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祖母和二叔

“二叔?”青瑾瞬间就领悟到了二叔的自我牺牲。为了家人他自动蹉跎自己最黄金的修炼年岁。

咳咳咳,沈二叔掩饰的咳嗦俩声。

“但是你千万别学你那个怂蛋二叔。我是一点都不建议你那么干的。做人做事就得高歌猛进!委曲求全那是人干的事情?”

沈二叔听了这话,都想找本书把自己脸挡上了。

每次一提这个事情,大哥总要数落他一顿。

沈家二婶刚想说话,就被沈芳叙一个冷眼给瞪回去了。

他自己资质不好,都筑基了,他弟弟天赋那么好,要不是认识了沈二婶,怎么可能暴露自己的天赋,怎么可能蹉跎到现在还是一个炼气境大圆满?

扯啥犊子呢?再敢乱说就把你送走。

面对大哥的眼刀子威胁,沈二婶儿立即没义气的萎靡了。

沈二叔幽怨的看看妻子,他从小没有母亲,常年生活在大哥的照顾和威胁下,自然不敢反抗。但是媳妇你也不敢,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沈二婶讨好的看向了自己郎君:没法子啊,大哥太凶了。

沈芳叙没理会俩人眉眼官司,继续数落沈青瑾道“被道庭盯上是坏事也是好事儿。坏事就是以后生存压力大了,你得尽快成长起来。至少要成长到道庭轻易不敢招惹你。

好事儿呢,说明你天赋确实出类拔萃,都被道庭忌惮了。

自从道庭有了元辰易术和其他几本预测未来的书。他们给自己新生代道子选择红尘炼心的目标就都是你们这些资质超等,前途不可限量的寒门子弟,破落小家族出身的懵懂小子。

红尘炼心不仅可以磨砺他们的心境,更可以趁机替道庭斩断你们的未来。

要不然为什么这个事情道庭要下手,邪教的人也要下手?是吧,宁小子?”显然哪怕宁七还没有介绍自己的背景,沈芳叙也已经看出来了。

宁七立即大大方方的点头称是。“沈大伯,我是古圣教的道子宁昆仑。确实是我师傅安排我过来接近青瑾。他说青瑾身边有一个道庭的道子,让我多主意点,别让青瑾着了道。”

“没事儿,你坐下吧。孩子资质太好,我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沈芳叙道。“毕竟超等的资质也不是谁都能有的。”

“超等资质?谁,我吗?”青瑾不解的反问。

“自然是你,青瑧还有青瑚了。”沈芳叙没好气的讲述道。“若不是超等资质,哪里会惹得外人忌惮。”

“超等资质,我不是一等吗?”青小瑚指着自己鼻子?

“谁家一等资质能闲着没事儿就在手里凭空凝聚一块土坷垃?这种事儿,也就你二叔干过,小时候捏着一颗种子一会儿就长成了一棵带着果子的小树。”沈芳叙没好气的吐槽道。

咳咳咳,沈二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二婶听了这话,立即骄傲的勾勾嘴角,就好似沈芳叙讲述都是她自己。

“当初青瑾说他感觉到身体不对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找人探查,也是因为青瑾当初虽然表现的很好,但是也不是正常超等资质该有的修炼表现。要知道你二叔幼年时期可不是你那个样子的。

青瑧一出生,就身体弱,后来他表现的修炼天赋差了点,我也没多想。毕竟我跟你二叔天资的差距也非常大,那不也是亲兄弟嘛。

谁能想到人家还在青瑧是个胎儿的时候就下手了?”沈芳叙气道。

其实青瑧的资质到底如何,现在也追查不出来了。

虽然沈芳叙和自己娘子的资质不怎么样,但是却不代表孩子的资质就差。就像沈芳叙他爹自己资质也差,不过中等资质,跟沈芳叙一样。但是沈老头活着的时候就生了沈二叔这个资质超等的孩子。若不是当初的沈家老族长(现在族长的爷爷),非要让他隐瞒孩子资质,沈二叔说不定就是族长了。

不过老族长这样安排,也是有缘故的。等沈二叔后来出去游历就知道了。

“阿爹,咱家这一房的修炼资质怎么都这么好?”青瑧忙好奇的追问。

“这应该是你们祖母有关。你们祖母当年生下你二叔之后就离开了,你祖父说,应该是你祖母的资质极好,所以你们的资质才那么好。”沈芳叙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祖母去了哪里了?”青瑧不解的问。“为什么离开呀?”

“不清楚。你祖父也没说。”沈芳叙也不知道自己亲生母亲离开的原因。“不过肯定有不得已的原因。要不然哪个亲娘能够扔下嗷嗷待哺的小儿子离开。

你二叔到现在还那么瘦,都是因为小时候没养好。”

沈二叔瑟瑟发抖,求别说了,我长不胖,那不是因为多少年前没养好,那是因为我后来吸收的太好了,而且我自己也不想长胖,真的,大哥求求你了,别拿我举例子了。

沈芳叙却不理会沈二叔那求饶的小眼神,继续道“青瑾,你拜入这个新道场有什么感觉?”

“感觉道主很古老,大概是一尊古神,或者是古魔。祂应该刚刚醒来,道场里还很不完善,也没有什么人和其他生灵。道场的管理者是器灵金元子师兄。它好像能够幻化成人类。

金元子师兄似乎知道很多隐秘,他还说,东阁山道场的道脉源头,就是当初他们道主送给贺兰古雷老祖的一部石书,就是那部元辰易术。

我有点不大明白,那元辰易术不是预测未来的书吗?怎么能够成为一脉的道脉源头?”

“那是因为元辰易术不仅能够预测未来,还能够借用星辰之力,施展各种强大的道法。”沈芳叙笑道“若真是跟贺兰家有这种渊源,那青瑾你算运气好的。这位道主还是挺适合你的。

你要知道异类道主,并不是个个都对我人族抱有善意的。

就像道庭,也不是个个都缺德浑身冒坏水。”

呵呵呵,冯四娘笑了起来。“青瑾年纪也不大,还没真正出门游历,不懂这些也正常。”对于自己大儿子把什么道庭道子,邪教道子什么的都给招来了的表现,冯四娘骄傲极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