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智诗琪的跟踪

自那日相亲过后,智诗琪对阎旭恒恋恋不忘。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这几日夜夜做梦全是他。

在这样情不自禁的相思煎熬下,工作也做的一塌糊涂。因着智利满的关系,她毕业后在电力公司下属单位某个小部门谋了个临时工的工作。就这还花了智利满不少人脉进去。

智利满这次好不容易搭上领导李逸山,又千方百计将女儿介绍给对方妻子的亲侄子。想的就是搭上这层关系。这样一来,女儿转正有望,自己也能再往前走一步。

只是智利满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好一个机会被女儿白白浪费。相亲回来当天就非要回绝对方,气的他差点没一巴掌扇过去。让他更无力的是,这边话还没传过去,男方那边已经传话过来,委婉拒绝的同时还侧面跟他打听了罗其雨一番。这让他更是面上无光。只是又一想,对方如果真的看上了罗其雨,对他来说也不算坏事。看来以后得好好巴结其雨了。

在这件事上,智利满留了个心眼,关于对方打听其雨的事并未和陈丽说。他爱陈丽,从年少时爱到现在。陈丽在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也不是没听过,但一个人若想装睡,叫是叫不醒的。智利满即是如此。但陈丽终究是女人,心眼小,若知道对方看上了罗其雨,还不得找二姐和其雨大闹一通,这样一来,只会让自己和二姐还有其雨的关系更差。上次那个电话已经惹怒二姐。他不能再冒这个险。

智利满这边厢替女儿操碎了心,那边厢智诗琪在被相思折磨两周后终于开始行动。

每日下班后都在旭仲设计事务所楼下或附近转悠,一开始想的很简单。来个偶遇,甚至还学着肥皂剧设计了剧情,如何不小心撞上去,如何和对方搭上讪。或者来个假摔,让对方英雄救美。诸如种种每天都填满了她的脑海。

然而,连续蹲守三天后还是一无所获,智诗琪开始心焦难耐。第四天的时候,她不顾领导反对,请了一周假。每日从清晨开始就守在事务所楼下。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这一天的傍晚等到了回事务所的阎旭恒。然而就在那刹那间,曾经设计和幻想过的无数情节一秒成空,脑子一片空白。

她看着从晕黄逆光中走来的阎旭恒,那一刻,时间静止,世界黯然失色。目之所极全是他。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四肢僵硬,脑袋空白,忘了言语。

等她从无以言表的激动情绪中缓过劲来时,阎旭恒已经进入大楼,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夕阳落下,城市的灯光一盏盏争先恐后的亮起,周围的车水马龙恢复了喧嚣,世界也恢复了颜色,而她依然忘记了移动。

智诗琪在角落里蹲守到10点多,再次看到阎旭恒出来时,这一次,她鬼使神差的尾随着到了阎旭恒的住处迎泽小区。

知道了阎旭恒的住处后,智诗琪更是激动到无以复加。这一夜,她再次失眠。

翌日,天刚微微发亮。智诗琪从床上跃起,轻手轻脚的一阵梳妆打扮后出了门。到达小区时,天虽已大亮,但路上行人、车辆依然稀少。智诗琪在小区对面的早餐店找了个位置坐下,要了份早餐却没碰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生怕错过任何细节。以至等不到对方。

阎旭恒这几日大都在外面跑。自从接了罗其雨家的项目后,他三不五时就会找个借口去罗家走走,虽然与其雨还是未曾碰面,但能用这样的方式在其雨妈妈和奶奶面前提前刷好存在感,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进步。其余时间都在四处奔跑,收集素材,找灵感。画图。他的小组团队也随着项目的启动,开始像陀螺一般的忙碌起来。

智诗琪就这样又跟了他三日之久,不管他是去跑建材市场,家装市场,还是外出采风,亦或是在办公室奋笔画图。哪怕加班到凌晨,智诗琪都像影子一般的尾随着。然而太过专注忙碌的阎旭恒始终没有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在第四日的时候,智利满和陈丽终于发现了女儿的异样。智利满得知女儿请假,且早出晚归。担心的同时又气的火苗乱窜。

晚上早早回家,终于等着智诗琪,把她好一通骂。陈丽自是不依,俩人为了女儿再一次产生分歧,好一通吵。吵到最后,陈丽口不择言的骂道:

“智利满,有本事去外面横,在我们娘俩面前横,算什么本事。你就不是个男人,我嫁给你真是瞎了眼。看看我以前的同学,人家住豪宅,穿金戴银,儿女单位都安排的好好的。你呢,在这个位置上板凳都快坐穿了,屁股都没挪一下。可怜我们娘俩跟着你过着窝囊的日子。诗琪是临时工不说,在单位不受重视,回到家还要听你教训。”

智利满一听,火气也上来。男人最听不得的就是被老婆骂窝囊骂不是男人。看着女儿老婆同一阵线,心里很不是滋味。转身,门一甩,走了。

去了麻将馆,和朋友们彻夜奋战。打的虽不大,一夜下来,两个月工资不见了。

智利满这几个牌友吧,人家早就串通好,坑他呢。其他三人都赢。尽可着他一人输。他大哥是开工厂的,有钱,在这一片谁人不知。不坑他坑谁。

然而,他其实就一穷光蛋,每月还啃老娘退休工资呢。自己的工资和灰色收入全交给了老婆。陈丽一标准的败家娘们,爱买买不说,化妆店开了这么些年,不亏算是烧高香了。每年一大笔的房租还不是靠他从牙缝里挤。想到这些,一阵烦躁。

兜里空空如也,朋友们给了他两天时间。

从牌馆出来时,太阳已经高升。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智利满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老娘和那母女俩正在吃早饭。

智诗琪看着碗里的稀粥和桌上的红薯、咸菜,一阵嫌弃,没吃几口,起身就要走。

“站住。”

智利满进门后也坐下吃了起来。看到女儿起身,加上输钱,暴躁情绪一涌而上,大声呵斥着。

“你吼什么吼,不想过就离婚。”陈丽的不满从昨晚到现在就没下去过。

智姥姥眼看儿子儿媳又要吵起来,不禁抹起了泪和稀泥。

“我可怜的老汉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早走啊,丢下我一个人,家不像家。”

陈丽快气死了,她这个婆婆啊,动不动就来这一出。要不是为了这个房子,真的不想和她住在一起。烦都烦死了。动不动不是骂人就是哭。

智诗琪看着父母,突然恨透了这个家。不用说,他爸肯定又打麻将去了。妈妈爱花钱,爸爸爱赌钱。别人家越过越好,就她家,妈妈永远都在抱怨爸爸窝囊没出息,爸爸一烦燥,就离不开牌桌。以前没和奶奶住一起时,回到家里永远冷锅冷灶。和奶奶住一起了,是不冷锅冷灶了,可她奶做的食物越来越难以下咽。

想起这些,她越发的讨厌起了这个家。她现在只想快点嫁给阎旭恒,只要结婚了,就可以摆脱这讨厌的一切。而阎旭恒就是她心里的天使与救赎。这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了。

在智诗琪心里,阎旭恒已经是她男朋友了,她爱他,所以她相信,对方也是爱她的。这姑娘,真是深受韩剧荼毒,中毒不深啊。人家都不认识你是谁,咋就爱你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