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陈家公子

陈丽听智玉芳这么说,当即放了心。不过,自己女儿先看上的,其雨和对方真要有什么,那其雨也是第三者,再者说,自己的妹妹,不得让让。

“这样的,我们家诗琪啊之前和阎设计师见过。互相都有好感,奈何两孩子面皮薄,都没先开口。你看,要不改天以你的名义请他吃个饭。让两个孩子多处处?”

智玉芳听了后,心下石头也落了地。要这么个事的话,倒也没什么。但自己和对方毕竟不算熟,因而只答应试试,没说一定成。

陈丽觉得试试也行。起身道了谢,带着女儿离开了。

*

翌日,其雨刚下手术台就接到了陈平仲的打来的电话,约吃饭。其雨本能的就拒绝了。

陈平仲还是契尔不舍:

“我朋友新开了家西餐厅,让我多叫些人来帮忙试菜,你就当帮个忙呗。”

见其雨还是不为所动,陈平仲都快被气死了。这就是个朽木脑袋啊,和阎旭恒还真是天生一对。你不交际,不多认识人,天天就家和医院上哪找男朋友去?真是急死个人。只得使出杀手锏。

“妹妹啊,昨儿个你还说咱是朋友呢!朋友就这么做的啊。太不讲意气了。”

其雨被他说的不厌其烦,昨天虽说觉得他可以做朋友,但毕竟男女有别,也只是说说,就算做朋友也得慢慢来不是。

这,似乎太快了。

不过,陈平仲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太端着。

“好吧,我明天通班,后天早班5点半下班。后天吧,你把地址发过来,我自己过去。”

“好勒,哥们现在就给你发过去,一定来啊。”

陈平仲满是雀跃的挂了电话。旁边的阎旭恒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来不?”

“来啊。我得给浩子打个电话,后天的晚餐一定给你们好好安排。”

“那个……”阎旭恒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

“后天你和浩子能不能也在啊。”

陈平仲转头看二傻子似的看着他:

“嘿,哥们,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弄俩贼亮贼亮的电灯炮?”

“那个,我怕吓到她,也怕她尴尬,你们在会好点。”

陈平仲一脸崇拜(内心在鄙视)的看着他:

“额,哥们,真看不出来。你还有情圣潜质。”

*

陈丽今天有饭局,一群男男女女,有机关单位的,也有大老板。这几年,看智利满越发不顺眼后,她的朋友圈也越发的扩大。今天这个领导,明天那个老板的。她爱交际,也喜欢交际。上次女儿能和智利满领导的侄子相亲,主要关系还在她。不然就智利满那脑子,八辈子也攀不上人家。奈何,她再能耐,智利满就是死脑筋,不会变通,不会跑关系。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实际上,她自己也没咋滴,大部分时候是个陪吃陪喝陪玩的。说难听点,更像个蹭吃蹭喝蹭玩的。想当交际花吧,年龄大了。也就能陪些老头了。她以为自己结交的都是有用的人,实际上真正牛的,她层次不够,也进不了那样的圈子。现在结交的这些吧,人家也没太把她当回事,不过是酒桌上一个调剂品。

当然,爱上交际以后,陈丽对化妆店也不怎么上心了,想起来,偶尔去店里转转,有时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生意是越来越差,一直赔着钱。可就这么个货,赔钱人家也乐意。为啥?就为了说出去好听呗,好歹也开着个店,老板娘呢!

陈平仲和阎旭恒今天也在这边见客户,两方人马用完餐后从各自包厢出来,正好在大厅撞上。

陈丽见着陈平仲和阎旭恒,一个是丈夫领导的侄子,一个是女儿的心上人。自己虽为长辈,但擅交际的她还是主动上前,笑魇如花又热情的打着招呼。

“小陈,小阎,你们也在这吃饭啊,早知道你们也在,就一起了。”

阎旭恒只是点头微笑算是回应,他本身慢热,不熟的人,多说几句都嫌累,但也不高冷。或许和自小受的家庭教育有关,任何时刻,任何境况下,不管对着谁,他的脸上总能立时挂出恰到好处,又极有修养的笑,不亲近但也不失礼貌。

陈平仲本就是个自来熟,和谁都能哈拉几句。不过,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是啊,阿姨好,也来吃饭啊。”

“嗯,你们现在回去啊,诗琪还念叨呢,想跟你们学设计,你们年轻人谈的来,有时间多约出来吃吃饭。”

陈丽从侧面提示着,虽说目标是阎旭恒,从陈平仲处下手也是可以的。

陈平仲笑着打了个哈哈,与陈丽告辞,拉着阎旭恒走了。

他俩一走,旁边有人激动了。

这人叫刘明生,以前倒是有幸远远的见过陈平仲一次,陈家大公子啊。陈平仲在圈子里为人低调,很少现身,知道他是陈万君公子的并不多。但这位有一亲戚,圈内人士,正好有幸与陈万君的秘书同桌吃过饭。

此时见陈丽与陈平仲如此热道的打着招呼,心里澎湃极了,这要是能搭上陈家大公子,对自己对亲戚都是好事一桩啊。遂而把陈丽拉到一边,悄悄问道:

“你与陈家公子很熟哇?”

陈丽心中虽有疑惑,面上却不表:

“嗯,还行。我女儿和他是朋友。”

刘明生一听,更是激动,陈丽女儿好命啊。

“你有这关系咋不早说哇,有这关系,干点啥不都发了。”

陈丽更是疑惑,莫非这陈平仲背景了不得?

“敢问是哪家的公子啊?”

刘明生一脸蒙:“你不知道?”

陈丽略有尴尬,仍打着哈哈,不想太早表露底牌:

“额,那个你也知道,孩子们的事总不喜欢与我们多说。”

刘明生在她耳边说了个名字。

要是对圈内知之略少的一般人,单听个名字可能也不知其人,但陈丽对这些知道的不要太清楚,她天天最乐衷的就是跟着这些她认为有能力,有魄力的男人一起吃吃喝喝,聊聊这个,谈谈那个。听来听去对各个领导几乎耳熟能详。

这下,她彻底震惊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