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你好,邻居顾老师!

暗恋中的无数次偶遇,都是蓄谋已久。匆匆一面,也能甘之如饴。——《小霸王日记》

饭桌上的气氛很是凝重,难得的星期六本该高兴,却因为成绩的事变得沉重。

“成绩出来了吧?”

林筠语气有些波动,等着好消息。

“嗯。”

喻书眠低头不看她,大口干饭。

“怎么样?”

“我姐肯定第一名啊!”

江舟不安分的直接快人快语。

喻书眠来不及解释什么就被林筠的话打了回去。

“那就好。”

林筠似乎想起来什么,一向她的数学成绩不是很稳定便特意留意了一下。

“数学考了多少?”

喻书眠夹了一大筷豆芽放在嘴巴里。

足足嚼了一分钟才想好怎么骗她。

“140.”

她也真敢说。

“继续努力。”

林筠听到这个分数心里像吃了蜜一样。

觉得这么累也值得。

晚上林筠特意从洛姥爷那里买了鱼回来,给喻书眠熬了鲫鱼汤。

“学习辛苦,也要补补身子。”

林筠亲自将鲫鱼汤端到了喻书眠的卧室,看着她喝完才放心离开。

面对这两日的大鱼大肉,喻书眠心里难受得紧。

喝一口汤吃一块肉。

仿佛那罪孽越来越深重。

骗人的滋味真的是太不好受了,喻书眠每日只能将自己关在房间学习,只能下次考好来弥补这一次谎言。

“眠眠,出来把鲫鱼汤喝了。”

林筠将鱼汤放在桌子上便准备出摊了。

“妈,你吃中午饭了没?”

江安河和江舟都在午休,林筠抽空回来给喻书眠熬了鲫鱼汤,这又要准备出摊了。

“吃了,这鱼汤赶快喝了。”

林筠今日似乎有些高兴。

“这鲫鱼可是洛爷爷给你补身子的,让你好好学习,没收咱钱。”

兴许母亲在为这件事高兴吧?

洛爷爷平日里与江家来往皆是分享邻里之间自己种的的蔬菜水果,一来二往便熟了。

江安河住院护理费用的那五万都是洛爷爷借给江家的。

“对了,洛爷爷的孙子也搬过来了。”

“洛爷爷还有孙子?”

喻书眠随口这么一问。

“我方才问了,也是南川中学的。”

喻书眠没有接话,反正和自己的关系不大。

“说不定以后你们还能一起上下学。”

喻书眠大口喝完汤准备进屋,却被林筠的话给扯住了脚跟。

“顾言之,你认识不?”

顾言之?!

“妈,叫什么?”

喻书眠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顾言之。”

“不和你说了,我走了。”

林筠换好鞋,急急忙忙的合上了门。

喻书眠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我没听错吧?”

“顾言之是洛爷爷的孙子?”

“还搬到小胡同来了?”

“就在我对面?”

一连窜的狗血剧情在自己脑袋瓜子里开了花。

恨不得马上拿起笔写个《高冷学霸竟是我的邻居??》的剧本出来。

喻书眠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家里厨房翻到了母亲自己种的黄瓜。

洗干净后套上了塑料袋儿。

想了想,塑料袋不妥,赶紧进卧室拿了一个粉色的礼品袋。

礼品袋装黄瓜,简直绝配!

喻书眠又在镜子面前照了照,特意涂了唇膏。

突然又觉得刘海有点油,又赶紧洗吹一顿操作。

一切收拾妥当才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一道身影快速的掠进了对面的单元楼里,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

心中如同小鹿乱撞,鼓了几次气都没敢敲响。

“万一是顾言之来开门怎么办?”

“我是先说什么好呢?”

喻书眠脑袋一团浆糊。

纠结彷徨之际,门突然打开了……

“喻书眠?”

顾言之诧异的看着她,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

“那个……我,我是来给你送黄瓜的。”

喻书眠真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言之,是眠眠来了吧?”

姥姥一听这声音就晓得。

洛姥爷接了眠眠进屋一阵寒暄。

喻书眠的眼神似有似无的忍不住瞟向正在整理房间的顾言之。

“眠眠,以后可以和言之一起上下学啊。”

喻书眠听到此话,脑袋一灵光。

“好啊……”

喻书眠看向了顾言之。

少年低着头,没有回答。

她很愿意啊,就是不知道顾言之愿不愿意。

【我愿意】

顾言之心中默许了一句话。

两人似乎心有灵犀却不点破。

喻书眠激动得大半晚上才睡着,她的房间与顾言之的房间遥遥相望。

恰好能够看见对面卧室的窗户。

正对着顾言之的卧室。

“眠眠,鱼汤放桌子上了。”

喻书眠一阵风似的喝完鱼汤就窜出了门。

往日,都是赖床不想起。

今非昔比,她得创造和顾言之的偶遇!

冲下楼的时候,没见着顾言之的身影。

“奇怪,刚才明明看见他下楼了。”

喻书眠左右环视,自言自语。

“没想到,你还有这偷窥的癖好?”

顾言之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吓了一机灵。

喻书眠想解释什么,顾言之自顾自的走了。

她就像顾言之的小尾巴,默默地追在后面。

林筠早早地就出摊了,逢人就夸她家闺女又考了第一名。

天天如此。

遇见不同的人都要拿出来说说。

“刚才那不是喻书眠的妈妈么?”

“对啊,上次来学校闹事那个。”

“喻书眠没考第一名吧?”

“就是,也太虚荣了。”

两个女生肩并肩议论着。

这件事在班底下也就纷纷传开了。

除了喻书眠和顾言之,其他人都知道。

那日,班主任王麻碰巧也到林筠的煎饼摊上卖煎饼,也提及此事。

做完一个煎饼的时间,喻书眠撒的谎全部露馅。

“顾言之,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喻书眠眼巴巴的看着他,一脸祈求。

“什么事?”

“能教我学钢琴吗?”

喻书眠这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第一次看见顾言之坐在钢琴前,指尖流动的音符能够摄人心魄。

“怎么想学钢琴了?”

“就……喜欢。”

顾言之凑近她,喻书眠看着那一张线条优美的脸忍不住摒住了呼吸。

“那……学费怎么算?”

“啊?”

喻书眠婴儿肥的脸傻乎乎的,让顾言之没有抵抗力。

后来,喻书眠自诩很是有钢琴天赋。

自顾言之教会她基础之后,年复一年都没有落下学琴的功课。

“轰轰轰~”

毫无防备的一场雨将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

和喜欢的人一起淋雨,似乎是一件再浪漫不过的事情了。

刚打开门,喻书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严峻气息。

林筠正拿着鸡毛掸子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旁边是正在写作业的江舟。

江安河坐在轮椅上给她使劲使眼神,让她快跑。

喻书眠却没反应过来,以为老妈收拾的人是正在写作业的江舟。

却不曾想……

那鸡毛掸子一顿噼里啪啦落在了她的屁股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