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都是房子惹的祸

话说智诗琪回到家对陈丽一说,二姑家可能把其雨姐奶奶住的那个院子都买下来了。正在装修,还参加了节目,有电视台在拍呢。

陈丽听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连以前最穷的二姐家都过起来了,他们家还是这样半死不活,还越过越差。心里是又气又嫉妒。那个房子要是自己的该多好。

西风里是老城区,那片有百多年历史,有长原最著名的西风里古街,还有西风里八大胡同。其雨奶那个院子就在其中一个胡同里。一整个院子啊,占地200来坪呢。这以后拆迁还不得发死。就是不拆,那也不得了。看看京城的四合院就知道了,现在价格堪比楼房,以后只会高过楼房,并且有价无市。

不得不说,陈丽其人不咋滴,眼光还是有的。后来的房价确实涨得让人望而却步,四合院更是天价,真正的有价无市。长原的四合院虽不能和京城比,那也是堪比豪宅的价格了。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妈,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你帮我去跟二姑说说呗。这样咱家就不用买房了。让二姑给我介绍啊,或者让我去她家住一阵子。”

陈丽抚了抚胸口:

“说什么说,还嫌不够丢脸的。连你二姑家都有房子了。咱家这日子都过成什么了。”

又一想,二姐家搬到四合院,那她以前的房子呢?那个房子也有近50坪呢!虽说是旧楼,但是地理位置好啊。以后拆迁的话赔的肯定不老少。就是不拆,那块还是临街房,楼下就是古街。推开窗还能看到文庙呢,离迎泽公园又近,还是师大附小附中的学区房。租出去也是不少钱的。

“妈,你怎么这样?我这是在帮咱家省钱。阎旭恒可是设计师,又有自己的工作室,他肯定有房子的。我们以后结婚就不用买房了。这样你和爸也没压力啊。多好。妈妈~嗯~帮帮我嘛。”

智诗琪挽着陈丽的手臂撒着娇。

“好好,先放开,我的小祖宗,我去说行了吧。”

一想到房子问题,陈丽脸上重新有了笑容。那个房子先和二姐说买,但是她好意思要钱吗。你亲弟,你不得帮啊。不就给个房子。想到这里,不由心情大好,起身进屋换衣服去了。

*

其雨带着小猫咪看完医生,好在只是皮外伤,简单的包扎完伤口,又给它打了疫苗。

回到家的时候,气氛有些凝重。智玉芳脸色很不好,罗奶奶坐在靠墙角的炕上,一脸的似笑非笑。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其雨一看,好像是奶奶家的邻居。叫什么来着……

张春花见其雨进门,起身,热情洋溢的和她打招呼。

“其雨啊,回来啦。这只猫真可爱。”

额……好牵强,没话找话。

其雨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智玉芳,用眼神问她妈:“什么情况?”

智玉芳瞪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给她介绍。

“这是你奶的邻居张阿姨,就是和你相亲的那个张高新的姑姑。”

“哦。”

其雨对她点头微笑:“阿姨好,您坐吧。”

说着抱着猫往里屋走去,放下包,打算换身衣服。

智玉芳也跟了进来,看着她手里的猫,一脸不快。

“你个死孩子,弄个这作甚,还嫌我不够忙是吧。”

“我自己养,它很乖的。”

“乖,乖,乖。你小时候生下来也很乖的,现在就会气我。给我惹一堆事。”

“妈,你说啥呢?”说着,往外瞧了眼:“外面什么情况?”

