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智诗琪的一见钟情

一行人行至二楼先前订好的包厢。服务员推开门,约的客人已到。

智利满带着智利伟率先过去,走到领导李逸山的面前。满脸堆笑。

“李主任,不好意思啊,来晚了。”又指了指身边的智利伟道:“这是我大哥,智利伟。伟业锻造厂的老板。”说着,谄媚中又带点骄傲,仿佛那个厂是他开的似的。

李逸山客气的与智利伟握手寒暄。又介绍了身边的妇人道:

“这是内人陈梦。”

那妇人业已起身,打扮朴素,并不见多少珠宝首饰。但妆容得体。体形丰腴,典型的中年妇女身材。笑容也恰到好处,好似练过一般。

“你们好。都坐吧。别站着说话。”

说着又走到智姥姥面前:

“这是奶奶吧,您老气色真好。”

智姥姥典型的给点颜色开染房,人家客气客气,她却当了真。

“那是,我呀,底子好。做姑娘时就是如此。我看你眼袋有点大,还有黑眼圈。要好好保养了。”

还一脸的高傲。

好吧,气氛突然有点冷。陈丽气死了。这个婆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陈梦到底是官太太,什么人都见识过。且对方又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并不与其计较,脸上的笑容依然如故,丝毫不受影响。

“是啊,阿姨说的对。最近确实没睡好。多谢阿姨提醒呢。”

陈丽怕婆婆再出幺蛾子。赶紧拉过智诗琪介绍道:

“这是小女,智诗琪。”

智诗琪刚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那两个年轻人,一眼认出要和自己相亲的那位。虽然本人比相片看着还要精神些。长相端正,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和帅这个字还是有一定距离。作为少女怀春,中了韩剧毒的一员,她可是妥妥的外貌协会。如果没有旁边那位做对比的话,她对这个相亲对象还是满意的。

但进门第一眼,她的目光即被相亲对象旁边那位气质儒雅,面色如桃,五官似刀削一般,俊美又不失男子气概的男人吸引。特别是那高挺的鼻梁,标准眼型。真是多一分过了,少一分不够,如此刚刚好。就在那霎那,她的心跳都漏了半拍。脑子里反反复复就一句话:

这世上真有如此好看的人啊。

不禁一会往那边偷瞄一眼,以致走了神。陈丽发现女儿的失态,悄悄的掐了掐她。

“还不快跟叔叔阿姨打个招呼。”

“阿,阿姨好。叔叔好。”声音因情绪激动以致不稳,夹杂着丝丝颤音。脸上也早已是一片潮红。

“你也好啊,小丫头长得可真是水灵。”

这句话里自然是客气成份居多。都说人靠衣妆马靠鞍,智诗琪的长相随她爸,也就中等稍稍偏上。但这样打扮一下也确实配得上一句美女。

简单寒暄过后,大家一一落座。

陈丽挨着李夫人陈梦,智诗琪坐在陈丽下手。那边厢,智家大哥和李主任已经聊了起来。也一一介绍完毕。除了其雨和吴江。

陈梦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年轻人道:

“智太太,诗琪啊,这是我侄子陈平仲,室内设计师,自己创业,之前一直在国外,前些年才回国。旁边那位是他的搭档,阎旭恒。”

原来他叫阎旭恒啊,人长的好看,连名字都这么好听。智诗琪心底的粉红泡泡更是冒的四起,小鹿乱撞,慌乱无比。

陈平仲并不想来相这个亲。开玩笑,他还没玩够呢!正经女朋友是没有,但不代表他缺女人啊。之所以把阎旭恒拉来,一来是考验对方是否经得住美貌诱惑。二嘛,挡桃花。

陈梦原本对侄子要带搭档来相亲的提议是强烈反对的。开玩笑,万一对方看上你搭档了呢。后来,见了阎旭恒,又听侄子说了理由,一想,也是。一个女人如果抵挡不住美貌诱惑,结婚以后也迟早会出轨。她侄子虽说是青年才俊一枚,相貌端庄。能力更是没话说,名校毕业,国外国内都拿过设计大奖。但单看外貌,也就是一普通人。但胜在会打扮,搞艺术的人,时尚感总是很强的。走出去,也是没少招惹桃花债。嘴又会哄人,就是不定性,太贪玩,以至于年过而立,还单身一人。

阎旭恒内心里是排斥这样的场合的,但又无法拒绝好友的求助,心里一路纠结着,最后,还是莫名其妙的坐在了这里。

关于智诗琪偷瞄阎旭恒的画面,以及眼睛里毫无掩饰的花痴成份,李夫人和陈平仲一早看在眼里。姑侄俩心中对这个姑娘已有定论。但买卖不成仁义在。就当是一次交际好了。

“哎,那两位是?”

刚开始没注意,这会子陈梦才想起,还有两个人没介绍呢。于是问道。

也确实,介绍了半天,寒暄了半天,从进门开始。其雨和吴江就像是两个透明人。智家人根本就没打算把他们介绍给对方认识。

吴江有心插嘴,但屋里人的谈吐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后来一听,人家还是国家电网一实权部门的主任,虽说不是智家小舅的直属领导,貌似也是对口的,就连智家小舅都是电厂的会计。这样的人,要是搭上,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看来这个罗其雨自身条件不咋滴,亲戚倒是挺牛的嘛!而且,刚刚听介绍,她大舅还是伟业缎造的老板哎。这个厂在长原下面直管的县里,在当地小有名气。他正好有幸去过。心里对罗其雨职业和学历的那点不满也就消散了一些。有这样的亲戚,学历低点,职业差点也是可以接受的。因而满脸堆笑。

