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不敢拨电话的男人

话说经过那次一见,罗其雨的一颦一笑在阎旭恒脑海盘旋,久久挥之不去。奈何,又找不到接近她的理由。

说来惭愧,阎旭恒活了近29年还从没谈过恋爱,更没追过人。虽然没少被人追过。但他却从未回应过。

年少时,因为家庭原因,与身边人,同学啥的一直保持距离,对女同学更是敬而远之。后来与家里闹翻出国读书,自己负担学费生活费,更是没有时间精力谈一场奢侈的恋爱。以致他活到现在也就陈平仲还算得上是朋友。这么些年来,他也习惯了这种人后的孤单。或许是与生俱来的,他很排斥与人太过亲近。罗其雨却是个例外,莫名的,就是觉得她温暖、干净、纯粹。不掺杂任何杂质。二人虽还说不上认识,但在他心里,罗其雨就是这么个人,他肯定也坚信。

他想要了解她,亲近她。或许是出于对救命恩人的感谢之心,又或许是其他什么,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但自那天过后,脑海满满都是她。

思来想去,身边唯一能求助的也就陈平仲了。

陈平仲听说罗其雨就是三年前在旧金山那次枪击中救了阎旭恒的人,震惊的刹那失语。

缓了一会,才艰难开口。

“你没弄错吧,都三年多了,也许那个声音你早忘记了,或许现在留在你脑海的只是你想象的。”

“就是她,我肯定。”

阎旭恒一脸坚定,说着摊开手掌,一条手链跃然掌间。“这是她当年掉在我手上的手链。是不是,拿这个一试便知。”

陈平仲很赞成:“这个可以有。但是,哥们,你不早说,早说那天就该问她要个电话的。”

“所以我找你啊,让陈阿姨帮忙再牵次线,大家见见。”

“嘿,哥们,这个忙我不是不帮,只是这是最次的选择。还有,我可不敢再招惹我小姑。”

“你有别的办法?”阎旭恒一脸期待。

“哎,你忘啦,她在B大附医工作,去问下不就知道了。包我身上。等消息哈。”

说着吹了声口哨,得意洋洋的走了。阎旭恒长的再帅又如何,可惜是个爱情白痴,不会撩妹追女生,真是白瞎一副好皮囊,暴殄天物啊。

一想起各色MM,陈平仲就志得意满,真不知道人为什么要结婚。单身多好。这么大片森林,这么多的花骨朵等着他去浇灌采撷,他还没玩够呢!怎可能会为了一段会倍受束缚,又前途渺茫的婚姻,放弃整片森林,和无价的自由。他又不傻。

陈梦那天回去以后,越想越觉得罗其雨那孩子不错。单从年龄来说,极其适合。反观智诗琪,与平仲9岁的年龄差。还是算了。况且那孩子心思都在旭恒身上,而且她那个妈,势利二字就差写在脸上了。她就不乱点鸳鸯了。

说干就干,陈梦绕过陈丽透过朋友对其雨好一番打听,没几天,其雨的第一手资料全到了她手上。

除了家庭,个人条件真是好。高智商的学霸啊。而且她还打听到了其雨鲜为人知的一点。罗其雨的恩师是国内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朱诚。这可不得了啊。

当年为了回长原工作,其雨违背恩师心愿,执意离开京城,回乡工作。师徒二人还就此闹翻过。其雨在这件事上虽过于任性,但也由此可见此女娃的一片孝心。放弃大好前途,只为回来照顾母亲,陪伴奶奶。

陈梦越看越喜欢,这要娶回来可是他们老陈家的福气啊。于是给在省高院任法官的大嫂,陈平仲的母亲郭丽萍去了个电话。

郭丽萍一听,笑声溢满听筒:

“单亲家庭有什么关系,人品三观才是重要的。抛开家庭因素,这样的个人条件配陈平仲那混小子绰绰有余。”

郭丽萍一锤定音,提出约罗家母女改天出来再正式见见。

这边厢陈平仲对小姑母亲的谋划一无所知,用了一条项链,从一老相好那里,通过她朋友在附医工作的朋友那里,终于打听到了其雨的电话。

献宝似的扔给阎旭恒。

阎旭恒一边感叹他的效率,一边对着电话号码傻眼。这可如何是好,他总不能冒冒然的打过去吧,那太唐突了。

一脸迷茫的看着陈平仲:“那个,我用什么理由打啊,突然打过去,不太好吧。”

陈平仲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智商虽高,才华过人。情商也不低。不,碰到罗其雨的时候,他根本没情商。

摇摇头,算了还得他出马。拿起手机对着纸条上的号码一顿按,电话响了两声。电光火石之间,手机被阎旭恒那倒霉孩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抢了!抢了!抢了!

下一秒,结束通话。

陈平仲一脸懵逼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阎旭恒。

“大哥,不是吧,就这点胆量还追女孩子。等你开追的时候,人说不定已经佳人有主,没看到那天她身边还坐着一个男性生物呢!”

“那是相亲对象,又不是男朋友。而且,那男的哪点都配不上其雨,他俩一看就不是一世界的人。其雨肯定也看不上他的。”

“其雨,其雨,你配的上你倒是追啊。”

“我没说要追她呀。”

陈平仲倒,这哥们到底想干嘛?摸摸他的额头,没烧呀。

“不想追,你要人电话干吗?”

“我想感谢她不行啊,还有,还手链给她。”

陈平仲懒的搭理了,一个电话都不敢拨出去的人,算了。他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