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送上门来的女婿

其雨家的这个房子买的不费吹灰之力。智玉芳买完以后开始跑装修公司。一圈打听下来,最后,做了个决定。报名参加电视台的梦想改造家。

又声情并茂的给节目组写了一封信,编导收到信一看,感动的差点没落泪。

首先这是栋百年老宅。长原市这些年和全国各大城市一样,大力发展,到处拆迁。过去的老房子都被拆的差不多。更别说晋式四合院了。整个长原市现在也就剩西风里那一片了。

全国最为人知的是北京四合院,孰不知晋西四合院一样是民族的文化瑰宝。

其次,更感动于这位妈妈对女儿的爱和对婆婆的孝心。智玉芳的参加理由是,这房子一来要用于女儿婚房,二来要满足于一家三口的居住需求,各自要有独立空间。确保小两口日后生活不受打扰。又要保障罗奶奶原本的生活习惯。同时还要方便她照顾老人和小两口。读到这里,原以为她家闺女即将结婚。结果……

好吧,女儿还没对象。但在房价日趋上涨的今日,为防未来女婿买不起房,遂而提前准备好。以备女儿遇到合适对象,不必为房子烦心,同时也想借助这个节目广撒网,若有合适对象,也望节目组帮忙牵线。

节目组接到这封信后,翻看了报名名单。第一时间联系了智玉芳。并告知她,感念于她的故事和对女儿的爱及婆婆的孝心,节目组已帮她联系好赞助单位,设计和施工及所有费用全免。不日后,设计师将上门踩点。

智玉芳一听,自是拒绝。她报名参加节目,一是想找到好的设计师,二是想通过节目让女儿露脸,变相打个相亲广告。

“那个,同志啊。感谢你们的帮助。一般的广告赞助就行了。设计费,施工费啥的,该多少就多少。我呀,看过很多装修公司,他们的报价贵不说,出的设计方案我也不喜欢。我家这是老房子,和新房子装修也是有所不同的。我看你们节目组专帮人改造房子,才上门求助。真是太感谢了。”

编导听了智玉芳一番话,心里暖暖的。他们这个节目刚上线不久,做了几期,全是吃力不讨好,不花钱还老被户主骂。各色人心不足蛇吞象见得多了。难得遇到一个智玉芳这样感恩又通情理的。自是尽心安排。

第一时间联系了旭仲设计事务所,以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服了陈平仲参加这个项目。

话说,其雨家买下整栋宅子,五爷爷五嬢嬢又急着出国。不日并着手搬家,一些旧物全送了智玉芳。

这一来二去,邻居中自是有人知晓。其中一人叫张春花。和罗奶奶好些年的邻居了,不过,这家人户口在郊区农村,住的房子是借住她老汉儿家一亲戚的。大杂院里东边一20坪的大单间,挤着一家四口。

此人娘家是长原下面曲河县郊区农村的。有一侄子,今年29。长得英俊,长原大学助教,正在在职读博。因为本地没房,户口挂在学校的集体户上。原本吧没看上罗其雨,一来嫌她年纪大,相貌吧差他侄子一截。二来,罗其雨单亲。有个老母亲,又有一个年近八旬的奶奶。房子吧旧不说面积还小。他家哥嫂和侄子一致要求必须长原本地户口,市区商品房一套,面积不小于100坪。父母双全,有退休工资。罗其雨她妈一钟点工,家里原先的房子近50坪呢,还是破旧的楼梯房。就这条件,根本配不上她侄子。

但现在不同了,罗其雨家把罗老五的正房和那一半共用区域买了下来。整栋四合院占地面积200多坪,这以后要是拆迁的话可不得了。就是不拆,好好装修成现代化的,在寸土寸金的长原市,那也算是豪宅了。听其雨妈的意思,是要大装的。真是看不出来,其雨家不声不响,荷包倒是满满的。看来医生真是不少挣。也是,现在看个病都得收红包,这灰色收入可能都比工资高。

