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翻身咸鱼把歌唱

喻书眠感叹命运的不公,与顾言之成为同桌的机会就那样失之交臂。

王麻特意将她调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她现在成了老师眼皮子底下的人。

“顾言之,很高兴和你做同桌。”

顾言之冷着脸“嗯”了一声,就没有然后了。

顾言之现在的新同桌是仰慕他已久的人。

学习委员苏暮云。

从初中的时候就将顾言之定位了自己追寻的目标。

一路上遥遥相望,默默看着他。

一直都没敢和他说上话。

喻书眠有时候心不在焉,忍不住回头看后面的顾言之。

少年总是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随时都聚精会神。

甚至幻想他也会抬头看看自己。

“喻书眠,今下午该我们两个做值日了。”

同桌黎元提醒她。

黎元戴着一架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

脸部消瘦的线条衬得整个人犹如民国时代走出来的教书先生。

“黎元,你为什么每天这么安静啊?”

喻书眠和顾言之坐在一起一向话多。

现在搬来了安静的黎元身边,有些不习惯。

“我不知道说什么。”

黎元有些腼腆,尴尬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呀。”

黎元憋了半响,才憋出了几个字。

“你妈妈做的煎饼很好吃。”

“啊?”

喻书眠愣住了,她不知道黎元会说这件事。

“真的,你没吃过吗?”

黎元这人死脑筋,没看出来喻书眠有些尴尬了。

不过,她还真的没有吃过母亲做的煎饼。

所谓的自尊心在作祟。

一向都是背着母亲的煎饼摊子绕道走。

顾言之在后面一直看着喻书眠和黎元的一举一动。

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有种上去制止他们的冲动。

“顾言之,这题我不会,你能给我讲一下吗?”

苏暮云拿着卷子挪到了顾言之的桌子上。

“我还有事。”

顾言之书包都没收拾,下课便径直走了。

喻书眠的余光看到了消失在教室门口的背影。

心中一下子落空,也不再同黎元讲话。

教室里只剩下做值日黎元和喻书眠。

今日的黄昏,显得有些焦躁。

对面传来的钢琴声不再是柔和缓慢。

她从琴声中能够明显感受到顾言之的暴躁。

做完值日天都快黑了,喻书眠听见钢琴声也停了许久了。

失了魂似的望着那音乐教室看了几秒便转身走了。

新的学期,喻书眠似乎又变成了才来南川中学的胆小鬼。

不再同人说话,也没了同顾言之一起上学的机会。

那一个月,对喻书眠来说,煎熬无比。

只盼着分班测试能够快点来。

“眠眠,分班成绩出来了!”

容晓倩激动得拉起喻书眠就跑。

学校的公示栏前被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高高的身影站在人流中无比的耀眼。

看背影就能知道是顾言之。

他的一切都已经深深刻在她脑海之中,想忘都难。

少年不经意间,那嘴角上扬的弧度印在了喻书眠的眼里。

如果,能够再和他做同桌该多好。

她在心里想了无数遍再做同桌时的场景。

“喻书眠,你在妄想什么!”

赶紧一巴掌将自己拍醒。

“考得还不错。”

顾言之不知何时站在她跟前同她说话。

他这是在夸自己吗?

喻书眠有些手足无措,只是平淡的道了声谢谢。

事后想起来就想抽死自己。

为什么不再赖着脸和他说还想和他做同桌!

林筠遂了她的愿,留在理科班继续做她的咸鱼。

“顾言之,我厉不厉害?!”

喻书眠终于可以在他面前昂首挺胸一次了。

“你最厉害了。”

虽知道顾言之在敷衍自己,但心里还是开心的。

喻书眠心里庆幸这一切都是天意。

她和顾言之又做回了同桌。

她这是翻身咸鱼把歌唱,咸鱼也要变锦鲤的转运节奏。

而她根本不知道,能够再续这一段同桌缘,是顾言之去找王麻求了个人情。

承诺了六月份必拿化学竞赛金奖。

这才换来了和她做同桌的机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