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虚惊一场

一步,一步半,二步,二步半,三步……

就在柳婧不由自主的脚步加快时,突然的,一个优雅低沉的声音从上空传来,“你,过来一下!”

这声音一出,柳婧只觉得嗖嗖嗖,无数双目光钉向了自己的方向。

刷地一下,她惨白了脸,反射性的,柳婧闭上双眼暗暗默念道:不是我,不是我……

可就在她的默念声中,只听得那个优雅的声音转为了无比的温柔,“嗯?柳文景,你想装作没有听到?给我过来!”

从来没有一刻,让柳婧发现,原来温柔的声音,也可以让听的人寒毛倒竖。

她闭了闭眼后,狠狠一咬牙,转过身,腿软软地走向了众银甲骑士的中间。

来到那厮的马前后,柳婧行了一礼,待要说话,发现声音涩得几乎发不出声来。索性,她闭着唇一言不发,趁着一揖之际,干脆这样弯着腰不抬头。

马蹄声响。

一个身影挡住了她所有的阳光,接着,一只手伸出,它扣住柳婧的下巴,令得她不得不抬头与他直视后,邓阎王对上柳婧乌黑水润的眸子时,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了她额头上的冷汗,她冰冷的下巴,她那紧握成拳,却无法抑制的颤抖的手上。

若有所思地盯了她一阵后,他放开她,直起身来。

便这么居高临下地盯了柳婧一阵,邓阎王面无表情的命令道:“把她押后!”

“是。”

两个银甲卫上前,一左一右地把柳婧押到了后面,站定后,一银甲卫低声道:“老实站好。”

这么两个大汉杵在自己左右,柳婧哪敢不老实站好的?

四下依然很安静,看到邓阎王目光如电地扫过来往的众人,看到两侧的银甲卫们如狼似虎地盯着前方。柳婧突然想道:不对,我还没有暴露!

是了,她如此暴露了,这些银甲卫们不会是这个态度!

想到这里,柳婧陡然一松,整个人差点吐出一口长气来。

在四下依然的安静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骑士策马急奔而来。

那骑士冲到邓阎王身边后,凑上前低语了几句。

那话一出,邓阎王便‘恩’了一声,点了点头,命令道:“收队!”

掉转马关,他看到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的柳婧,又命令道:“叫一辆马车过来。”

“是。”

马车很快就到了。

马车一停,邓阎王便翻身下马,他迈开长腿,单手扣住柳婧的手臂,便这么一推,她就身不由已地倒在了马车上。就在柳婧双眼滴溜溜转了几下,急速地寻思着怎么应对时,只见车帘一晃,姓邓的这厮,带着漫身暖阳,长腿一抬,居然也上了马车。

他在榻上坐好,伸手把车帘一拉,优雅地丢出一句命令,“回府。”

“是。”

银甲卫们清朗的应过后,便是整齐的马蹄声响,于马车缓缓而行中,邓阎王转过头,朝着柳婧看来……

他就这么双手交握在胸,高深莫测地盯着柳婧。

柳婧白着脸,她低着头坐在他对面,咬着唇把自己这一趟的经历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越想,她越是觉得,自己不曾暴露。

就在柳婧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地跳得慌时,邓九郎优雅温柔的声音传来,“额冒冷汗,手足冰冷,目光躲闪……柳文景,你又做亏心事了?”

柳婧心头一松,想道:他是真的不曾发现。都怪自己在他面前时表现得不够镇定,让他起了疑心。

当下,她咬着唇,声音如同蚊蝇地说道:“没。”

“嗯?没有?”

听到他语气中的威胁,柳婧一急,她白着脸连忙说道:“谁让你每次出现,从来都不带好事,我心里害怕。”

这理由很充足。

邓九郎身子后仰,微眯着双眼静静地打量着柳婧。

过了一会,他轻柔地问道:“去哪儿了?”

“鄱阳郡。”

“去干嘛?”

“找父亲的一个故友。”

她刚说到这里,蓦然的身上一寒,却是邓九郎倾身而来,他低头盯着她的脸一会,伸手慢慢抬起她的下巴,细细瞧了一眼后,邓九郎哧笑道:“撒谎!”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轻敲声。

接着,一个骑士低声禀道:“郎君,张公公派人来了,说是刺客已然抓到。”说到这里,那骑士冷笑一声,又道:“前两天还要死要活的,非说什么刺客会从码头遁逃,又说刺客见他不死,必会再派人来,还用话挤兑着我们来码头盯着……这一转眼,刺客居然就抓到了。”

马车中,邓九郎长腿懒洋洋的交叠在一块,他微眯着双眼,淡淡地说道:“上跳下蹿,胡乱攀咬,本是阉贼的长项。”

一侧,柳婧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两人说了几句话后,她整个人都是一阵放松:原来邓阎王到码头上,真不是冲自己来的……她就说嘛,此事她做得够隐匿的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让他抓着现形了?