这么一想,这其雨条件真心不错。又恰逢哥哥外孙女的就学问题,想找关系把户口迁到长原来,最好是重点小学的学区房。找了很多人都不愿意,他老汉儿家的亲戚原本就对他们借住房子颇有微词,现在还要求他们按市价交租了。太昧良心了。

看吧,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典型。白住人房子多年,现在要你们交租咋的了,有些人就不能帮,一帮,帮出祸害了。房子更是不能瞎借,就怕借出去收不回,被人霸占了。说的就是这位了。心里正打的这个主意。心想自己住了这么多年,住着住着不就成自己的了。

其雨家这片正好是长原师大附小,附中的学区房。省重点小学和中学呀。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其雨合适。这要是成了,她哥哥家外孙女的户口也能搞掂,将来上学也不愁了。

晚上,这位提着一箱快过期的奶上门了。一进门即热情的打着招呼。

“其雨妈呀,婶子啊吃饭呢!”

智玉芳和罗奶奶一脸懵逼。主要吧,邻居是邻居,平时不怎么往来,真心算不上熟。也就点头之交,而且这位还嘴碎,喜欢背后说人事非。罗老太太一向不喜。自是不与其多相来往。

“是呀,吃了没,一起吧。”智玉芳客气道。

张春花看了一眼,西红柿鸡蛋面片,伙食一般。不过一想,自己也不是来吃饭的。正事要紧。

脸上笑啊笑啊,热情的其雨妈都受不了。这是有事求她?

“玉芳啊,其雨还没对象吧?”

智玉芳三口两口快速吃完,放下碗。给客人倒了杯水。

“没呢。这孩子啊,愁死我了,都不知道她到底要找啥样的。”

那边厢罗奶奶慢悠悠的吃着,头都没抬。一不怎么熟的邻居,无事不登三宝殿。就算给孙女介绍对象,她也没兴趣,见了人才知道好坏。现在有什么好热情和感激的,又没吃她家大米。她这个媳妇啊,就是拎不清,面人一个。太软。太单纯,人家哄一哄,啥都信了。

张春花一听,有戏。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看看,这是我侄子,帅吧。长原大学助教,正在在职读博昵。”

智玉芳拿起一看,小伙子眉清目秀,一张国字脸,高鼻梁。确实不错。可比她家其雨好看多了。

“多大了?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还没对象啊。”

张春花立马上演苦情戏。

“老姐姐,你有所不知啊。我们家这孩子,老实。爱读书。不会处对象。我哥嫂都不是本地人,曲河的。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现在的房价你也知道。对本地人来说没什么,对我们农村人那真是举家之力都买不起啊。现在的女孩子啊,都势利,没房谁跟你。我们家这孩子又不会花言巧语,太实诚了。心善,人品没得说。关键还满肚子墨水,能力那更是没话说。这不,马上要博士毕业转为教师了,将来听说还要评教授呢。”

实际上吧,她这位侄子,情商低,为人小气,好算计。能力平平,平时做人更是差劲,给领导送礼送个杯子都觉得肉疼。约女孩子出去吃饭都要AA的人。

罗奶奶冷冷的听着,张春花一张嘴说的天花乱坠。都说人的本性都是越没什么越表现什么。依她看,张春花家这侄子和实诚不一定沾的上边。真要那么好,人品正,能力强,用得着如此推销吗?

奈何智玉芳病急乱投医,只要有人来给其雨介绍对象都是来者不拒。

送走张春花。智玉芳一脸喜气洋洋,这孩子看照片长的真不错。条件也是没得说。配她家其雨刚刚好。至于没房子这不是问题。她家有啊。只要人品好,能对她家其雨好。什么都好说。

她这边算过了,参加电视台节目,能省下好几万的装修费,就用这个钱付首付给其雨买个车。她做钟点的钱每个月帮着还贷,这样房子车子都有了。她家真的就差一女婿了。

你说就这么巧,想要女婿,女婿也送上门了,她仿佛听见了婚礼进行曲正在耳边奏响。心里美滋滋的都哼起了歌。以至张春花走的时候都忘了要她把那箱奶提回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