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阎旭恒的违心

张春花自老汉儿一走,又收到法院传单,看到上面的赔款数额,差点没吓的昏过去。她就在墙上乱写几个字,泼了点红油,贴了些胡说八道的话。咋就变成诽谤罪了?还要她赔这么多钱。这是抢钱啊。

赶紧给侄子打了个电话,张高新一听,这不是给他没事找事嘛。还败坏他的名声。几句打发了姑姑,关了电话,躲了。

又给哥哥嫂子打,人家那边早收到儿子的信,也掐了电话。张春花这下傻眼了。合着她好心为娘家打算,现在出事了,全躲上她了?不由一阵心酸。

没法,最后只得找到办案民警,主动提出合解。

其雨并不在乎什么钱,她要的是张春花害怕,并且为自己的行为公开道歉。只是没想到阎旭恒办事效率这么高,还这么奏效。

阎旭恒得知对方愿意合解,扔下工作,打了个车去医院接上其雨去了警局。

其雨见到阎旭恒,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这两天麻烦对方太多了。

“那个,你其实不用来的,太耽误你工作了,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阎旭恒憨憨的笑了笑,心里乐开了花。自那天其雨说愿意和他做朋友开始,他脑里无时无刻不都是其雨的音容笑貌,这几晚做梦,更是晚晚梦到她。这样的相思一如李清照的词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于他来说,任何可以见到其雨的机会都不能放过,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我不忙的。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其雨说不上为什么,他的话总是能让自己暖暖的。说来也奇了怪了,这个阎旭恒不管说什么做什么,似乎都能讨好到她,并且说到她心坎上。

两人到了警局时,张春花正畏畏缩缩的坐在那。就在来警局的路上,儿子通过人给她传了话。让她别闹了,赶紧跟罗家道歉,以后离罗家远远的。再不要出现在人跟前。她这才知道儿子在里面被威胁了。

这会子见其雨和上次那个威胁过她的男人一起进来,心下害怕起来,心虚的站了起来。

看来这个男人背后的能量不小啊。自己这次真是闹错人,踢到跌板了。

“那个其雨啊,阿姨错了,你上次说的条件阿姨都答应你。你看这?”说着指了指法院传单。

其雨和阎旭恒在警察的引导下在张春花的对面坐下。淡淡的问道:

“嗯,你想怎么和解?”

“你上面说的我都答应你,但是这个钱,能不能就算了。你看你也没损失什么。我老汉儿都要跟我离婚了。我哪来的钱啊。”

说着打起了苦情牌,又抬手抹起了泪:

“其雨啊,还有我儿子。你得保证他在里面的安全啊。他要是有什么,我可怎么活。真要那样,我会和你拼,拼……”

张春花抬眼看到阎旭恒犀利寒冷的眼神,吓了一跳。说不下去了。

负责调解的警察一知半解:

“你儿子在里面怎么了?说清楚,现在是法治社会。”

张春花看着阎旭恒,莫名就觉得害怕:

“没,没什么。我,我瞎说的。”

“没事瞎说什么,人家今天愿意来跟你和解,就态度好点。别再出妖蛾子了。”

警察厉声道。

“是,是的。我会的。”

张春花弱弱道。

其雨对张春花之前的话听的更是一阵狐疑,她儿子在里面怎么了?又看张春花不时看阎旭恒的脸色说话。脑海不由涌起一片问号?这里面难道有阎旭恒什么事?遂而转头看着他,又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问:

“她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和你有关?”

阎旭恒对着她温柔的笑笑,一脸淡定:“没有。”

他对其雨虽说不出假话,但这件事他还是决定对她暂且隐瞒。

事情确实不是他做的。但是他授意的。说授意也算不上。他只是和陈平仲提了提自己的担忧。毕竟吸毒的人是没有人性的。

陈平仲一发小在长原黑白通吃,这点小事处理起来小菜一碟。在里面找了几个人,将对方打了一顿,又好一通威胁。

谁知,张春花那儿子就一怂包。还没打几下,就吓的连连点头。并保证自己和家人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其雨和罗家人面前。

这种不光彩的事他怎么能让其雨知道。不过,以后他会找机会说的。不管是怎样的自己,他都愿意对她坦诚,永世不对她有半点隐瞒与欺骗。但现下,两人之间那颗暧昧的小种子才刚刚萌芽,说出去岂不危险。万一其雨误会他是一作恶之人咋办?只得违心否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