她本已累极,这一放松,整个人都是说不出的舒服。

当然,为了不让自己在他面前露出破绽,柳婧一直低着头,一直缩在角落里。

就在这时,邓阎王温柔低沉的声音传来,“柳文景?”

“恩。”

就在柳婧以为他要说什么时,却迟迟没有听到声音。当下,她悄悄地抬起头来。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却似被什么困扰一样,微微后仰,手指正揉搓着眉心,显得十分疲惫的样子。

这样的邓阎王,是柳婧没有看到过的,哪一次见他,他不是在强势地掌控一切,就是在冲她恐吓嘲讽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邓阎王手一挥,道:“停车吧。”

马车停了下来。

他眼也不睁,声音没有半点起伏的命令道:“下车吧。”直愣了一会,柳婧才醒悟过来,他这是对自己说的。

她忙不迭地爬下了马车,刚刚站好,马车中便传来邓阎王低沉的声音,“走。”

“是。”众马驶动,这个莫名其妙把她从码头拖上车的男人,这一转眼间便带着骑士们风卷残云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回头看着后面木愣愣看来的美少年,一银甲卫笑嘻嘻地说道:“我就说郎君挺中意这小子的嘛,这不,生怕张公公盯上人家,咱郎君赶紧先下手为强,给这小子盖上邓阎王所有的印鉴?”

他的声音一落,马车中的邓九郎便冷冰冰地喝道:“闭嘴!”

听出自家郎君声音中的疲惫,银甲卫知道自家郎君有多忙,不管是闵府那案子,还是张公公的事,还是另外几起事,都接二连三的来,弄得郎君这阵子都没有睡好。

他也不敢开玩笑了,连忙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只是才过一会,他忍不住凑向一侧的同伴,压低声音好奇地说道:“地五,你说说,咱郎君是不是对那姓柳的小子另眼相看?”

那同伴瞟了他一眼,低声回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郎君的性子,姓柳的小子以前得罪过他,他这不是还没有完全消气吗?在这个时候,自是不能让别的人动他。”

身为陛下身边第一人的张公公,极喜渔猎美少年,这次被刺客刺伤之后,手段更是残忍了两分,前几天从张公公的府第,还抬出好几具少年赤条条的尸身……因此,自家郎君今儿一见这小子,便当着众人顺手把他捞到马车上了。这样做也是个信号,好让吴郡的那些想讨好张公公的大小豪强知道,这姓柳的小子是他邓阎王护着的。免得一不留神之下,被哪个豪强顺手掳了送给了张公公。毕竟一个没门没户又长得这么出众的少年,最是容易被人下手。

柳婧自是不知道这一系列的变故。她瞪着那远去的马车半晌,实在是捉摸不透那厮的想法,便摇了摇头。

因怕家里人担心,她急忙雇了一辆车,用了不到一刻钟便回到了柳府。

果然,柳府中大门打开,柳母等人正一脸焦虑地朝外张望着。看到柳婧走来,柳母眼圈又是一红。

连忙上前安抚了母亲后,与她一路同行的两仆来到身后,关切地问道:“大郎,你不要紧吧?刚才那位大人是?”

柳婧摇了摇头,道:“我不要紧。他没有为难我,半路就把我放下了。”对上两仆疑惑的表情,她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转过身,扶着母亲坐好后,柳婧召来几个仆人问道:“这阵子吴郡发生了什么大事?”

一仆妇回道:“好象几天前有一个公公被人刺杀了,这几天还全城戒严捉拿刺客呢。”“是啊,那事儿闹得好大,好些人都被官府抓到了牢里。”“连一些读书人都倒了霉,说是什么刺客的同伙给抓走了。”

在众人七嘴八舌中,柳婧咳嗽一声,让他们安静后又问道:“还有呢?”

众仆不知道她在问什么,一个个摇头直说就这事儿。

柳婧站了起来。

她静静地看着外面,想道:闵府现在究竟怎么样了?转眼她又想道此行的经历,暗暗蹙眉:柳婧啊柳婧,虽然这事你从头到尾都计算了又计算,称得上谨慎小心,可你的养气功夫也太差了。今儿本来是没事的,结果就因你脸色有异,被那厮给盯上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