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警察上门了

“你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以为自己读了几个书就了不起了啊。我们家看得上你,是你祖上烧高香了,别给脸不要脸。不就有个破房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你能找个什么样的?我看啊,别最后嫁不出去,哭着喊着求上门。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我们家可不是什么破烂都要。要不是看你家有个大院子,你以为谁要你?这么大年纪不嫁人,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病,还是以前被人玩烂了。我啊,听人说现在的学生不要脸的多,为了毕业证,和老师睡,和领导睡,你那博士毕业证指不定怎么来的呢!别……”

张春花还没骂过瘾,越骂越难听。罗奶奶还是老神在在,心里鄙视着。自己能管就是不管,得让玉芳自己承担后果。要不是她这个当妈的拎不清,引狼入室,女儿用得着这样被人指着骂。虽然她更心疼,她好好一个孙女被人这样骂,心里怄都怄死了。但现在还不到她出手的时候。必须得给面团似的儿媳妇一个教训。你当妈若不强势,拿什么护住自己的孩子?

说时迟,那时快,智玉芳本来听其雨说了以后就气的不行。这会子听张春花这么骂自己女儿。理智全无,怒目圆睁,双眼通红的像是一头气急败坏了的母狮子。

上去抓着张春花的头发就是一顿扯,脚也没闲着,左脚踹完右脚上。

嘴上也忙了起来:

“个不要脸的,心咋那么黑呢!出门也不照照镜子,你侄子一个外地人,房子房子没有。读的也不是名校。还看不上我女儿,脸咋那么大呢。你们一家子给我女儿提鞋都不配。我女儿这辈子就是老在家里了,也不会便宜你侄子。她要是敢,我打断她的腿。她这辈子就算是真嫁不出去了,我也养得起。用的着那些个心术不正的编排她。”

越说下手越重,张春花身高一米七,身材高大。智玉芳堪堪1米63,又娇小纤瘦,怎么看,两人体积都过于悬殊。奈何,智玉芳是为女儿而战,母爱的力量总是惊人的,不一会就把张春花推到地上骑在身上打。自己虽然也挂了彩,总的来说,还是占了上风。

其雨上前拉架,在战况激烈的混乱中,还被不知出自于谁,横飞过来的乱拳打了好几下。

张春花被打的哇哇大哭起来。嚷嚷着要报警。

说是母女俩欺负她一个。其雨一听,真想上手了。自己好心拉架,还害自己妈被她打了好几下,结果,有些人就是不能帮,出门不带眼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够了,都给我住手。”

罗奶奶中气十足的大声呵斥道,并用尽力气,把手边的茶杯往地上一掷,茶杯落地,五马分尸般成了碎片。

地下的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的都停了手。世界瞬间安静下来,整间屋子针落可闻。

一秒过后,其雨上前拉自己妈妈起身后,又好心去扶张春花。

说时迟那时快,张春花对着其雨伸过来的手,发狠一般的咬了下去。真真可谓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智玉芳一见,又要上手。

其雨赶紧阻止:“妈,算了,把她拉开就行。”

说着自己也用另一只手使劲的推。奈何,咬红眼的张春花瞬间狗上身。心里发誓,不咬下她一块皮绝不松口。

智玉芳气的不行,用尽所有力气终于将张春花拉开,女儿手上还是脱了皮,都能看到肉。

看着血淋淋的牙齿印,智玉芳真想一锤子砸下去。

张春花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边哭边拍着大腿骂。又掏出手机给老汉儿和儿子各打了个电话。

哭天抢地的一开口就是:你妈/你媳妇子快被人打死了。快来救命啊。

听着这么凄厉的哭声,可想而知电话那头人的心情,还不得气炸了,谁听到自己人被打了,都会气炸肺的。

张春花还不解气,挂上电话又继续骂:

“你们这一家子吸血鬼,我要报警,抓你们去坐牢。暴力狂。”

边骂着边拿起手机,准备拨号报警。

“不用打了,我已经报警了。”罗奶奶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张春花,做人,心术不正不是好事。有什么话跟警察说去。”

说着又指了指站在一旁垂头抹泪的智玉芳:“还有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别人家说啥就是啥,你长了个脑子是用来想事的,不是好看的。”

智玉芳自知礼亏,这个大麻烦是自己给女儿招来的。白白让女儿被人这样骂,心里不禁悔死了。

其雨看着母亲,想着她刚才像老虎一样的发了狠,红着眼睛护着自己的样子。一股暖流袭满全身。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妈妈才会为了自己这样的不管不顾,什么都原意吧。

其雨拥着母亲在沙发上坐下,轻拍着她的背,又将她抱在怀里。

智玉芳再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雨啊,妈对不起你,妈以后再也不逼你相亲了,再也不逼了。不嫁就不嫁了,妈养你。养你一辈子啊。”

正在此时,屋内哭声震天响,屋外敲门声响起。

张春花的耳朵从没这么灵过,在自己的哭声中还能听到敲门声,也是绝了。边哭着边从地上一跃而起,快步的跑去开门。不管是儿子,老汉儿还是警察都好,总之她的救兵来了。

门一拉开,两位民警矗立眼前。

张春花看着警察,如获救命恩人。哭的越发厉害了。

“警察同志啊,青天大老爷啊,你们要给我做主啊。”

说着拉起自己的衣袖,又把头也递了过去:“你们看看,她们一家三口可着我打啊。抓破我好几块头皮昵。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就要被打死了啊。”

边哭边说,唱歌似的。

两个警察互相递了个眼神,皱了皱眉。问她:

“你报的警?你是宁晓婉?”

两人一阵狐疑,不对啊,报警台明明说报警的是一位老人家,这人看着不像啊,顶多就一中年妇女。

张春花一脸懵,什么宁晓婉,她叫张春花。

“啊,不是,同志,是我报的警,不过我不叫宁晓婉,我叫张春花。”

罗奶奶嘴角上扬,一脸冷笑。看戏似的,慢悠悠的下了炕,朝门口走了过来。对着两位警察伸出手:

“你们好,辛苦了。我是宁晓婉,我报的警。”

凌昇和韩城也赶紧伸过手去,和老人握了握手,两人细细打量。只见这老人家,气若神闲。虽然年老,但仍能看出身上掩盖不住的大家风范和修养。反观旁边那个哭天抢地,上来就告状说自己要被打死了的,额……好吧,他们宁愿相信这位气质高雅,温和有礼的老太太。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能哭就有奶,你哭的大声你就弱。至少在他们这里不行。任何事情都是要讲道理,讲法律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