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那是我吃过的!

第一次,顾言之看着我吃他剩下的油泼面,满脸惊愕,觉得不可思议。——《眠眠》

秦淮这周生日,想周末邀请小绵羊到家里玩,怕她尴尬便又叫了几个以前的好哥们。

“小绵羊,这周末我生日,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喻书眠正在聚精会神和高数博弈,压根儿没空理他。

容晓倩暂时充当了喻书眠的对话机器。

“眠眠没空,要参加竞赛还有运动会要准备。”

这么一想,确实挺忙的,但是自己的生日也很重要啊。

“小绵羊,就去一下午,怎么样?”

顾言之抬头,以前怎么没听说他秦淮要过生日?

“秦淮,你等一下。”

喻书眠灵光乍现,赶紧奋笔勤书写出思路,害怕待会儿就忘了。

“你刚才说什么?”

喻书眠一脸无辜望着秦淮,他也不生气。

心平气和的再重复了一句。

“好啊,我一定去。”

喻书眠没过过生日,也不知道别人的生日是怎么过的。

不如,去看看秦淮的生日吧?

顾言之对喻书眠的回答感到吃惊,这么爽快?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星期天下午我来接你。”

喻书眠戛然而止,想到家里的老妈就头疼。

“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来吧。”

“你这路痴能找到?”

秦淮知道喻书眠是大路痴,南川中学都能让她迷路,别提其他地方了。

“小瞧我是吧?”

喻书眠看着嗤笑的秦淮,重重的合上书,置气的说了一句。

“那我不去了。”

“别啊姑奶奶,一定要去。”

秦淮就是喜欢犯贱,得到的不珍惜,失去了又去舔。

顾言之一天闷闷不乐,和笑开花的秦淮形成鲜明对比。

“喻书眠。”

放学后,顾言之叫住正要回家的她。

“嗯?”

喻书眠这段时间没再和他一起回家。

她一想到顾言之放学是和戚白笙待在一起的,心里就不舒服。

“不准去秦淮家。”

“为什么?”

喻书眠的反抗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

【你能和戚白笙独处,我就不能去给秦淮过生日了?】

顾言之知道她还在生气,便低下声线和她解释。

“以后,我们一起回家吧。”

“你不是要和戚白笙刷题么?”

喻书眠看着他的眼神,心中一颤。

即便是生气,那也不过是自己隐藏喜欢他的心理借口罢了。

“只有那一次,过后再也没和她一起刷题了。”

顾言之想解释得更清楚,仿佛在使劲的撇清自己和戚白笙的关系。

“真的?”

喻书眠心中憋笑,现在的顾言之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冷。

反倒是一个犯错的孩子,在极力争取原谅。

“真的,我不会骗你。”

顾言之掷地有声。

“好,原谅你了。”

喻书眠给他台阶下就是给自己台阶下。

“那以后,一起回家。”

顾言之跟上来,寸步不离她身后。

“那你也不准去秦淮家。”

这人得了便宜就开始谈条件。

喻书眠可不会答应他这件事情。

“不行,就要去,那可是秦淮的生日。”

“他以前从不过生日。”

“你怎么知道?”

顾言之不说话了,喻书眠就当他是在开玩笑。

一碗油泼面下肚甚是满意,顾言之看着她满嘴的油,给她递了一张纸。

“能斯文点吃饭吗?”

顾言之瞧着她戴着一副眼镜,却是一点都不斯文。

“斯文不能当饭吃。”

喻书眠看见顾言之面前的油泼面没吃几口。

“你怎么不吃?不好吃吗?”

这可是人间美味啊!

顾言之摇头,只是这东西他觉得有些油腻……

“嗝~”

喻书眠摸着自己的肚皮,才半分饱。

眼珠子自觉地瞟向了顾言之碗里的面。

“你,还吃吗?”

顾言之一愣,他不会想到喻书眠会觊觎自己碗里的面。

“吃饱了。”

顾言之以为她要走了,便放下筷子提起书包准备离开。

“那我吃啦?”

喻书眠毫不客气的将碗端过来,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

“这是我吃过的!”

顾言之想阻止,却来不及了。

喻书眠抬头对他笑。

“我知道啊。”

【你吃过的,那又怎样?】

喻书眠不再理会,三下五除二的干完碗里的面,这才罢休。

顾言之全程惊愕,怎么会有女孩子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走吧。”

顾言之的注意一直被她吸引着。

他心中感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喻书眠这样奇怪的生物。

她做的事情往往出乎自己的意料,甚至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喻书眠看着压在枕头下的零花钱,没有多少。

“不知道秦淮喜欢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喻书眠抠了抠脑袋,这点钱似乎也买不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喻书眠,这周星期天我们要回去看奶奶。”

“你自己在家里乖乖的。”

林筠收拾好行李带着江安河回老家,江舟因为初三最后两个月的学业重,干脆让他住校去了。

正是天助我也!

喻书眠在内心欢喜的呐喊了一句。

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喻书眠风似的拿着钱跑出了门去,还是她经常去的那家饰品店。

项链?

好像不合适秦淮那种钢铁男。

最后东挑西选,定了一个护腕。

正要付款的时候,看见收银台旁边的一个纯白色小绵羊玩偶。

粉扑扑的小脸蛋,洁白的羊毛卷,看着和她还真的有几分像。

“老板,把这个也装一下。”

喻书眠拿过那只小绵羊放在了收银台上。

星期天下午如约而至,喻书眠特意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格子裙。

这是为数不多的穿裙子时间。

额头上的纱布也被她摘了,耳畔的头发被编成了小辫子系在脑后。

刚下楼,就看见顾言之已经站在梧桐树下等她了。

“你怎么?”

秦淮没说邀请了顾言之吧?

“走啊。”

顾言之才懒得理会她这只呆鹅,一把拿过她手上的东西径直提着走。

“你的礼物呢?”

喻书眠看着他手上空空如也。

“已经送了。”

这么快?

“送的什么啊?”

喻书眠追着顾言之问,在他身后蹦跶。

“你送的什么?”

顾言之反问她。

“你猜。”

顾言之伸手推了一下喻书眠的肩膀,让她调皮。

“你别打开啊!”

喻书眠看着顾言之直接打开了那礼品袋就要去拆礼物。

慌忙中赶紧阻止他。

顾言之后退一步躲她,后背靠上了身后开满海棠的红墙。

喻书眠重心不稳整个人直接扑在了顾言之的身上……

脸颊贴着少年的胸膛,烧的滚烫,死死盯着墙角的那株野菊,不敢抬眸看他。

少年胸膛的余温晕着女孩的心脏,似乎那心要冲破胸腔跳出来。

两人都摒住呼吸,心头紧得一时间忘记分开。

探出墙头的一株海棠轻轻地随着微风摇曳,花瓣随风落在了少女的头顶。

这场风,留住了整个盛夏的余温……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