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爆炸的小绵羊

暗恋,是一个人的狂欢,是可以为了他,奋不顾身,不想后果。——《眠眠》

“眠眠,你快去看看吧,出事了!”

容晓倩扯着睡眼惺忪的喻书眠就往教学楼的天台上跑。

“出什么事儿了?”

“顾言之和宋柏晨打起来了!”

喻书眠瞌睡隐一下子没了,甩开容晓倩三步并作两步跑。

“顾言之!”

“顾言之!”

喻书眠一口气登上了天台,围了一群学生。

地上还有杂乱的传单,喻书眠都来不及看。

心里只有顾言之的平安。

“顾言之!”

那一刻,喻书眠紧张到了极点。

她害怕顾言之出事,脑袋里全是顾言之的影子。

顾言之揪着宋柏晨的衣领,宋柏晨也不甘示弱。

“哟,杀人犯的女儿来了?”

宋柏晨看着满头大汗的喻书眠,有些得意。

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喻书眠。

她还蒙在鼓里,不知所措。

“宋柏晨,你说什么?”

喻书眠注意到了地上的传单,每一张上面写着“喻书眠的父亲是杀人犯。”

【江安河是杀人犯】

【喻书眠是杀人犯的女儿】

这些字眼一个一个,戳着她的心窝子。

“宋柏晨!你别欺人太甚了!”

喻书眠一把推开宋柏晨,将顾言之扯了回来。

小绵羊,要爆发了。

“喻书眠,你干什么?”

顾言之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怒气。

“有本事打我啊!小土妞儿。”

宋柏晨不断激怒她,刺激她全身上下每一处神经。

“你别以为我不敢!”

顾言之挡在喻书眠的跟前,害怕她受伤。

没想到宋柏晨来真的,还搞偷袭。

趁其不备,冷不及防的一脚踢在了顾言之的右小腿上。

他早就看顾言之不顺眼了,今天就一起教训!

“啊!”

顾言之伴随着剧痛,一阵抽搐,吓傻了喻书眠。

“顾言之!顾言之!”

“你怎么了?!”

周围人见真的动手了,便退了不少人,免得引火上身。

顾言之痛的额头上出了微汗,嵌入接受腔的膝盖下方,义肢似乎松动了。

“宋柏晨!”

那一瞬间,喻书眠的眼中能够喷出火来。

爸,对不起,今天女儿就破一次例!

“打我可以!但顾言之不行!”

喻书眠一个飞旋腿踢在了宋柏晨的大腿上。

没想到是他小瞧了这个小土妞儿,还有两下子。

天台上有废弃的桌椅板凳,宋柏晨招架不住来势凶猛的疯子。

情急之下抓住了一根废弃的铁棍与她博弈。

“你这个疯子!来啊!小爷我不怕!”

躺在地上的顾言之忍着疼痛挪到了后面的空地上,伴随着疼痛,一阵一阵的抽搐。

没人敢去扶他。

他现在的样子,有些恐怖。

青筋暴起,双目险些赤红。

一向高冷完美的校草形象,那一刻在不少人的心中便崩塌了。

少女们以为,所有的英雄都是完美的,所有的美男子都可以英雄救美的。

殊不知,顾言之根本做不到。

“宋柏晨!你住手!”

顾言之无助的大吼着,有些狼狈。

喻书眠彻底爆发了,那一刻她不知道为何破例。

也许是为了顾言之,也许是为了父亲。

也许……两者都有。

拼了命想要要保护的人,是顾言之。

即便她有些功夫底子,终究是双拳难敌铁棍。

“顾言之!”

喻书眠嘶吼,一脚踹飞宋柏晨,身子正快速向顾言之移过去。

宋柏晨脱手扔出去的铁棍本想打喻书眠,去不未曾预料到偏离了方向。

那一瞬间,顾言之以为自己就那样废了。

是那一道光撑开了他的世界,如神明降世。

喻书眠突破自己的极限接住了那根铁棍。

“宋柏晨!住手!”

校长和教导主任赶来了现场,却晚了一步,没能阻止。

“喻书眠!”

“眠眠!”

“小绵羊!”

她似乎一瞬间听到好多好多的声音,有顾言之的,还有倩倩和秦淮的。

喻书眠嘴角似乎在倒下去的最后一刻,勾起了一点点弧度。

终于,她替他挡下来了。

那之后她便失去了知觉。

顾言之疯了似的,抱着喻书眠的身体。

“喻书眠!喻书眠!”

额头上全是血,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

流了顾言之一身。

那一天,他永远都记得,不敢忘记。

唯一照进心里的光,在那一刻害怕熄灭。

天台一战,南川喻书眠就多出来一个名号——“南川小霸王”

林筠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喻书眠,眼泪都快流干了。

眠眠这性子,还是随了喻涣。

躺了三天的喻书眠康复得还算快,只是那缝了七针的额头左上角有些难看。

医生说要一个月才能拆开纱布。

“眠眠,要不,我们搬去其他地方吧?”

林筠劝她,喻书眠年少气盛,她知道父亲的事情,但也无所畏惧。

“妈,爸爸是清白的,行的端坐得直,我们怕什么?!”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不用害怕的。”

床头上有容晓倩和秦淮来看望她送的礼物,还有一些水果。

“顾言之来过吗?”

“没有。”

喻书眠有些失落,早早地就回家静养着了,好在没有什么后遗症。

当铁棍飞向顾言之那一刻,她的心都快被震碎了。

只知道去挡那铁棍,而来不及考虑后果。

“眠眠,早餐放桌上了。”

林筠赶着出摊,江安河也找到了新工作,江舟早早就去了学校。

一家人都回到了各自的轨道上。

仿佛只有她,还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喻书眠像往常一样,提着馒头鸡蛋睡眼惺忪的下楼。

正对着楼梯口的梧桐树下,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靠着树,手上提着一个粉色的礼品袋。

“顾言之?”

喻书眠以为是自己没睡醒出现幻觉了。

顾言之走向她,携着万千星光而来。

“喻书眠,我回来了。”

“以后,我陪你一起上学。”

喻书眠感觉好不真实,便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那以后还走吗?”

“不走了,陪着你毕业。”

初夏的阳光撒在梧桐树叶上,云似乎也静悄悄的落在枝头,倾听她们的谈话。

“毕业以后呢?”

喻书眠突然变得贪心了起来,她想要的远远不止毕业。

“嗯?”

这个问题,他来时还没来得及思考。

“毕业以后的我们呢?”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考同一所大学。”

她追随她的光,落在了心里,流淌在身体的每一处血液里。

“好啊,不许反悔!”

少年笑的有些傻傻的,眠眠的两个小梨涡荡漾进了顾言之的心。

那年夏天,互相许下了承诺,要成为彼此的光,永远追随。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