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顾言之遇险

“顾言之,别怕!以后我罩着你!”——《眠眠》

秦淮的生日会,办得跟结婚宴一样,还请了厨师到家里来,在后院支棱了一烧烤摊。

容晓倩正在忙着整理气球布置房间。

喻书眠正要上前帮忙,却被戚白笙抢了一个先。

她怎么也在?

除了秦淮在篮球校队的几个哥们,令喻书眠感到意外的人还有戚景年和苏暮云。

她们平时和秦淮的关系很好吗?

“诶,大家随意点,外面都有零食和水果。”

秦淮热情的招呼,看见喻书眠来了立刻迎上来。

“小绵羊!”

秦淮热情的一把手搭在了喻书眠的肩膀上,顾言之的眼神也跟着移动。

“别动手动脚。”

顾言之推开秦淮的爪子,心中不爽。

“哟,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

秦淮懒得和他计较,看见喻书眠手中的礼物,更加高兴。

“这……都是些小东西,你别嫌弃啊。”

秦淮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却被喻书眠制止了。

“待会儿再看吧。”

喻书眠不好意思,与他们送的礼物相比,自己的就是微不足道。

不得不说天选之子秦淮的家里真大,就是一栋私人别墅。

“今天,是我秦淮的生日,大家别拘束,玩的开心!”

容晓倩拉着喻书眠去烤烧烤,顾言之也跟在身后,寸步不离。

“诶,你跟着小绵羊干嘛?”

秦淮像堵墙一样立在顾言之的面前,轻蔑一笑。

“秦淮,我跟着谁,跟你没关系吧?”

秦淮把住顾言之的肩膀,将他板正向着喻书眠的方向。

“你看看还有机会吗?”

秦淮知道顾言之对小绵羊不一样,但是偏偏还有人对这呆瓜有意思。

戚景年顺理成章的站在喻书眠旁边打下手。

“倩倩,你会烤烧烤呀?”

喻书眠以为这双拉琴的手十指不沾阳春水。

“这有什么难的,有机会请你吃我做的点心。”

“好呀好呀!”

喻书眠和容晓倩在烧烤摊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戚景年。

“顾言之,辣椒粉在哪里?”

喻书眠脱口而出,以为旁边站着的是顾言之。

戚景年温柔的将辣椒粉递给她,两人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一起。

那一瞬间,喻书眠吓得松开了手,辣椒粉撒了一裙子。

“喻书眠!”

顾言之冲过来,一把推开正要给她道歉的戚景年。

站在不远处的戚白笙忍不住自言自语。

“她有什么好的,白瞎了这两男的。”

苏暮云听这句话入了心,顾言之的一切,她只能静静地站在远处看望。

喻书眠不想因为这事儿扫兴,索性推开了顾言之和戚景年。

秦淮吆喝着大家吃喝玩乐。

容晓倩拿着一罐饮料向他走来,秦淮一直都没有好好地看过她。

这样细细看来,还真的是清秀娟丽,冷淡得高不可攀。

他不敢看她,她身上的光芒是自己不敢随意靠近的。

这样完美的人,实则平时没少揪他耳朵。

“秦淮,生日快乐!”

“谢谢。”

容晓倩看着秦淮,满眼都是他。

“生日蛋糕来了!”

苏暮云和喻书眠推着蛋糕出来,大家吆喝着让秦淮赶紧许愿。

顾言之眼尖的看到了蛋糕上的小绵羊奶油。

心中不知为何,一下子有些焦躁。

“呼!”

秦淮吹了蜡烛就要分蛋糕,突然被戚景年问了一句。

“秦淮,你属羊吗?”

秦淮愣了一下,继而爽快的点了头。

容晓倩和顾言之各自的心中都落下了一块石头,幸好,不是和喻书眠有关的。

“秦淮,许的什么愿望啊?”

几个哥们打趣他。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秦淮傻呵呵的乐着,眼神悄悄地看向了身旁的容晓倩。

直到秦淮向容晓倩表白的那一天,这件事在她心里都耿耿于怀。

“说,高一的生日愿望是不是和小霸王有关?”

“倩倩,你这可就冤枉我了!”

容晓倩任由秦淮捧着玫瑰花傻傻的站在操场上。

“那你说,许的什么愿望?”

秦淮抿了抿嘴唇,心中道这傻瓜,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吗?

“要和容晓倩一直在一起,永不分离。”

容晓倩不信他,那时候的秦淮根本就没有喜欢自己的样子。

“你骗人!”

“真的!”

秦淮扔了手上的花,紧紧地抱住要逃离的她。

他与她解释:你身上的光芒,让我不敢靠近,我想变得更好,再与你并肩。

谁会想到原本看起来最不匹配的两个人,一直都在为了彼此而努力奔赴。

“今天开心吗?”

喻书眠看着一路上一言不发的顾言之,觉着尴尬。

“你应该问秦淮。”

顾言之回头看她,脸上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

“顾言之,你什么意思?”

喻书眠生气了,总觉得今天的顾言之时不时阴阳怪气的。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喻书眠想让他好好和自己说说话。

夜色慢慢降临,一层薄薄的月光撒在两人的身上,一层淡淡的燥热笼罩着她。

“顾言之!”

喻书眠看着顾言之毫不留情的一个劲的往前走,气不打一处来。

回家的路,有一处漆黑的胡同转角是必经之地。

那里是胡同多年前废弃的一个工厂,一直闲置没有被处理。

“顾言之!你等等我!”

“顾言之!”

这才一个转角的功夫,就不见了顾言之的人影儿,他是兔子吗跑这么快!

喻书眠借着淡淡的月光,摩挲着往前走。

推了推眼镜,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

平时这里有一盏老朽的路灯,今夜不知怎么也坏了。

“顾言之!”

“你在哪里?”

喻书眠跑过转角,看着前面没有他,立刻又往回跑。

从小她就怕黑,在这里多停留一秒就是对内心的折磨。

顾言之可不像和自己玩躲猫猫吓唬她的人。

黑暗处,几双眼睛冒着杀气看着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顾言之,你看看,她为了你回头了。”

顾言之被按在废弃的桌子上,两个人压着他,让他动也动不了。

喻书眠看着身后废弃的工厂,心虚不敢靠近,里面的老鼠能将她吓得半死。

“喻书眠快跑!”

顾言之歇斯底里爆发而出的五个字,唤醒了喻书眠内心的兽血。

“顾言之!”

喻书眠立刻冲向废弃的工厂,几个人从黑暗中冲出来与她缠斗。

宋柏晨架着刀压着顾言之,让他好好地欣赏这一出好戏。

面对顾言之的安危,黑暗于她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