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遇见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遇见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这场命中注定让我愿追随一生。——《眠眠》

江安河看着落满灰的川大毕业证,心中想翻案很多年了。

当年毕业后接的第一个地产项目就出了人命,还背了一身官司。

判了三年才被放出来。

那一年,他江安河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毁了。

所有的栽赃陷害都让他没有还手之力。

忍气吞声,被迫向现实低头。

窝囊的过了大半生。

“安河,又在想当年的事吗?”

林筠知道这些年他一直都想着翻案。

可是,十多年的事情了,谁还会有证据?

即便是有,斗得过那些权贵吗?

“眠眠以后还有她的人生,我这样的案底会害了她。”

“我知道,江安河,当初我嫁给你就想清楚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江安河提前告诉她自己是有案底的。

林筠当时一眼就认定了江安河。

一时冲动就和他结了婚。

不知是鬼迷心窍……

还是心甘情愿。

江安河也搜集到了不少证据,只可惜自己现在没有钱,打不了官司。

这根刺埋在心里很多年了,没拔出来始终都是一个坎儿!

若是没有那一桩栽赃,自己现在的人生又怎回会这一地鸡毛?

所幸,上天怜悯他,赐予了他这样好的妻子。

虽没有什么文化,固执了些,但是在他心里就是最好的。

喻书眠最近刷题那是如鱼得水,好似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刷题速度能赶上顾言之了。

“顾言之,今天你要去弹琴吗?”

“顾言之,今天你要去集训吗?”

“顾言之……”

喻书眠一抓住顾言之的空闲时间就围在他屁股后面转。

秦淮和容晓倩就那样静静地盯着她俩。

容晓倩摇了摇头,淡然的说了一句:“没救了。”

秦淮点头同意,小绵羊准是入魔了。

苏暮云煞是羡慕喻书眠。

无论她做什么,顾言之都不会觉得不耐烦。

这一份特殊待遇,只有喻书眠才有。

“说吧,什么事。”

顾言之受不了她这穷追猛打的样子。

扰得他心神不宁,有些把持不住。

“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顾言之自然知道喻书眠说的搬回哪儿。

他也想搬回来,可是……

父亲因为上一次自己擅自搬去姥爷家住,和自己差点决裂了。

“想我搬回来?”

顾言之话里有些轻薄,惹得喻书眠不敢正眼看他。

“不说话那就是不想了。”

“想!”

这一声真够大声的,班里人都知道她想了。

至于想什么,令人匪夷所思……

“喻书眠,王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黎元最近褪去了眼里的冷清,也生出一丝光来。

“你犯事儿了?”

容晓倩转过来问她。

“没有啊,乖得很我最近。”

喻书眠迷迷糊糊的奔出门,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抱书的男生。

书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喻书眠赶紧替他捡起来,那男生也不客气就那样直直的站着等她把书收拾好。

“走路不长眼睛的吗?”

语气极为不耐烦。

喻书眠虽然心里听着不舒服,但还是一个劲的道歉。

来不及细看那人长相,就急急忙忙的去了王妈的办公室。

“哪个是喻书眠的座位啊?!”

秦淮一听心中不爽,这谁啊,语气这么不客气!

“你谁啊?脾气这么冲!”

见他穿着一身校服,身上尽是社会气息,没一点正形。

“你大爷——宋柏晨!”

秦淮也是个火爆脾气。

本是为了小绵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惹了一身骚。

宋柏晨瞧见了那桌子上卷子的名字。

正要一屁股坐下,被顾言之给抓住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顾言之,一把抓住他,不让他坐。

“这不是你的位置。”

“今天我就坐她这儿了!”

“你坐一下试试!”

顾言之转过头,眼神与他撞上,擦出无形的火光。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今天,他就坐定了!怎么着?!

宋柏晨一把搬倒桌子,将喻书眠的书全部倒在了地上。

恰巧被回来的喻书眠看见……

顾言之认得他,是江远集团宋淸的独苗。

“请你起来,这是我的位置。”

喻书眠好言好语,那拳头都捏紧了。

班上看热闹的人也围在外面,议论纷纷。

“我就不起来,就坐这儿了,怎么着?”

宋柏晨天不怕地不怕,这南川中学还有他们宋家祖上留下的股份呢。

喻书眠答应过死在擂台上的父亲,不再打架,要好好学习。

这一次,她就忍了。

顾言之松开宋柏晨,帮着喻书眠捡书。

还是容晓倩机灵,早早地请来了王麻才避免不好的事发生。

“宋柏晨,这才是你的座位!”

王麻一身刚正不阿的气息,勉强镇住了狂妄的宋柏晨。

王麻也难做,这学生本来是拒收的,结果他那金主爸爸宋淸亲自将他送到三班来。

这可不是省油的灯,以后不知道还要惹出多少乱子。

“小绵羊,你怎么惹上他的?”

秦淮一下课就忍不住八卦。

“我都不认识他。”

喻书眠今日心情全无,都被这疯狗给搅得。

顾言之咽在心里的话也憋了回去。

宋柏晨不以为然,他又不是来学习的。

只不过是来帮宋淸盯着喻书眠的一举一动。

江安河想翻案,若是成功了,他宋家就完了。

“怎么样,今天没给我惹祸吧?”

宋柏晨扔了书包就倒在了沙发上。

“放心吧,只要零花钱到位,保证不惹乱子。”

宋淸对这个逆子没什么好说的,江远集团也没打算交给他。

都说孩子是上辈子积德抱怨来的。

可能,上辈子他就缺德,得了宋柏晨这么个逆子。

“江安河的女儿怎么样了……”

“很平常,土味得很。一个小土妞儿能掀起什么风浪。”

宋淸不放心,十几年前的那两条人命,是他这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噩梦。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宋柏晨闭上眸子,翘着二郎腿。

脑子里早就想好怎么对付那个小土妞儿了。

喻书眠坐在窗前,望着对面紧闭的窗户,失了魂儿。

今天还没听到顾言之的答案呢。

喻书眠拿出日记本,在上面写道:

喜欢你,是青春的秘密。

【喻书眠喜欢顾言之,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顾言之喜欢喻书眠,是顾言之一个人的秘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