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混元如意

“这是小道师弟地元子随便凝造的,并不是出自什么灵脉,到是让道友见笑了。”一身锦衣,金冠俊美的小少年,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小道金元子,见过魏道友。”

对方做了一个道友见面之礼。

魏东亭赶紧回礼。

“金道长。”他发现竟然看不破对方的修为,立即把冲到嗓子的道友,改成了道长。说定人家是个前辈。而且随意施法凝聚这么大块的土系灵石,那是什么修为,魏东亭一瞬间心肝乱颤。

金元子颔首。

除了自家主子,他其实不用跟任何人客气。

“远来是客,还请魏道友随我等到道场之中坐一坐。”

“叨扰了。”有那一瞬间,魏东亭都不想迈腿了。

“请。”

金元子带着魏东亭和青瑾走侧门进入了客院之中。这里风景华美,带着明显的异族风情。石雕的各种鱼美人,贝精活灵活现。

主客在花厅落座之后,就有几个精致又胖乎乎的五六岁的小童端着茶盘走了进来。

魏东亭定睛一看,居然都是胖头鱼。魏某:“……”

“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茶,这是丹红茶。最早出自深海,我家道主移种了一些在庭院之中。我就没事儿采摘了一些,炒制之后充作待客之用。还请魏道友不要嫌弃简陋。”金元子道。

“不嫌弃,不嫌弃。”魏东亭接过热茶,差点都不舍得喝了。这种八品灵珍属的灵茶,他更乐意带回去细细品尝,喝完之后,极力修炼,好一点也不浪费灵茶带来的各种好处和灵力。

奈何现在是在人家道场之中,所以他也只能忍痛喝了。

一口把灵茶给闷了。

魏东亭才道“我这次前来,是想询问一下,贵道场的道主尊名。另外贵道主将道场设立在人族疆域,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金元子闻言略微蹙眉“其实我家道主一心修炼,不想去管其他的事情。但是踩着我们家道主的脸,作威作福指定是不成的。至于说人族疆域一说,这里一万年前还不是人族的疆域,四万年前,这里是青鬼的领地,再早,十万年前这里赤虎族的家山。从赤虎族再往上追溯个三五万年这里还是一片深海。

我家道主很早就在这里设立道场了,它只是沉眠了一阵子,又没死。”

咳咳,魏东亭一听,就赶紧道“我们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说现在这里是人族的疆域,贵道主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跟我们交易一些。”

金元子听了,点点头道“这个可以。沧海桑田,这里虽然变作了人族的疆域,但是你们也不要做什么驱策我们道主的妄想。我们道主生来贵重,不是你们撮尔小族可以招惹的。”

魏东亭的脸色立即大变。

“你若不信,就把我这话反馈给你们道庭。我尚记得一万多年前,我家道主还未沉眠之前还送过一部石书给你们人族一位首领,他叫做什么来着,好像叫做贺兰古雷。”

魏东亭人腾的就站立而起。“东阁石书?”

“什么东阁石书?”

“是不是一部印刻着元辰易术的石书?”魏东亭忙问。

“是的,你也知道?”金元子好奇的看向了对方。

“竟然是贵道主?”魏东亭的语气之中包含惊喜。“你们家道场从东阁山移动到了这里?”

“东阁山地下水灵脉不知道为什么枯竭了,我们自然要把道场转移地方。这里的地脉水脉若是也枯竭,我们还会转移地方。”金元子无语的道。

“可是其他的古老道场似乎都不能转移道场,只能扎根在一处灵脉之上。”魏东亭疑惑不解的问。

“那是他们根基不行。”金元子语气笃定的说道。根基若是好,例如它自己,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扎入地脉的触角给收回来,然后化作珠子被主人带去任何地方。

“根基不行?”魏东亭更加困惑。而青瑾则是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这俩只一上来就是各种上古秘闻,简直让他恨不得把自己俩只耳朵都竖起老高。

“你觉得开辟道场要怎么开辟?”金元子问。

“自然是寻找灵脉,然后依照灵脉的山川走势,使用阵法修造道场。”魏东亭道。

“你这么想就是不对的。道场,道场,有道才有场。先铸就带有大道气息的福地,再围绕福地修筑约束灵气之壁障,谓之场。你看我家这座道场,其实就是我家道主根基大道的一种表征。

任何生灵在我家道场之中,都有机会可以感悟我家道主的大道。”

陛下使用光之神力铸造了新的小道场,这里自带光属性大道的气息。所以金元子说这里是他家主人的根基大道的体现。

魏东亭头一次听闻这种说法,想了想,就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任何道场都会自带道主的大道吗?”

“不会。得看道场是不是跟自家道主契合一体。就像这里的道场,其实它就是跟自家道主契合一体,混元如意,道主将整个道场都铸成了一体。自然可以随意带走。”

“整个道场都铸造成了一体?”魏东亭听了十分震撼。这座道场他可是观望过,实际面积至少占据了上百亩的地域。这么大的东西真的能够随时带走。

“你是不是在想我们家这个道场是如何能够带走的?”金元子问。

“咳咳。”魏东亭不好意思。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道场它被铸就之后,就达到了混元如意的程度。就是可以大小轻松转化。你看我们现在只有上百亩,其实它可以轻易的变成上千亩,上万亩。只是我家道主不愿意惊扰湖底的生灵,所以特意把它缩小在上百亩上。

其实别说是缩小到上百亩了,整个道场缩小到拳头大小都是可以的。”

魏东亭听了,倒抽一口凉气。

“竟然还可以这样?”

“有一些道主,还能把整个道场化成虚幻,烟泥,直接吸入自己体内。”金元子堪称见多识广,毕竟是活久见。

魏东亭遇上这种最能吹胡的器灵老怪物,哪里是对手。

被震惊的一愕一愣的。

别说是他了,青瑾更是好似被打开了那个谓之玄奇的大门。对修道充满了各种憧憬。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