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只为你心动

年少的欢喜,藏在光里,如日光般耀眼却又如夜晚般隐秘。——《眠眠》

“为什么置气?”

顾言之明知故问,看着喻书眠认真小心的给自己处理左腿上的伤口。

“你食言了,说了那日要陪我去吃油泼面的。”

果真如此,还是因为那件事。

“那你刷数学竞赛的题又是怎么回事?”

顾言之每日都在隐秘的观察她。

虽然喻书眠自认为藏得很好,但还是尽在顾言之的视线里。

英语课上刷,语文课上刷,放学了也会停留半个小时,就为了补基本功。

“我就不能刷竞赛的题了?”

喻书眠听顾言之这么一说,心中很是生气。

她不可以?戚白笙就理直气壮的可以了?

喻书眠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下半句。

“顾言之,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喻书眠抬头,看着少年眼中的光,掷地有声的对他说道。

我们的约定,要考同一所大学的。

【顾言之,我哪里敢停下一步?每停一步,我就害怕自己追不上你了。】

喻书眠收好擦伤药,头也不回的就想走,将顾言之一个人留在这里让他吃吃苦。

“眠眠。”

顾言之脱口而出,丝毫没经过大脑思考。

往往这才是最真实的。

“你叫我什么?”

喻书眠惊愕的回头,看着顾言之脸上的小窘迫。

“能扶我回去吗?”

真当自己是少爷了?

他就擦伤了一条腿,还有另外一条呢。

“眠眠。”

顾言之厚着脸皮又唤了她一句,吓得喻书眠赶紧将他扶走。

“别这么叫我,受宠若惊。”

喻书眠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跟吃了蜜一样甜蜜,恨不得以后顾言之都这样加她……

可那也只是想想罢了。

顾言之看着脸微微泛红的喻书眠,心中释怀,也跟着她不自觉的一起笑。

“那些竞赛题你真能搞定?”

顾言之试着向她抛出橄榄枝,谁知喻书眠根本不领情。

“很遗憾,我都会。”

喻书眠死鸭子嘴硬,一口气撑到底。

念叨了不知多少回的油泼面,今天终于得愿所偿了。

顾言之看着坐在对面狼吞虎咽的喻书眠,心中很不解。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碗油泼面就能满足她所有的不开心和开心。

后来,分别三年,他终于尝到了油泼面里真正的味道。

从此以后,他也便离不开了。

喻书眠吃饱喝足这才满意的跟着顾言之回去。

“运动会的项目你确定都要参加吗?”

顾言之有些担心她这小身板能不能受得住。

喻书眠拍了拍胸脯很是自信的给顾言之打包票。

“南川小霸王可不是白叫的。”

“记得提前给我准备好祝贺的礼物。”

喻书眠正对着他,一步一步倒着走,眼中的少年由着她的性子,缓步随她。

腿上的伤钻心的疼,可看见她的笑脸,那伤痛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晚饭桌上,喻书眠硬是憋了好大一口气才敢说自己想买一双新鞋的事儿。

“妈,能不能求你个事儿?”

此话一出,江舟的眼神意味深长,盯得喻书眠背后一凉。

“又要买什么?”

林筠知道,有事求她那肯定和钱有关。

“运动会快开始了,我想买一双新的运动鞋。”

“你脚上这双还是好的啊。”

林筠明显是不想买,现在家里的情况虽然渡过难关了,但也不宽裕。

再说了,喻书眠看着自己脚上这双,穿了三年了,那502粘了又粘,一下雨准进水。

“妈,就买一双吧,以后都不买了。”

喻书眠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

“妈,你最好了。”

喻书眠居然开始撒娇,一旁的江舟假装作呕一下。

“就给眠眠买一双吧,下雨总不能让她一直湿着脚。”

江安河看着林筠,心中就是心疼他这大女儿。

“再穿穿就买,现在不行。”

林筠总是可以给她找出各种理由不买鞋。

“你不好好学习,参加什么运动会?”

“是王老师报的名。”

喻书眠耸了耸肩膀,这可不关她的事儿。

“你能行么?可别丢脸。”

“妈,你给我买双新鞋,说不定我就拿个第一回来呢?”

林筠瞥了一眼她,作罢。

“去去去!想得美。”

喻书眠扭不过林筠,只好作罢。

推开窗子,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窗户,心中烦闷。

桌子上放着厚厚的高数书,还有一大摞数学卷子,孤军奋战的感觉实在是煎熬无趣。

恰巧,顾言之写完作业也推开了窗户。

措不及防的时间让两人遥遥相望,看得彼此甚是心慌意乱。

喻书眠额头上的刘海被她扎成了一个小啾啾,被晚风拽着轻轻摇曳。

“呆鹅。”

顾言之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两个字,心中傻笑。

顾言之脸上的笑随着晚风的凉,飘进了喻书眠的心。

喻书眠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有些入迷,一时间脚下生根,一直那样站着。

“眠眠,把牛奶喝了。”

林筠直接推门而入,喻书眠坐都来不及,就被林筠抓了个正着。

“看什么呢?”

林筠走到窗前,伸头向外面望了望,喻书眠赶紧拉上窗帘,害怕母亲识破她的小心思。

“妈,我就是写累了,想站起来看看月亮。”

林筠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看着喻书眠如牛饮水将那杯牛奶解决掉,这才出了门。

“呼~”

喻书眠轻轻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露馅。

不知道顾言之还在不在?

喻书眠小心翼翼的拉开一丝丝窗帘缝,眸子微虚,看对面的窗户已经熄灯了。

可能他已经睡了吧,喻书眠有些失落的回到书桌前,看着桌子上那厚厚的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顾言之效率这么高,我却要加班加点才做得完。”

喻书眠杞人忧天的抱怨了一句,顶着熊猫眼孤军奋战到凌晨两点才上床。

一晚上刷几套题,感觉她这脑袋瓜子都没停下来过。

数学竞赛让她的脑瓜子像个永动仪,一直不停的高速运行。

睡梦中,喻书眠不自觉的梦呓了一声。

“顾言之,你真的好厉害。”

好厉害?

他究竟什么好厉害?

若干年后,当喻书眠再次夸他好厉害的时候,画风正如同她梦中一般。

“说说为夫哪里厉害了?”

喻书眠像只小鹿一样被他困在怀里,顶着淡淡的黑眼圈无辜的看着他。

“哪哪都厉害~”

喻书眠本打算通宵赶稿,却又被他折腾了一宿,现在整个人都有些力不从心。

看来今天又要辜负亲爱的编辑大人了,只能陪她的大狼狗温存一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