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踢皮球

智诗琪回到家,并未将昨晚之事告知陈丽。

陈丽昨晚与朋友打了一夜麻将,早上到家倒床就睡,因而并未发现女儿彻夜未归之事,此事就此暂过。

下午,智利伟回了长原,智家人再次齐聚病房,除了智玉芬,人一早就说了,此事与她无关,赡养母亲是儿子的事,只要娘活着,除了过年过节,其他事不要找她,不会来。

不同于昨日的无疾而终,智利伟先做了安排:

“医疗部分除了报销的,其他均摊,至于后续的照料,暂与二小同住,看是大家轮还是请保姆。

此话一出,自是引起轩然大波,第一个跳起来的是陈丽。

“大哥,凭什么均摊?妈最疼的是你,这一群人中,就你上了大学,妈供的。三姐和利满才上了中专还是二姐供的,你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当年你结婚,妈用自己的工龄给买了房的,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凭什么你享受最多,现在给妈养老却要分摊?”

又转身对着智玉芳道:“二姐,昨儿个要不是你气妈,妈不至于犯病,利满更不可能去背。按理说,妈该你全管了。”

王菲本身也不满,陈丽说的是没错,但婆婆对她真心不好,什么也没帮她,对智利伟那是对智利伟,现在智利伟说出钱,她心中纵有不愿,但钱是智利伟挣的,平时她怎么搭娘家,对婆家人又怎么抠门智利伟都不管,但现在关于赡养老娘,如果这点钱她都不肯出的话,智利伟肯定饶不了她,平时看似都是智利伟听她的,但智利伟真发起狠来,她还是怕的。张了张嘴,想开口说点甚,智利伟一个眼神飞过来,吓得她赶紧闭了嘴,再不多言,反正不是她妈,只要不损害她的利益就好。

“够了,陈丽,这些年你们花妈的钱花少了?你们住着妈的房子省了多少钱?说分摊就分摊,你们不爱和妈一起住,就搬出去。”

智利伟的话掷地有声。

智玉芳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免心寒,又转头看了看床上的母亲,她真的很想问一问:您老后悔不?如果不这么偏心,又何至于此?

智利伟说完又对智玉芳道:

“二姐,给其雨打个电话,给妈转院。在找到护工之前,妈还要麻烦你多顾着点,其他人都有事。”

智玉芳冷笑:“陈丽不上班,王菲也不上班,大姐那更是歇了二十几年了,怎么就成了我一个人的妈了。”

“二姐,我怎么不上班了,我不开店,你养我们一家啊,就靠你弟那点工资,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去啊。”

王菲也道:“是啊,二姐,我虽不上班,但我家里一摊子事,利伟工厂的事我得盯,丹琼这结婚两年多了,还没孩子,天天求医问药的,我心都操碎了。我妈身体也不大好,我哪闲的下来?”

智玉秀今天倒是老实,开玩笑,有儿子在,哪轮得到她说话。要她管老娘门都没有,出钱?更是不可能,她家哪有?出人?她想过了,每天过来应付一下得了,做个样子,等房子分到手再说。

弄来弄去,最后智利伟发了火。

“钱必须分摊,这件事,没得说,不同意的就上法庭。至于怎么照顾,不想轮就请保姆,请保姆的钱,一样分摊。”

陈丽讥笑,把玩着新做的指甲,悠悠道:

“大哥,你家有钱,你不在乎,我们怎么办,这钱我们可拿不出。轮吧,我没意见。”

反正比谁心狠,不是她的妈,就算轮,也是智利满照顾,要她出钱,门都没有。

王菲不干了:“轮什么轮,智利伟要轮你自己管。当年我生两孩子,妈可一个都没帮我带过,妈当年说了,媳妇是外人,儿子才是自己人。现在病了,也轮不到我这个外人管,利伟说费用分摊我没意见,其他的别指望我。”

陈丽驳道:“大嫂,不轮的话,我家这份钱你家帮我出?你家有钱不在乎,我家可拿不出来。”

王菲气的都想骂一句臭不要脸了。

智玉秀也跟着道:“我家也没钱,要我说,利伟和玉芳家最好,就该你们俩家出。”

这话一出,有气的跳脚的,如王菲;有极度赞同的,如陈丽。

智玉芳冷冷一笑:

“我们出了钱是不是就不用出力了?你全管?要这样的话,我没意见。要我说,这里最闲的恐怕是大姐了吧。”

智玉秀听了,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智玉芳怒骂道:

“什么东西你?我什么身体你不知道?而且我要照顾妈,谁给礼斌和黄杰做饭?我家还一堆事呢!我怎么照顾妈?每天来看下是可以,再说了,你智玉芳不是号称孝顺吗?怎么这会子怂了,而且你家其雨可是医生,照顾起来不是更方便?你连婆婆都照顾了几十年,怎么就不能照顾亲妈了。”

智玉芳也不满道:“我婆婆天天帮我做饭,收拾家,妈能?其雨是我婆婆带大的?妈带过一天?我家其雨连妈一根冰棍都没吃过,更别说给买过一件衣服了。我要没记错的话,黄雅黄杰妈可都没少带,学费妈也没少掏,连诗琪都带过,怎么,现在奶奶姥姥有事了,一个个都躲了?”

智玉芳这话倒是说到了王菲的心坎里。

是了,别说其雨了,连她家丹琼都没见过老太太一根纱。

俊泽是沾过一点光,老太太疼了些,那是因为俊泽是智家唯一的男孩,但也没怎么带过,一开始孩子小,吃喝拉撒哭,老太太嫌累不肯带,各种借口搪塞,好不容易来一天,还不如不来,那家伙给你造的,除了抱抱孩子,其他的一概不伸手。

再后来孩子大些了,活泼可爱的,老太太爱不释手。

但是王菲对婆婆的为人也越发不耻,更是怕她把儿子带偏,遂而也不大往老太太跟前送。

想想,就这么个老人,什么好孩子到了她手里不得养坏?

旧账越翻越多,翻到最后,从一开始的怕吃亏到最后的谁都不想管。

智姥姥看着眼前争的面红耳赤的儿女们,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现在竟然当着她的面讨论她的去留,她好似一个皮球被踢来踢去,踢到最后谁都想将她弃之。

不禁,眼角含泪,悔意丛生。

正在此时,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