住把柄和盘托出,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言之,那姑娘是谁?”

“同班同学。”

短短的几个字就概括了全部,其他的他也不想和他多说。

从小到大,没什么事他上心过,眼里除了工作就没有这个家。

“放心,以后宋柏晨不会再来招惹你了。”

“好。”

顾言之见他也没其他说的,甩门而出。

正巧碰见了出来找厕所的喻书眠,见她满脸惊讶。

“你醒了?”

顾言之低头,见她还是一双光脚。

“怎么不穿鞋?”

“没有……”

喻书眠小声嘟囔了一句。

顾言之脱下自己的,放在她脚下,命令她穿好。

喻书眠小心点头,缓缓将脚放进去,里面还有顾言之的余温。

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来到了顾言之的家。

当真是富丽堂皇,旋转楼梯下的大厅中央,放着一架斯坦威三脚架钢琴。

水晶吊灯旋转而下,似万千星辰点缀在钢琴的上方。

“喻书眠。”

顾言之不知不觉站在了她身后,看着她惊愕的眼神,心中不免心疼。

“顾言之,你家也太大了吧?”

喻书眠没见过什么世面,这已经突破了她的想象。

这样的家庭,她可只是在小说里才见得到,没想到,她身边就有一个!

“无聊。”

顾言之冷漠的转身,让她下楼吃饭。

喻书眠没怎么出过家门,更别提去同学家。

这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来同学家,还是顾言之的家,整个人紧张的不行。

看着那满桌子的山珍海味,放在桌子下的手都是颤抖的。

不会待会儿筷子都拿不稳吧?

她现在抬一下右手,掌心的伤口就撕心裂肺的痛。

“眠眠,阿姨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叫人随便做了点,你凑合着吃。”

“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告诉阿姨,阿姨给你做。”

喻书眠一个劲的点头,惊愕得不知道说什么。

这叫随便做了点?

这一桌子菜,四个人能吃完吗?

“言之,眠眠手受伤了,你帮着她夹菜。”

“不用不用,阿姨,我可以的!”

喻书眠忍痛拿着筷子自顾自的夹了一只虾……

自己这是脑子也受伤了吗?

脑残的夹了一只虾?

洛白命令顾言之坐到喻书眠旁边剥虾去。

喻书眠大气都不敢出,眼珠子只能死死的盯着顾言之手中的虾。

顾逸城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喻书眠,总觉得她太像一个人了。

他记得,四年前江州市那场打擂赛,有一个拳击手命丧当场。

那一场比赛,若不是他手下买通了赛场,铁定赢不了。

世界之大,不会这么巧吧?

况且,现在她的父亲是江安河,怎么会是死去的喻桦呢?

“我还有事,你们先吃。”

顾逸城提着公文包,二话不说就下了饭桌。

洛白还劝了他几句,奈何顾逸城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言之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家没法给他顾逸城温度。

“是不是我刚才吃相太难看了?”

喻书眠在心里自责,将这错误归结在自己身上。

“阿姨,我吃饱了。”

顾言之剥虾的动作顿住了,手上的虾刚剥好。

“眠眠,你这还没吃呢。”

“阿姨……我可能……吃了药没什么胃口。”

喻书眠撒谎,明明还惦记着顾言之手上的虾。

她只是觉得这氛围着实太压抑了,吃一顿饭,似乎经历了一场大考。

喻书眠自个儿溜回了房间,坐在床上捂着肚子。

“咕咕~”

“你能别叫了吗?不就一顿没吃么!”

喻书眠负气打了几下肚子,懒洋洋的在屋子里转悠。

窗台上放着一小盆仙人球,上面结出了两三个红色的小花球。

微风扬起了米色薄纱窗帘,阳光透进来照射在原木色的地板上。

干净整洁的书桌给人舒适的轻松感,上面还摆放着一直小绵羊玩偶。

这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伸手去够,身高阻止她有这个想法。

“喻书眠。”

顾言之打开门,看见喻书眠正要脱了鞋子站在板凳上去够那只绵羊。

喻书眠偏过头尴尬一笑,哈哈哈,真巧……

“顾言之。”

喻书眠叫住了他,看着碗里剥好的虾,还有一碗小米粥。

“怎么了?”

“谢谢。”

喻书眠坐下来,左手拿着勺子,别扭的喂自己。

顾言之看她的动作,甚是好笑,她这是手脑不协调的最好表现。

“这都是你剥的?”

喻书眠狼吞虎咽,一不小心咽着了。

顾言之赶紧给她拍背,帮她顺了顺气。

“你说呢?”

喻书眠对他笑,浅浅的两个梨涡勾走了顾言之的魂儿。

洛白看着喻书眠就像见着女儿般亲切。

当年怀顾言之的时候,本以为适合女孩,公主裙和芭比娃娃都买好了。

结果……是个男孩儿!

那公主房间至今还留在那里,洛白舍不得拆掉。

反正顾言之以后会有女朋友,就打算留着给儿媳妇儿。

“走,带你去你的房间。”

喻书眠错愕,怎么?她不能住这儿了?

顾言之看她这表情,是还想赖着他的床不走?

“怎么?还想睡我的床?”

喻书眠立刻从他床上抬起屁股准备走人。

顾言之领着喻书眠去了自己隔壁的公主房。

洛白叮嘱他一定让喻书眠休息好,将她最喜欢的公主房的钥匙给了顾言之。

门一开,喻书眠呆住了。

放眼整个房间,全是粉色。

“这?”

“这是钥匙。”

顾言之将钥匙扔给她,也顾不得她这惊愕的表情。

顾言之转身,嘴角微微勾起,心中小小的得意。

【你好,媳妇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