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罗家要买房

相亲结束后,吴江回家的路上,越想越觉得罗其雨条件可以,要是娶了罗其雨,自己以后不想做老师了,想做个生意啥的,那还不是她舅舅们一句话的事。有这样的关系,还怕啥。于是趁热打跌的给亲戚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亲戚又透过中间人刘姐给罗其雨递话,说是可以试着跟她交往看看。

额,罗其雨实在忍不住,只得将相亲过程简述给了刘姐。

说完以后,两人都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刘姐:“你为什么说自己是卖药的呀。”

“我高兴呀!”

“有才。”刘姐忍不住在心里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再听了吴江的其他表现,吴姐对其雨不由升出一股愧疚之情。

“其雨啊,都怪姐,没给你把好关。丢人了。”说着又哈哈笑起来。“后来那个单谁买的?”

想起这个,其雨真的忍不住想要不顾形象的大翻白眼。

“我呀,他给挂到我舅他们包厢,我总不能真要人家买吧。只得自己吃点亏,趁着上厕所,偷偷把两张单都买了。”

“其雨啊,真是对不起。姐下次一定给你再好好留意留意,只要是人品好的青年才俊一定第一时间给你介绍。”

说起那个单,陈丽就气的要死。要你罗其雨买什么单,显得你能耐还是有钱咋滴。不也一小破医生,每个月拿固定工资,你买单,置我们于何地。

回到家对着智利满好一通闹。智利满被闹的火气攻心。一个电话打给智玉芳:

“我姐啊,好好管管其雨吧,我家诗琪相亲要她买什么单。”

陈丽闹智利满不算,这会子听到智利满和智玉芳通话,一把抢过电话。

“二姐啊,你说说你们家其雨,心机咋那么重呢。当个医生了不起啊,有钱牛逼啊。人家一个月挣几万几十万的都没她能呢。这是摆明了让我们家难堪啊。你说我好心叫她去吃饭,多认识个朋友,她倒好,摆我们一道。真是不要脸,好心当成驴肝肺,活该嫁不出去,姐夫早死就对了,不然也会被她活活气死。”

话越说越难听,越说越没谱。你对人不满扯人爹干什么。

智玉芳被这莫名其妙的劈头盖脸一通说,这会子还骂起她死去的老汉儿,不由怒从心起。

“我女儿什么人,我清楚。用得着那些子外人嚼舌根。她买单自有她买单的道理。还有,说谁不要脸呢。你自己在外面干的那些好事,别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也就我那个没用的弟弟还把你当个宝。整个长店区,谁不知道你早是一只烂到泥里的破鞋。”

说完气呼呼的挂了电话。手机关机,座机拔掉。气的心口疼。

晚上其雨回家,智玉芳一问。更是气的不行。你要不叫,我家其雨用得着上赶子买这个单吗。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虽说始作蛹者是那个没品的吴江。但他们老罗家的家风从来没有占人便宜一说。罗奶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吃亏就是占便宜。

再者说,这单她家其雨要是不买,那些个人肯定又会背后嚼舌根。指不定怎么嘲笑呢。智玉芳越想越气,拿起电话就要打过去找陈丽要个说法。

其雨赶紧拦住:“妈,算了。嬢嬢不是常说嘛,吃亏就是占便宜。吃亏是福啊。被骂几句也不会少块肉。小舅妈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后少接触就是了。”

智玉芳听了其雨的话,不由抹起泪来。陈丽骂她老汉儿的话她不敢说与女儿听,女儿和老汉儿感情最深,这要是让她知道,因为自己连累老爹被人骂,其雨指不定多伤心,多气愤。想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女儿好好的,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家女儿多懂事啊,多大度一孩子,明明自己吃了亏,还被人这么骂。智玉芳越想,心里越难受。陈丽这么明目张胆的骂她女儿,还不是看她们娘俩孤儿寡母,身边没个撑腰的。一想起自己死去的老汉儿罗爱国,不由悲从心起。直接哭了出来。

罗其雨一时无措。妈妈爱哭,她自小就知。自父亲去世后,更是如此。每每一想起罗父必会眼泪泛滥,但哭过后又会元气满满,以弱女子的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养大她,供她读书。又如女儿一般的悉心照顾奶奶。

“妈,没事了,有女儿呢。女儿不孝,以后不会让你再听这些话了。”

其雨将妈妈紧紧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

智玉芳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一会擦干眼泪。

语重心长的对其雨道:“看吧,这就是家里没男人的坏处,谁都能对着我们踩一脚。雨啊,听妈一句,遇到合适的就好好谈,谈个一年半载就结婚。条件什么摆一边,人品第一。”

说着起身走到里屋,不一会出来,手上多了一个存折。往其雨手里一放。

“雨啊,这是妈这些年攒下的,不多,12万。房子呀,你也不用担心。你奶住的那个四合院,你五爷爷五嬢嬢要出国给你珍姑姑带孩子,他们的正房打算卖了。南房和东房是共用区域,我和你奶商量,打算都买下来。咱们这一块,古城区,又是市中心。以后就算不拆迁房子也值钱。你五爷爷听说我打算给你做婚房,没多要,8万,算是半卖半送了,剩下4万装修也够了。”

其雨被智玉芳拿出来的存折和这一大段话震惊了,一直知道妈妈会过日子,勤俭持家,但这会子12万可是好大一笔钱。别说她妈就一钟点工了,就是很多工薪家庭都不一定拿的出来。

不由眼眶湿润。

“妈,你真好。”

说着也拿出自己的存折:

“这里面不多,我大学时的奖学金,勤工俭学的,还有读博时的补助,以及这两年攒的工资,刚好8万多点。买房子的钱我自己出。装修您帮忙贴点。”

说着又把自己的工资卡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工资卡,装修钱以后您每月从里扣还有生活费。以后我的钱都给您管。”

智玉芳自是不依,自己的就是女儿的,哪能要其雨的钱。

推来推去,最后母女俩一商量,房子过户装修全部交给智玉芳负责。

智玉芳只得收下其雨的存折和工资卡。

其雨见母亲收下,顿时心安。也没作她想。

只是一向抠门节俭的智玉芳,拿着这些钱竟然干了一件大事,着实吓了其雨一跳,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