罗其雨一味的低头喝水,她只想做个隐形人。吴江从进来开始,听到小舅对大舅和李主任的介绍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真怀疑他是来卖笑的。

陈丽看了其雨和吴江一眼,面上依然热情,满脸堆笑,但也难掩语气里的不屑:

“那是我老公的侄女和她的男朋友。她男朋友是一中的初中老师,刚在外面碰到他们也来吃饭,就叫进来一起了。”

在提到初中老师四个字时,语气还特地加重。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懒的报。

其雨都快被气死了。踩她一脚抬高自己女儿,这样的事大概也只有她这位小舅妈干的出来。

但可惜,她是罗其雨,不是任人揉圆搓扁的面团。想玩是吧,那就好好玩。

“阿姨您好,我是罗其雨,今天真是打扰了。我和他也是第一次见,同事介绍的,不好推却。又遇到舅舅们,本不想进来。奈何小舅妈盛情难却,只得进来叨扰了,烦请见谅。”

其雨这段话里包含了太多内容,首先,这位不是她的男朋友。只是同事介绍的相亲对象。其次,不是她想进来。而是受小舅妈之邀。即解释清楚了小舅妈的瞎话,又句句礼貌周到。

陈梦陪着老公走到今天,自己又在机关工作,其雨话里的含义自是听懂无疑。且这姑娘说话不急不燥。眼神淡定,看人时满眼真诚。这么一看倒和侄子还有几分相配。

不由问道:“小姑娘在哪工作啊,多大了?”

陈丽刚想抢答,其雨岂会给她机会:“29了,在B大长原附医。”

旁边吴江看了眼其雨,合着刚才骗他呢。不过想想,也可能是在医院的药房工作,那和卖药的也没区别。这样的职业价值也不大。

从其雨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起,阎旭恒的心就漏了一拍。眼神也不自觉的追随着她,但过后又觉失礼,只得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她。但是其雨接下来说的每句话,他都听的很认真。

其雨的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那个人。三年前那个在他耳边不断呼唤给他急救,前些天又在咖啡厅大骂无耻的人。从他坐的位置侧着看过去,正好看到其雨的侧脸。那天虽然匆匆一瞥,但那个侧影早已印在他的脑海。又想起那天那个男人叫她雨儿。刚刚她自我介绍说她叫啥来着,哦,对。罗其雨,其雨,雨儿。想到这里,阎旭恒更是确定心中想法。心底翻江倒海,激动无比,却碍于场合,只得压了下去,面上依然保持平静。

“学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妈真是烧高香,有这么优秀的女儿。”

陈梦话语及眼神里都是满满的赞赏。别的不说,B大长原附属医院她是知道的,这可是长原市最好的医院,一般人可进不去。

两人又你来我往说了几句。陈丽见此,心里怄死了。真是有爹生没爹教,你妹妹相亲,你倒是来抢风头了。不由后悔起来,真不该叫她进来。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诗琪啊,你不是说想学设计嘛,你平仲哥可是国外名校毕业的,又拿过大奖。正好可以跟他请教请教。”

陈丽说着还不断给智诗琪递眼色。奈何智诗琪对陈平仲不感冒。

从对阎旭恒偷偷摸摸的看,到现在明目张胆的看,也不过半顿饭的时间。这会子更是没把她妈的话听在耳里。不仅如此,还放下了少女的矜持,心中下了决心,一定要追到他。遂而主动对阎旭恒挑起话题。

“旭恒哥哥也是学设计的吗?我很喜欢设计呢,能教我吗?”

气氛再一次尴尬,姑娘你的相亲对象叫陈平仲,不叫阎旭恒。

陈梦微微皱眉,这也太露骨了。没看上她侄子不要紧,但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就对相亲对象的朋友放电吧。这是置他们于何地。听这话里的嗲意,只差没直接说出,{我喜欢你了}。

陈平仲和小姑想法倒是反的,他本来就没看上智诗琪,这会子正好,乐得清闲。智诗琪在他眼里就一小姑娘,还是脑子忘家,外貌协会那款。而且,长相也不是他喜欢的。胸太平,屁股不翘,鼻子太扁,嘴太厚。总之,他要是不喜欢一个人,鸡蛋里都能给你挑出骨头,看哪哪都不好。倒是她那个表姐,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散发着成熟女人的稳重气息,谈吐不俗,出口成章。一看就是肚里有墨。而且那样淡雅迷人的气质是由内而外的,可见其内涵之深。这样的姑娘娶回家做老婆倒是可以的。至少不会对牛弹琴。

阎旭恒皱了皱眉头,这姑娘从刚进门开始,眼神就似雷达似的往他身上扫射。出于礼貌,他并未出声。但说实话,很不舒服。虽然从小到大,这样的眼神在他身上从未缺过,正是因为见的太多,所以厌烦。

本想置之不理,当作没听到。但看了看其雨,不回答好似又太没礼貌。可能会给其雨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得勉强的对着智诗琪嗯了一声。

然后一边低头继续吃饭,一边留意其雨夹了些什么菜,且在心里一一记下。

罗其雨吃相很好看,吃的大口又不粗鲁。夹菜只夹自己面前的,遇到不喜欢的就不夹。等下一个转过来是自己喜欢的再夹。不做表面功夫,更不勉强自己,两人在这方面倒是极为相似,几近一样。且看着她吃饭,对阎旭恒来说,真是一种享受,不知不觉食欲大开。

陈丽和王菲也都观察了阎

旭恒,除了出色的外貌。这孩子一看就很有教养,话不多。但有问必答,脸上总挂着恰到好处的笑。不失礼貌又与人保持距离。吃相更是没得说,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莫名的贵气之感。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