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处理货物

茫茫大雾中,货船实在不敢走快。

望着前方,一老仆说道:“大郎,天要亮了。”

柳婧抬头看着前方茫茫的大雾,道:“恩,天要亮了,雾也散了一点了。”

这时,几个仆人欢喜着从底舱冲出来,“大郎大郎,好多盐,整个舱中都是盐!”“大郎,我们统计了这一下,这盐怎么也能卖出二千七八百两黄金。”

二千七八百两黄金啊,这可是一个他们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财富。上一次,自家大郎也是这般黑吃黑,不过那一千多两黄金,刚到手便全部还了债。而眼下这一笔巨大的财富,却能真正属于柳府所有。

乐到这里,一仆人哇哇叫道:“大郎大郎,有了这么多金,就是用钱砸也可以把大人砸出来了。再处理得好的话,还可以凭着这笔钱让柳府东山再起。”

仆人们欢喜得眉开眼笑的,柳婧却显得过于沉静。当下,她身侧的老仆担心地问道:“大郎,你在担心什么?”

柳婧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雾气渐渐弥散,渐渐变得明澈的东方,蹙着眉不停地计算着。

一个时辰不到,随着东方升起了红艳艳的太阳,雾气正式散去。柳婧看着一望无际的太湖,命令道:“升起所有风帆,全力驱动船只。”

“是。”应过后,一仆人问道:“大郎,我们这是往哪里去?”

柳婧沉默了一会,回道:“先全速航行个二日再做决定。”

“二日?”仆人们惊叫出声,要知道这船只顺风行驶,那速度最是惊人,全速航行二日后再停下时,只怕离吴郡已是数百上千里之远了。这,也走得太远了吧?

柳婧回头看了看烟波千里,并无船只跟上的湖面,道:“我们面对的不止是吴郡的地头蛇闵府,还要防着邓阎王。走得远一点他们就追不上,我们也就安全一点。”

她这话一出,众仆明白了,一个个点头应是。

足足经过两日两夜的疾行后,第三天上午,一行人已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望着前方隐隐出现的城池,柳婧突然说道:“注意一下,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可以掩藏船只的地方。”顿了顿,她又吩咐道:“找到了地方,我们就把船藏起来。然后在入夜之间,在这附近或租或买一个宅院。弄好之后,你们去雇牛车。”

“是。”

众仆应过不久,一仆叫道:“大郎,那里有一片树林。”

柳婧抬头看去。

右前方出现了一片树林,那树木全部长在湖水里,一眼看去遮天连地,少说也有几百亩。柳婧双眼一亮,说道:“就是这里,我们把船荡进去。”

“是。”

一行人把货船开向那树林中,因货船过大,他们不得不砍伐树木,再掩藏行迹。当一切弄好之后,太阳已然下山了。

当下,弄得湿淋淋的一行人背着包袱,在一处干净地方换过衣裳后,便急急朝着这个名叫罗水城的小城赶去。

他们没有进城,任何城池,一到夜间都会关闭城门,不利于他们行事。四处找了一会,柳婧拍板租了一个靠近罗水城的宅院。这宅院很大,不过草木凋零,房屋倒塌了好几间,但是靠近他们藏船的地方,用来处理货物很是不错。付了五两黄金的定金,说是租上二年后。一行人便赶着去借牛车和驴车。

整个东汉一朝商业都相当发达,因这里邻近大湖,本是鱼米之乡,地方富裕的同时也商人颇多,所以柳婧一行人的运气很不错,随便便租了四辆。

当下,每一个仆人都赶着一辆牛车,来到了树林中。

因此行实在关系重大,从头到尾,柳婧都不敢动用外人。一行总共才五个人,这么一船货,整整搬了一晚才搬空一角。天一亮,柳婧便让大伙把行踪掩盖,全部回到租住的宅院里休息,晚上再继续搬运。

如此搬了四天,总算把船上的货一搬而空。命令会开船的两个仆人开着那货船重新驶上太湖,让他们在一个离这里远一些又没人注意的地方把货船一把火烧毁后,柳婧这边,开始和众仆在宅院的后花园处挖起地窖来。

足足用了将近二十天挖好地窖,再把所有的盐都放进去藏好。又花了四十两黄金把这院子买下,并派两个最为信任的老仆留守,并给他们十两黄金,给他们吃用,并在必要时好好处理邻居的关系,不至于让人生疑后。柳婧一行人,在与烧船的两仆会合后,坐上了回往吴郡的船只。

