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阎旭恒的体贴

其雨把车钥匙递给阎旭恒,两人上了车,阎旭恒第一时间给她系上安全带,替她把额前的散发撩到脑后,溺爱道:

“别担心了,你留在这也帮不上太多忙,照顾老人,你我肯定不如阿姨。我知道你心疼阿姨,有我呢,我会照顾好你们的,相信我,好吗?”

两人离的好近,阎旭恒低哑磁性的声音像是其雨体内荷尔蒙的催化剂,张嘴间呼出的温热气息迎面扑来,吹在她的脸上,痒痒的,无不扰的她心跳加快,脸颊绯红,差点就要丢盔弃甲,最后一丝理智让她本能的把身体往后靠了靠。

别开脸,躲避他的注视,微声回了个:

“嗯。”

阎旭恒见状,很快意识到自己情不自禁到越了矩,赶紧移回上身,回到自己原本的空间,坐直身体,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扭动车钥匙,车子启动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车箱内的阒然。

隔了许久,车子稳健的行驶在路上,两旁的路灯像是城市尽职站岗的战士,照耀着人们前进的道路。阎旭恒目视前方,在心底沉吟良久,终是没忍住,低声开口打破一室寂静。

“那个,你,渴不渴?”

其雨转回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渴,你呢,要不要我给你拿水。”

“不用,我背包里有给你备的水。”

说着指了指放在后座的黑色双肩背包,其雨对他的细心虽渐以为常,但仍是感动。

“嗯,我渴了就自己拿。”顿了顿又问:“介意我在车上看书吗?”

阎旭恒转回头望了眼其雨,双目含情,笑的温柔:

“不介意,以后在我身边,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其雨再次被打败,笑话他:

“你是不是背了什么恋爱手册之类的,怎么情话张口就来。”

阎旭恒一本正经道:

“没背,只要看到你,这些话就自动出现,我也没办法。”

其雨在心里好笑,我要信你,才有鬼。

不过想想,也可能是真的,不由暖暖的,自顾自的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不一会就全神贯注的进入,完全忘记了自己正置身何处。

待车子停下时,其雨在阎旭恒的提醒下收起书本,抬起头,才发现不对,车子正停在一间商场外面,转头,满脸问号的看着阎旭恒。

阎旭恒及时解答:“你在车上等会,我下去给阿姨买些吃的。”

说着不等其雨反应,已径自下车。

其雨靠在车窗上,透过透明的玻璃,目送着他大步流星的朝商场走去,很快,高大矫健的身影消失在商场入口。

过了大概20来分钟,阎旭恒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商场制服的人。

阎旭恒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和两个床上用品袋;后面的店员手上提着一个重重的家伙,脸上表情因重物有些发苦,待二人走近,其雨才看清,竟是一张折叠床。

不得不再次佩服阎旭恒的周到与细心。

其雨拉开车门,步履略快的走到车后面,打开后备箱,帮两人把东西放了进去,关上门,看了眼阎旭恒,有些无奈又有些甜蜜,这个人总是有办法让她心底暖暖的。

两人上了车,其雨这次第一时间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又转身对着正启动车子的阎旭恒娇怪道:

“你是不是早有此意?都不跟我说。”

阎旭恒手快脚稳的将车开了出去,一脸淡定:

“怕打扰你看书,而且,这些事,以后我做就行了,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其雨再次被甜到,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呢,不由掐了自己一把,疼。

这个发傻的行为,全落入了身边侧眼偷看她的男人的眼底。

阎旭恒被这个动作取悦,转头,眼带温柔又深深的看了眼其雨,觉得对方极是可爱,不由打趣道:

“干啥呢?这么傻?”

“还不是你,我刚刚就想,你怎么这么好,好的不真实,怕是假的。”

阎旭恒嘴角含笑,转回头继续目视前方,神情专注的开着车。面上看着镇定自如,时则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大概,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总会不自觉得变得越发的不像自己,但这样的自己又好像正在变的更好。

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给其雨打个预防针,以免哪天自己原形毕露会吓着她:

“我也有很多臭毛病的,以后你就会知道,现在为了追你,我把它们都隐藏了,你以后不要被吓到就行。”

其雨被他逗笑了:“没想到你还会冷幽默。”

“不是冷幽默,是真的。”

阎旭恒继续一本正经,奈何,他越是如此强调,其雨越是不信。

*

两人折回医院,把干粮、水和新买的被芯被套床单,还有折叠床全送回了病房。

智玉芳膝上盖了件羽绒服,正坐在椅子上打盹,见二人进来,有些高兴又有些生气,这俩孩子,怎么不听话呢,这么冷的天,跑什么跑。

“妈,这是旭恒给你买的,晚上你睡小床吧。”

其雨说着,边和阎旭恒将东西一一方放下。

阎旭恒和智玉芳打了声招呼后已默声去铺床。

智玉芳将其雨拉到一边,轻轻拍了她一掌:

“你个死娃娃,怎么能让人买这些东西呢,回去记得把钱给人。”

说完又跑去给阎旭恒倒了杯热水,双手奉上:

“小阎啊,别忙了,喝口热水,喝完了快回去休息,这里阿姨自己来就好了。”

阎旭恒没听,转身,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接过水,喝了一口:

“阿姨,你和其雨坐会,我很快就好。”

说完,又转回身继续干活,手下加速。又想着,幸好当年和家里闹翻,几年留学生活,硬是逼的他什么都会干,很快收拾妥挡,拉着其雨准备走。

智玉芳将两人送至电梯口,满是难为情,这孩子太体贴了,体贴到她都不知说啥好。

“小阎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弄的阿姨都不知咋办才好,以后多上家来吃饭啊,阿姨打卤面和老北京炸酱面做的不错的。”

阎旭恒也不客气:

“好的,阿姨,只要您不嫌我烦,以后我会常去的,您快回去吧,晚上凉。”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