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换种方式陪你

父亲本也是光芒万丈,只因一次错判,毁了半生。——《小霸王日记》

林筠将自己当年仅剩下的一点存款拿了出来,那是林筠母亲留给她的唯一念想。

形势所逼,不得不忍痛割爱,断了念想。

期中考试迫在眉睫,喻书眠不得不先回学校复习参加考试,江安河也犟着要回来修养,林筠依了他,这样也能省下一笔费用。

江安河坐在轮椅上,还不习惯用轮椅的他总是会将家里弄得一团糟,林筠只能一边抱怨一边收拾。

晚上,喻书眠进房间给他送药,看见父亲背着灯光戴着老花镜在看着什么。

“爸。”

江安河听见眠眠的声音,一下子将那份文件压在了报纸下面。

“眠眠,我来吧。”

喻书眠将中药递给他,借口母亲要洗衣服,在他房间收拾脏衣服,眼睛却不自觉的瞟到了那张报纸下面。

无形之中有一丝强大的牵引力驱使她很想看看那下面藏着什么秘密。

趁着江安河喝药的时间,喻书眠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尖撑开了那张报纸,映入眼帘的东西让喻书眠失眠了一晚上。

“爸爸居然上过大学,还是国内顶尖的川大。”

“可是……为什么爸爸要去工地做零工呢?”

“这样的学历在九三年出来到现在,应该也小有一番成就才是……”

喻书眠在心里无数遍猜测为什么江安河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五天没有回学校的喻书眠再次回到三班时,都觉得有些陌生了,尤其是现在同学们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

“顾言之,她们……怎么那样看着我?”

喻书眠颤颤巍巍的坐下来,打开书包漫不经心的问着旁边顾言之。

“都快熬成熊猫了,谁不奇怪?”

喻书眠噘嘴,他就知道挑自己的短。

这些天,班上关于她的传闻那可是五花八门的。

喻书眠因成绩太差,被南川退学了。

喻书眠因招惹冰山顾言之不高兴,被退学了。

喻书眠因压力太大,自动退学了……

后来容晓倩将这些流言蜚语告诉她的时候,竟逗得她有些想笑,原来南川这样紧张的学习环境下,大家也会在私下里八卦。

“明天考试加油。”

顾言之架了好大的势才说出来,却被喻书眠平淡的一句“你也是”给打发了。

她还在疯狂刷题,下课铃声她也是闻之不听,继续学习。

他心中清楚,自从喻书眠从医院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下课也不说话了,上课也不走神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样的喻书眠让顾言之现在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再主动找他说话了,一心眼儿里只有刷题学习。

“有不会的吗?”

顾言之主动抛出橄榄枝,就想留下来再陪陪她,以前她们都是一起出校门的。

“没有。”

喻书眠回答得很决然,继而低头刷题了。

“好吧……那我走了?”

“嗯。”

顾言之心中有些失落却又有些生气,提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喻书眠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真希望他能够向上一次折回来。

【喻书眠,你在想什么!学习学习!】

立刻掐断了不着边际的想法,顾言之没有折回来,而是转身去了教学楼对面的综合楼,打开了音乐教室。

缓缓而来的琴声让心情燥热的喻书眠内心得到了宁静。

从理查德的《Lyphard Melodie》到舒伯特《 Serenade》无限循环,那琴声渐渐地飘进了少女的心。

黄昏的余晖撒在琴盖上,隐射着顾言之轮廓分明的下颌线,长长的眸子上还沾染这点点余光,待到教室的灯熄灭后,少年方才停止了指尖的跳跃。

晚上,喻书眠伏案夜读的时候,耳边仿佛还飘荡着黄昏时的琴声。

情不自禁的打开了日记本,在上面按照脑海中的印象画下了那弹琴的少年背影。

末尾添了一句话:愿心中所想,如诚实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