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道场新客卿陶雨田

“什么礼物?”一听有礼物,陛下立即脸色和气了。

陶罐把自己的罐子一翻,立即就从里面倒出了刀疤等几个。“就是这几人被任氏家族雇佣,还接受了天鬼组织的指派,拿着失魂香引诱凶兽们攻击咱们。他们就想让咱们的新城和城里人全部毁灭。”

陶罐把态度摆的可端正了。它现在是陛下的罐了。

“就是他们呀。”陛下仔细看看昏迷在地的几人。问道“这几个都是什么人啊?”

“那个刀疤跟道庭的某个道子关系亲密,经常为对方处置一些不听话的下属,杀死一些对头,暗中干些杀人越货的事情什么的。其他几个都是他自己找来的散修。这几人还有另外俩个葬身之前石灵阵前的,合成东荒七魔。”陶罐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的?”陛下好奇的问道。

“咳咳,我其实一直都隐身在刀疤的储物袋里。道庭和一些野怪毛神对我们这些异类,都特别的感兴趣,他们都想炼化我们为他们所用。哼哼,当我们愿意跟从他们不成?

也不擦干净脸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陶罐不屑的说道。

其实陶罐之前早就蛊惑了刀疤,做了多年刀疤的金手指老爷爷。当然也没把刀疤往好道上领。但是刀疤一个凡人,受不住蛊惑非要给他当傀儡,能是它陶罐的错吗?

必须不能啊。

“我陶雨田,怎么着也等侍奉陛下您这样的主人啊。”

“你还挺挑拣的啊?”陛下好笑的问。

“那总不能让我随便拜个毛神当主人吧?”陶罐嘿嘿,十分狗腿的笑道。

“行吧,接下来你把这几个人处理掉。”陛下不以为意的道。“我要回去了。白蓉蓉等陶罐处理掉这些人之后,就带它去见金元子。金元子会安排它好好进入道场修行的。

你呢,这次事情办的不错。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去道场的书阁选一门道决或者秘术。”

“多谢道主大人。”白蓉蓉立即大礼拜谢。

陛下早在对方大礼拜谢的时候就不见了。

第二日一早,青瑾刚刚迷糊过去。

就有护卫急匆匆的走到他的卧室外。“大公子,出事了。”

青瑾一个激灵翻身起来,然后快速的穿戴好自己就走了出来。“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盘龙山东荒入口那边山下,死亡了大量的八九阶的凶兽。鲜血都把土地给染红了,煞气经久不散。凡人和家畜都难以接近那块地方。”

“大量是多少?究竟死了多少凶兽?”

“至少三千只以上,可能实际行比这个数字还要多。”老赵神采奕奕的走了进来,此时他的脸上都是兴奋。“这下咱们可发了。我已经让护卫们叫上青壮组织队伍下山去捞尸体了。”

青瑾惊愕“死了那么多凶兽,还无声无息的,我们这样下去捞尸体真的不会有什么不妥?”

“能有什么不妥,这是明摆着,是有凶兽趁着咱们建城过来挑衅。甚至这背后可能有其他道主或者是什么势力来当幕后黑手。可是咱们水下那位也是不是吃素的,被挑衅了能不做点什么。

所以祂就把那些来犯的凶兽们直接给干掉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老赵一副我早就明白了的表情。

“赵伯,你是说干掉那些凶兽的是水府的那位道主?我师尊?”青瑾惊讶。

“肯定的,就是祂。也没别人能够这样不声不响的就干掉那么多的凶兽。”老赵道。

“那若真是祂,这次可真是太感谢祂了,若是不祂出手,我们整个城池都得覆灭。”青瑾感激的说道。

“这是自然。我们这次都被那位道主救了一命。日后有用的上的地方,你就说。咱们一定好好给道主办事。不过你现在最该干的事情,是去那边山下主持大局,我担心有人不要脸盗取我们的凶兽尸体。你若是去了,他们看在道主的面子上,也不敢强抢我们沈氏的东西了。”

青瑾听了哭笑不得“行,行我这就去。”

等到青瑚醒来的时候,全家除了她自己,都去捞尸体了。

别看凶兽死的惨,很多都是死无全尸。但是血肉泥也是好东西。至少它可以肥田。种药中粮食都能用,总之不能浪费了。沈家的青壮们几乎挖地三尺,把混着凶兽血肉的泥土都给刮走了。

沈家收战利品收的这样干净,简直让其他的人无路可走。不过没有白捡到战利品咱们还可以买呀。反正沈家也吃不下这么多的凶兽肉。

等到沈家把战场打扫完,各位商队和商铺的话事人们又跑去围堵沈芳叙了。

到是青瑾在收拾完自己的事情后,就去了道场那边。

拜谢肯定要有。

不过刚刚一进入道场,青瑾就发现道场里似乎有了新变化。原本只有无穷无尽光的道场里,又有了其他的大道的气息。什么暗影大道,什么暗之大道,水之大道,冰之大道等气息一一显露在道场之中。

这些新加入的大道气息虽然不是主流,但是人家也挺顽强的生存在道场之中。

因为有了水之大道,冰之大道的气息,所以青瑾落入道场之后,也感觉到道场跟自己多了几分契合。

青瑾一来就直接去找金元子了,刚刚走近,他就发现金元子身边竟然站着一位中年黑袍人。

对方清瘦的脸上还留着文人雅士们喜欢的小胡子。

虽然人一身黑色的袍子,但是人白皙,笑起来还有几分和气。

“金元子师兄,这位是?”

“青瑾啊,是你来了呀。这是新近醒来的道场客卿陶雨田。”金元子亲切的给青瑾介绍道。

“这是沈青瑾,是我家道主的亲传弟子。”

金元子刚刚介绍完沈青瑾的身份,陶雨田立即热情的迎接了上去,然后握住人家的手不放。“哎呀,是沈师弟啊,我是你陶师兄陶雨田。”

青瑾:“……”

新来的姓陶的不仅态度有点奇怪,太热情了,就连介绍都很奇怪。什么叫新近醒来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