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家属不服 丹琼昏倒

听闻脚步声,智丹琼擦干眼泪,其雨抬头,循声望去。

来人是白苪。

“丹琼,你好些没?警察过来了,要找你谈谈,你现在行吗?”

其雨扶着丹琼起身,有些担优的看着她。

丹琼面容冷俊:“我可以。”

三人下去,还未到病房,在走廊上,远远即听到叫骂声。

三人快步过去。

门没关,从门口望去,智俊泽正激动、暴虐的一拳打向一个中年男子。

旁边的警察见状,手速极快的制止了他,奈何,智俊泽脚更快,还是狠狠的踢了那中年男子一脚。

嘴里还骂着:“放你娘的屁,杀人尝命,你最好乞求他死了,活着的话,我也会想办法弄死他。我们家不接受道歉,不接受。”

智利伟上去一个耳光扇在他的脸上:

“发什么疯你,给我出去。”

智俊泽狠狠的瞪了父亲一眼,骂道:“垃圾,怂包。”

骂完挣脱警察禁锢着他的手,走到门口,对着刚进来的姐姐和表姐,一阵心酸。

上去一个熊抱,将丹琼搂在怀里:“姐,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有我,我养你一辈子,千万别做傻事。”

说着,一个大男孩不顾形象和场合的掉起了金豆子。

智丹琼摸了摸弟弟的头,隔了一会拉开他道:

“我没事,你也不准哭,一个男孩子,哭什么哭。”

智俊泽擦了擦眼睛,哑着声音道:

“嗯,你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了。”

智丹琼淡淡的嗯了一声,对旁边的白苪道:

“苪苪,麻烦你先带我弟出去,帮我看着他点,他太冲动了。别让他惹事。”

白苪点点头,智俊泽倒是难得的没反驳,乖乖的跟着白苪出去了。

智丹琼和智利伟到底是姐姐和父亲,比一般人了解他,他要留下的话,说不定连警察都能打,想起可怜的姐姐,和一直呵护疼爱他的姐夫,杀人的心他都有。

众人见智丹琼进来,给她让出了位置。

王菲上前,拉着女儿的手,眼睛红肿。

警察见丹琼坐下,想她必是爱害者中的其中一位,亲眼目睹车祸的妻子了?遂而问道:“你是智丹琼?”

智丹琼点点头。

警察见其虽神情坚毅,但眼睛红肿,明显刚哭过,也略有不忍:

“你现在感觉怎样?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明天再谈。”

智丹琼坚定道:“现在说吧!”

又抬眼看了看站在她斜对面的那两位。

警察指了指她看着的中年男人和老妇人道:

“这是肇事者的哥哥和母亲,肇事者还没醒来,刚问过医生,有极大可能成为植物人。”

丹琼冷笑:“我需要做什么?”

警察道:“案发时的情景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们在路口等红灯,对面的小货车闯了红灯,疯了似的朝我们这边撞来。我老公往右急转,他撞了我们后又直直撞向后面的车。”

老妇人抹了一把泪,哭道:“小姑娘可不要胡说,我小儿一向乖巧老实,怎么会闯红灯,还朝你们撞去,那个路口又没有摄像头,当然你说甚是甚了。”

中年男人也道:“是啊,小姑娘要实事求事,我们家虽无权无势,但我弟弟现在人事不醒,莫要诬蔑他。”

智丹琼冷笑着瞪着二人,站起身,走到二人面前。

抬起手,就在警察眼皮子底下,一人扇了一耳光。

离的最近的警察赶紧起身阻止:“我们理解你的悲痛,但请不要动手。”

智丹琼摸了摸打疼了的右手,对着警察点了点头,又冷冷的看着那对母子:

“警察现在都在这里,案发现场可不止我一人,我相信警察会调查的,后面的车也可以作证。”

警察一一在本子上记下,听了她的话,蹙了蹙眉道:

“后面的车主没来得及避开,当场死亡。不过我们会找其他目击证人。”

那老妇人不服:“警察同志,什么目击证人?也许早被他们家买通了,你们不能冤枉我儿,说他又是酒驾又是疲劳驾驶的,他不会的,不会的。”

智丹琼没搭理老妇人的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将当时发生的事又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了遍,末了道:

“警察同志,我不知道你们带这两位来是什么意思,如果想和解的话免谈,我丈夫现在已经没了,我希望一切走法律程序,最好乞求他家儿子醒不过来,否则我一定让他在牢里过下半生,我家不缺钱,我只要他命债命偿。”

那老妇人看智丹琼油盐不进,又一幅凶神恶煞之态,不禁唱起了苦情戏。

“姑娘啊,你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我儿媳跟人跑了,留下两个孩子,我儿子又下了岗,这台小货车还是借别人的。

现在他就要成植物人了。

警察又说什么酒驾,疲劳驾驶,要他全责,我们怎么赔的起啊?

他的医药费怎么办?明明两台车相撞,你们就好心好心,救救我儿子不行吗?”

说着扑通一声跪到了智丹琼跟前,那中年男人赶紧上前扶着老妇人道:

“妈,赶紧起来,这多人看着呢。”

老妇人甩开大儿子的手,两手抓着智丹琼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姑娘啊,求求你,发发好心吧,你要是赶尽杀绝,我们一家子怎么活啊?”

智丹琼刚才回忆那可怕的一幕时,已经苦苦在人前忍耐着巨大的痛苦,这会又被老妇人抓着摇晃,还有这恼人的哭声,无不让她难以支撑。

不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