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齐东玄

“他回来了,我们也不可能再聚了,毕竟青瑾被盯上了。谁知道道庭的人又会出什么歪心思?”赵伯叹息的道。

“赵伯,我现在已经成了道主的亲传弟子,他们应该不敢太过分了。”青瑾安慰老赵道。

老赵摇头。“小子,你太年轻了,道庭之中从不缺乏一些疯子。他们不管不顾,说着一些为了人族的话,实际上却干着损人利己的事情。这些年了,我对道庭已经很失望了。

当年我的家人都被道庭给抓走,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又是为什么被抓走。道庭欠了我一家人和一个解释。可是谁又在乎我是不是需要呢?

这些年来,我从来不想成家,不想要后代,何尝不是因为对命运和对道庭的无力?

或许我当真应该成家了,我至少要把我寻找真相,寻找家人的想法传承下去。”

老赵自爆了自家的隐秘,告诫青瑾道“你不要以为你背后有一尊道主,就觉得自己可以抗衡道庭了。道庭从来都不缺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做的疯子。”

他的话,让青瑾凛然,让宁七认同,让青瑧蹙眉,也让青瑚难受。怎么她想安静的攒个身体咋就那么难呢?

……

魏东亭走出盘蛇山,他的身边就显露一个一身武装的中年道士的身影,长剑就挂在他的腰间。

“莫师叔,你可有随我进入道场?”

对方听了这话,直接摇头“我刚想进入,识海之中就传来禁止的声音。而且我感觉到我若是敢闯进去,只怕是要永远出不来了。”

“幸亏您没进去。你可知道那里面那位是谁?”魏东亭又是激动又是忌惮的说道。

“谁?”中年道士蹙眉问。

“那位就是当年送出东阁石书的那位。”魏东亭道。

中年道士身子一颤。

差点口吐芬芳,说出握草。

“怎么可能?那不是东阁山那边的老头子自己编造的道脉话本吗?”

“不是。我听我太师祖说过,当年贺兰古雷被赠予石书的事情是真的。否则的贺兰古雷老祖不会闯下那么大的威名,更不会在道庭之中占据那么高的人祖排位。

排名第五啊,仅在那四位之下。”

中年道士立即激动了起来“那这位的尊名是哪位?”

“不能称颂尊名。”魏东亭立即严肃的凛然道。

“不能称颂……难道是古神,古魔?”中年道士无力的问。

“不知道是古神,还是古魔,但是必然是其中一位。”魏东亭道。

“怎么会?”

“人家可是一部石书,造就了一位人祖的存在。”魏东亭辩解道。怎么就不会呢?

“那祂怎么会从东阁山跑到这里来呢?”

“说来还是周骁臣他们那一脉弄的事情。当年建立灵药山的时候直接截断了通达东阁山的地下主要暗河。导致东阁山地下水灵脉枯竭。那位被惊醒,悄无声息的就把道场给移动了这里。”魏东亭按照自己的猜测还原当年的真相。

中年道士顿时俩鬓冒汗了。“若是东阁山知道他们道脉源头的老祖居然是这样被挪移到盘蛇山的。只怕当真要跟周家那一脉的灵药山干起来了。”

“这种事儿,随着这位的清醒,只怕是瞒不住的。”魏东亭想到。说来周家的周骁臣天赋惊人,在新生代道子那也是排名前列的。深受道庭之中几位大人物的偏爱。不过这次周家麻烦只怕很大。

“是啊。肯定要麻烦大了。”中年道士也无奈的说道。“难怪那边自从设立了领地之后,就没有人族领主能够安稳的待过俩年。沈家之前,六任领主全部遇难。

谁能在那位的脑袋上活的好好的啊?除非是祂自己同意的。譬如那个沈青瑾,人家是拜入门庭的亲传弟子,真是好命。”

“我听说了那里的异常,一开始还以为那里有什么重宝,才惹得各大势力频频把自己手伸进去。结果我们都失败了。可不是,那里沉睡的那位,可不是比重宝还重?”魏东亭唏嘘又感慨。心中还在腹诽,你说我魏东亭长的也不差啊,为什么人家就可以得到那位的青睐,拜入门庭,他就不成呢?

这货又忘记了他也是道庭的道子了。

“可是为什么就是沈青瑾呢?难道是因为他长的好?”中年道士不解的问。

“或许是因为逆命黑龙的命格。”魏东亭再次叹息道。

“难道那位是一尊古魔?”

“不管是什么,祂对于沈青瑾这种特殊的命格都是极为有兴趣的吧?”魏东亭再道。

“那日后沈青瑾若是真成了大魔头,背后又有尊神魔,岂不是破坏力更大?”莫中年道士凝眉道。

“这谁知道呢?等回去再说吧。我回头问问齐东玄那位究竟是如何成长为大魔头。”

魏东亭带着自家护道者和道军人马刚刚回到梅山县。县令就迎接了出来,还压低声音道“大人,齐东玄齐大人来了。”

魏东亭立即露出麻烦来了的脸色。可是他又不能避而不见。只要硬着头皮进入了花厅。

“沈青瑾捉回来了吗?”齐东玄二话不说,立即就问道。

“没。”

“为什么没有?你们不是去捉人了吗?”他问。

矜贵,冷峻,好似不是凡尘人物的谪仙少年。他单手背在身后,指责来的气势汹汹。眼前的齐东玄不论是脸还是气质,都不负他一直以来在道庭的偌大名声。

“什么叫我们去捉人?我们不过是去调查盘蛇山周围死了不少天鬼众的案子。”魏东亭没好气的说道。他自顾自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哼,那些天鬼还能是怎么死了,指定是沈青瑾背后的邪教干的。你只要把他捉回来,还有什么能调查不明的?”齐东玄质问道。

“我怎么觉得你都要失去了清醒的判断能力?沈青瑾是什么人?”魏东亭忽然站立起来反向质问道。

“他是大魔头。”齐东玄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只是你在噩梦之中的情景。请问,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少年,你凭什么判定他是魔头,他就该死?”魏东亭怒声质问。

“凭……我……”齐东玄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决绝的道“就凭他跟邪教中人混迹在一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