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智诗琪的恨意

智诗琪离开医院后,在街上晃荡了好久,泪似海水一般呼啸着,走着走着到了一家酒吧门口,地震般的音乐像是来自天堂的诱惑,让她不受控制的移动脚步,朝里走去。

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踏入另一个疯狂肆意的世界。浓浓的烟草味与酒味混合着各种香水与汗水味,充斥在酒吧的各个角落,令人沉沦。

智诗琪木然的穿过人群,越过大厅舞动着的像是蛇鱼一般的男男女女,走到最里边的吧台。

“美女,喝什么酒?”

屁股刚落于高脚凳上,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细长脸单眼皮,笑容痞坏,穿着制服,手中正摇动调酒瓶的男孩冲她点头,大声问道,让声音不至淹没在人声鼎沸与震耳欲聋的音乐之中。

这是智诗琪第一次来这样的酒吧,以前最多和朋友去去KTV,但此刻,她只想在这样的世界里宣泄着自己沉在泥里的痛苦,或许醉了以后,才能忘记现实的残忍。

“我失恋了,喝什么酒好?”

智诗琪一脸哀伤的看着男孩。

调洒师男孩流畅且帅气的做完一个甩瓶的动作,利落的将一杯调好的基尾酒倒入杯中,按了铃,然后走到她跟前,隔着厚重的吧台墙对着她灿然一笑。

“来杯泪的吻痕吧!”

“泪的吻痕?”

智诗琪略一失神,霎那间,连着眼泪一起笑了出来:

“是啊,泪的吻痕,就这个吧。”

不一会,一杯蓝色的液体摆在她的面前,杯沿不知是用何物点缀的,乍一看,的确像是眼泪,只是这一圈泪,闪闪发光。

智诗琪端起酒,未及细详,无心细品,仰头,一口气全倒入口中,浓烈发苦又含有淡淡果香的液体在她口中炸裂开来,顺着喉咙直下,呛的她泪水直流。

智诗琪苦笑,对红发调酒师说:

“这不该叫泪的吻痕,应该叫催泪弹”。

凡事有一就有二,尝到了酒精与音乐带来的刺激,她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在这个喧嚣张扬的世界里,她仿佛找到了另一种快乐。朝调酒师招招手,又要了几杯,一一喝下后,在酒精的驱驶下,意识开始散乱,头昏脸红,控制不住的想要笑,想要跳,想要肆意的舞动自己,挥霍时光。

她感觉这样的自己好快乐,看到的世界突然变美,震耳的音乐,穿着性感,身体扭动,双手不断在DJ打碟机上舞动的美女DJ,透过话筒向人们呐感着,将气氛再一次推向高潮。

智诗琪摇晃着身体,跟着人群滑入舞池,随着音乐灵活的扭动着腰肢。

不一会,几个男人将她围了起来,阎旭恒这个名字也被抛诸脑后,突然觉得以前白活了,竟然错过了这么斑斓的世界。

一个带着眼镜,穿格子衬衣,黑裤子,斯文俊秀,精英打扮的男生挤到她的身边,边与她贴身跳舞,边大声问道:

“美女,第一次来吗?”

这一声美女叫的智诗琪甚是开怀,虚荣感不断攀升。

“是啊。”

“学过跳舞?”

“小时候。”

眼镜男冲她伸出一个大拇指。

“跳的不错。”

不一会,又有另一个男生上来,如此,她都忘了自己具体和几个男生跳过了。

跳着跳着,心情渐渐变好,忽然觉得阎旭恒有眼无珠,看吧,她多受欢迎,这么多人喜欢她。

一曲终了,眼镜男踱到她的身边:“美女,请你喝一杯”。

又指了指那边的卡座:“我和朋友一起。”

智诗琪往那边一看,男男女女皆有,有在猜拳的,也有喝酒调笑的,新鲜感袭上心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好呀。”

落座后才发现人群中有好几个熟面孔,都是刚才围在她身边跳舞的。

一群人推杯换盏间,时间过的很快,智诗琪在酒精的麻醉下也失去了意识。

翌日,她是在陌生的酒店房间醒来的。

睁眼,空旷的房间只剩她一人,天花板的水晶吊灯倒映着她惊恐迷茫的脸旁。她在脑海搜索,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酒吧喧嚣的音乐声里,然后彻底断片。

她抬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脑袋轰的一下,恐惧与害怕像乌云一般,向她倾压而来,泪潸然而下,她弓起身子,双腿交叉,双手抱膝坐在雪白的床上,脸埋在腿间,像孩子一般哭泣着。

哭了良久,恐惧与害怕渐自散去,心头的恐慌也淡了下来,抬起头,掀被下床。

看着洁白床单上污渍,也感受到了身体上的酸痛与变化,再蠢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顷刻,她含恨的想,若不是阎旭恒和罗其雨,这一切就不会发生,都是他们,是他们毁了自己,由此,对二人更是恨海难填,恨之入骨。

智诗琪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件件麻木的往身上套,胡乱的抓了把头发,扯下手腕的橡皮筋,抖着手扎上。

或是哭过以后,忽而释怀。

心想,既然得不到爱情,那个人是谁又何妨?

这一刻,她莫名的有些期待嫁给陈平仲。

没有爱情,自然要最好的,只要那个人能给她高贵的生活,能帮她将那两人踩在脚底,是谁已不重要。

显然,目前最好的选择是陈平仲,只要能嫁给陈平仲,如妈妈所说,自己不仅下半生无忧,还能在长原横着走。

她要让阎旭恒看看,没有他自己能过的更好,他不屑的自有他人珍惜。

智诗琪在这一时间里,想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想过,陈平仲是否愿意娶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