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有我在,别怕!

喻书眠双拳敌四手,黑暗中也看不清谁是谁,一阵乱打,击退了那几人。

“没看出来,这么能打啊!”

宋柏晨架着顾言之从黑暗中走出来,照亮了手中的电筒。

“宋柏晨!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你压着顾言之什么意思!”

喻书眠急了,指着宋柏晨眼里要冒出火来。

“什么意思?”

宋柏晨架着顾言之一步一步向她慢慢靠近。

喻书眠站在原地,雷打不动。

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内心快要决堤了。

“他为了你,居然让我转校!”

喻书眠懵了,原来这段时间宋柏晨不再骚扰自己,是顾言之……

“宋柏晨,我知道你讨厌我!”

喻书眠试图让他放了顾言之,她隐约看见顾言之脖子上流血了。

“你放了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宋柏晨听闻此话,仰天大笑。

“你们两个,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顾言之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手若无其事的踹在裤兜里。

“宋柏晨,你把我们压在这个小胡同废弃的工厂里,以为就万无一失了?”

顾言之斜着眼睛看向怒火中烧的宋柏晨,额头上微微出了汗。

“爸!你怎么来了!”

喻书眠看向宋柏晨身后,大呼一声。

千钧一发之际,喻书眠一个飞身踢掉宋柏晨架在他脖子上的刀。

风驰电掣间,扯着顾言之的手就往胡同里奔。

“妈的!敢骗老子!”

宋柏晨怒吼一声。

喻书眠扯着他在七弯八拐的胡同里钻,这路段她再熟悉不过了。

“顾言之,你快一点啊!”

喻书眠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跑不动,以为他刚才受伤了。

胡同的最里面有一家鸡舍,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顾言之刚被推进门去,一股恶臭席卷了他的鼻腔。

“你忍一忍,等他们走了我们就出去。”

喻书眠将顾言之按了下去,蹲在墙角,眼睛堵着门缝时刻观察外面的形势。

喻书眠感受到顾言之的右腿一直在不停的抖动。

“顾言之,你怎么了?”

喻书眠伸手去碰,却被顾言之一把抓住。

“我没事。”

顾言之压低声音,外面宋柏晨一干人等向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顾言之快喘不过气来了,喻书眠用自己的手轻轻捂住了他的口鼻。

一股温热和血腥味儿浸透他整个口腔,献血浸入他的唇齿间。

顾言之心跳如雷,右腿传来的剧痛让他快要停止呼吸。

喻书眠看着他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呼吸也比刚才急重了。

“再坚持一下。”

喻书眠虚着声音贴在他耳边,伸出双手将他抱在怀里。

顾言之将整个脑袋埋进了她的头发,下巴低着她的肩膀,感受着那一抹余温。

喷洒的热气呼在了喻书眠的耳畔和后脖颈上。

惹得她内心一阵躁动,无法心安。

“别怕,我已经报警了。”

顾言之说完似乎要昏睡过去,喻书眠反应快将自己流血的手放在了他唇边。

“别睡!”

他急需水,可惜现在这是她唯一能给他的。

“大哥!警察来了!”

外面一阵混乱,宋柏晨一干人等见是警车来了,撒腿就跑了个没影。

最终,宋柏晨还是没能逃过追捕,几个人全部被带回了警察局。

喻书眠带着顾言之去警察局做了笔录,两人坐在外面静静地等待。

“顾言之。”

喻书眠看着自己被包成馒头的右手,觉得有些滑稽。

“嗯?”

顾言之微微睁开眼,一直盯着自己的右腿。

他很想取下那假肢,错位的疼痛让他有些无力。

“今晚上,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死?”

这个问题似曾相识。

二零零八年的那场地震,他被埋在废墟下。

等了三天,在他绝望得快撑不下去,坚信没人来救他的时候,希望却又来了。

幸运的是他没有死,不幸的是……他永远的失去了右小腿。

从小就光芒万丈的他,那一刻也变得自卑。

开始尝试用光芒去掩盖自己的缺点,不愿意直面自己的残疾。

“别乱想了。”

顾言之冷淡的扔下一句话,不再理她。

“我以为……你不怕呢。”

喻书眠虚弱得没力气跟他开玩笑,顺势倒在他的肩膀上便睡着了。

顾言之垂眸看向肩膀上的人,心中开始回味刚才喻书眠问自己的问题。

他害怕死吗?

失去这条腿后,便不再害怕了。

他现在害怕死吗?

似乎,有那么一丁点儿害怕了……

心中有牵挂,就害怕死去。

他答应了她。

他们约定要一起考大学,要一起努力的。

她这条咸鱼还没有翻身呢,怎么能有这些奇怪的想法?

他们甚至还有很多以后的以后,他都想和她去经历……

顾言之和喻书眠在警察局待到凌晨才回去。

顾言之的父亲和母亲都在公司忙,没有时间赶过来。

最终,还是母亲洛白一个人开着车从外地赶回来接他。

“言之,这女孩儿是谁?”

年轻漂亮的洛白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

即便是四十了,容颜也还如同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

“妈,这是我同学。”

顾言之抱着她上了车。

说实话,她挺重的。

一路上,顾言之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喻书眠,怕她突然醒了找不到人。

“言之,你的腿?”

“明天去医院换吧。”

顾言之毫无戒备的取下假肢,大腿的疼痛才减轻了一点点。

“宋家连你也敢欺负?”

洛白看着后视镜,眼中生出一股凌厉。

“妈,以后不会了。”

“这个小姑娘怎么也被盯上了?”

洛白一路上听顾言之给她讲解如何脱险,全凭这姑娘闯出一片天来。

“好好处理,别把无辜的人拉进来。”

洛白提醒他,虽然顾言之是自己的儿子,但他们母子关系并不亲近。

“我会的。”

这几年,宋氏集团在行业内为虎作伥,祸害了不少人。

可惜……他的爪牙实在是遍布整个商界,不好处理。

动一发而牵全身,没人愿意动这尊大佛。

顾言之伸手摩挲着昏睡中的喻书眠,淡蓝色的格子裙沾染了丝丝血色,显得格外扎眼。

“别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动你了。”

顾言之心中默默发誓,从今以后,若是有人敢动她!

他一定不会放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