来时日夜兼程,整整一个月柳婧都不曾睡过一个好觉,这去时,她已全然放松。

小小的客船,装了五六十号人,俊美斯文的柳婧在这些人中特别显目,一仆人挡住四下朝柳婧打量的目光,压低声音悄悄地说道:“郎君,我们就这样回去?”、

柳婧看了他一眼,恩了一声,道:“先回去。这个地方,这半年就不用过来了。”顿了顿,她慢慢解释道:“等洛阳来的那些大人物回去了,闵府忘记了这回事了,我们再来处理它。”

“大郎了得。”

面对仆人的夸奖,柳婧一笑。

这时的她,笑容是明亮的。要说前阵子她还在为生计发愁,还在想着怎么去赚打官司所需的巨额黄金,现下她却是不再担忧了。有了那么一船盐,只要找到恰好的时机把它们销售出去,她还有什么后顾之忧?

如柳婧一样,二个仆人也是愉快的。早把柳府当成了家的他们,想到柳府熬到今天,总算要出头了,一个个都是欢欣至极。

这种欢喜,一直持续着来到吴郡码头,望着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一仆人咧嘴笑道:“夫人肯定做了好吃的等着我们了。”“是呢,这半年我都没有睡过好觉了,嘿嘿,现在好了,我也可以睡个几天几夜了。”就在他们的话音落下时,前方码头处一阵骚动,然后,原本挤挤攘攘的人流,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整整齐齐地向后退去,退去……

在柳婧腾地抬头,睁大眼盯去时,只见一阵整齐的马蹄声中,一队银甲骑士的身影出现在码头处,在阳光的照耀下,他们身上的银甲,散发着耀目的流离的银光。

然后,银甲骑士们向两侧退去,一个同样身着银甲,宛如天神一般的青年郎君越众而出……

柳婧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厮银甲白衣的,一时之间,似乎连阳光都被他吸尽了过去。

看到柳婧脸色发白,两仆人小心地问道:“大郎,你怎么了?”“大郎,是不是风太大,你不舒服了?”

出于对邓阎王和闵府的绝对畏惧,这一次行动,柳婧并没有告诉仆人,说是自己在偷走闵府一船盐货的同时,还乔装打扮地收买了一个小乞丐,招来了邓阎王。因为她知道,知道的人越多,露出破绽的机会也就越多。

招来邓阎王时,柳婧是想,价值七八千两黄金的私盐,在邓阎王的眼皮底下冒出来,他无论如何也会治罪闵府的。而失了巨大钱财,又被邓阎王盯上的闵府,怎么着都会败落……

而闵府一旦败落,自己相救父亲,阻力也就会小上很多。

这才是:若敌势众,削其羽翼,用敌之敌!

只是,邓阎王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厮每次出现,都能让她心惊肉跳啊!

在两仆的询问中,柳婧垂下眸来,她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试图借由这个动作驱去手心的冷汗,以及不由自主间发出的轻颤。好一会,她才低涩地回道:“没事,河风有点大。”

两仆心头一松的同时,柳婧低低地警告道:“若是有人问你们什么话,记得什么也不要说。”

这话一出,两仆都笑了,一仆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大郎你就放心吧,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哪会这么经不起事?”

听到这话,柳婧自失的一笑。莫名的,她的心头放松了些。

这时,碰的一声,客船碰上了码头,船家在扣上勾链后,开始摆放木板让客人上岸。

自从那一队银甲骑士出现在码头上后,四下里都很安静。只有这客船中,从来没有到过吴郡,没有见过邓阎王威风的少男少女们,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好奇不已地打量着,说笑着。他们几乎是目眩神迷地注视着那个阳光下的那个身形挺拔,腿型修长,面目完美宛如天神的男子,表情中满是兴奋和好奇。

在这种异常的气氛中,柳婧三人,开始混在人流中向码头上走去。

码头不大,不管是从哪条船上下来的人,都必然会经过银甲骑士之前。悄悄抬眼,看着那阳光反射下流离的银色光芒,柳婧咽了咽口水。

她安静的低着头看着地上,安静的顺着人流向前走去……

两个仆人一前一后地跟着她,这时,他们也发现了自家大郎的异常,也一个个小心起来。

于这种无比的安静中,柳婧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闹得欢。

不知不觉中,她的背心已是湿了一遍,她的腿在发软,她无比的渴望,这一段距离能快点过去,无比希望,那个人永远看不到她。

这时,她的眼角瞟到,那些银色的反光离她只有三步不到的距离了。

也就是说,轮到她经过这些银甲骑士的前方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