一提起这个智玉芳就气死了:“什么情况,还不是你。你上次相亲和人怎么说的?怎么现在就说到要结婚了,还让我把房子过户给他们。说你同意的。”

其雨大跌眼镜,嘴都能塞下鸡蛋了,她什么时候同意了。她拒绝了呀。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搞笑吧。

“什么怎么说?我直接拒绝了,她那侄子开口就说,如果我和他交往得先把房子过户给他,帮他侄女把户口弄过来。我怎么可能答应,脑子又没坏。”

“那她怎么说你同意了,还说她侄子很喜欢你,想和你结婚。还有,你上次相亲回来怎么不和我们说,要知道是这么个货,我骂都要骂死她,还轮得到她上门来。”

智玉芳越说越气,原本压低的声音也不知不觉高了起来。

其雨噗呲一笑:“好了,妈,别气了。出去吧,别让客人等。”

说着把智玉芳推出了房间,找了个小纸箱,又从柜子里找出一个小毯子放在箱子里面,这才把小猫咪放了进去。

“咪咪,你在这乖乖哦,姐姐等下再来陪你玩。”

起身,换了身家居服,再回到客厅时,气氛有些剑拔弩张。智玉芳气的眉毛一跳一跳的,脸颊因为生气红的像个红灯笼。

罗奶奶对着儿媳妇翻了个白眼,她都懒得说了,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么。她当初说什么来着。这人啊,条件真要那么好,轮得到她家其雨?一看就是没安好心。奈何自家这个媳妇就是没脑子,单纯到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妈,怎么了?”

其雨率先开口打破沉默。她刚才在里屋换衣服,外面说的话隐约听了几句。虽然没太听清,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智玉芳顺着女儿的话头往下爬,故意骂道:

“你个死孩子,这房子是你奶和你爸的。你爸没了,那也是我的,轮不到你瞎答应,你说给人就给人。你一个女孩家家的,结婚房子该婆家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说娘家就该给房子了。我就你一个女儿怎么了,我自己买了社保,我现在一个月都有好几百工资,你奶也有。我们不靠你养,你也别觊觎我们的房子。”

智玉芳这话吧,明着是骂女儿,暗着是说给那些个不要脸的听。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其雨自然听出了母亲话里的意思。

“妈,我什么时候要家里房子了?还有,我要跟谁结婚了?对象都没一个呢!”

“你说的好听,你张阿姨都找上门来了,说你和她侄子只差没私定终身了。你要没答应人什么?你张阿姨会这样说?谁会没事吃饱了撑的,天天撒谎造谣呢?”

智玉芳继续指桑骂槐。

其雨一听,转过头,正襟危坐的看着张春花,脸上似笑非笑,眼露寒光,看的张春花一个激灵,吓了一跳。

“张阿姨,请问我和您侄子说什么了?答应他什么了?和他做什么了?怎么就要私定终身了?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把人叫来,咱们当面对质,说不清,咱就叫警察来断断。”

张春花听了,心虚的一哆嗦。心想着:我们也没想怎么样啊,就想借借你家房子上个户口,怎么还闹上警察了。开玩笑,你一剩女,还是女博士,普通人谁敢要?一嫁不出去的货,我侄子一表人才,能要你算不错了。只是借你家房子上个户口,又没说不还了。真是给脸不要脸。这么一想气势又回来了。

“其雨啊,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侄子同意和你交往,你该感谢。我们也没要什么,你家两套房呢,你把这套过户给我侄子也行啊。等他把户口和孩子学区房搞掂,会再过户还给你的。”

心里想的却是,到了口袋的东西,你好意思再要回去吗?到时还不是自己侄子说了算。再说了,结了婚就是一家人了,你老罗家的东西不还是我老张家的。

其雨嘴角微微上扬,冷笑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阿姨,请你搞搞清楚。是我,看不上您侄子。不是他看不看得上我。我就是单身一辈子也不会委屈自己和一只黄鼠狼在一起,何况背后还有一窝。我们家还有事,您请回吧。”

不声不响,下了逐客令。对于不相干的人,她都懒的多费口舌。

罗奶奶始终一言不发,一脸慈爱和赞赏的看着孙女,有她风范啊,骂人都不带脏字。不愧是她老罗家的闺女。

张春花一开始还没听明白,什么看不看得上?什么黄鼠狼?黄鼠狼?天,这小biao子,合着骂她侄子呢,不,是骂他们一家子。于是一跃而起,泼妇本质一触即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