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谁算计了邓阎王?

初春的夜晚是很冷的,而一直到了夜深,那笼罩了整个天地,让人看不清二十步之外动静的大雾,还如有形有质一样弥漫在湖面上,树林中,直是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扬三等人看着夜渐渐深沉,人也放松下来。事实上,这些年来,他们仗着闵府提供的种种便利,在外行商也罢,还是行阴暗事,都是无往而不利,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危险。因此就算是杨三,也只是觉得自己可以小心一点,而不是真有了什么危机感才紧张行事的。如此一过子时,一个个便呼呼大睡起来,只有杨三还撑了一会,可不到凌晨,也已沉沉睡去。

就在他们睡去不久,湖面上传来一阵小小的水波声,只见几个黑影从浓雾中窜了出来。这些黑影来到最里面的那只大船上动作了一番后,又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他们来来去去,睡得早就死沉死沉的众船夫自是毫无知觉,便是杨三,也只防着湖道中有什么异常,给睡到了最外面的那条船上,自然更是什么也不知道。

就在那些黑影退下约莫二柱香时,突然的,山林中,从远到近,燃起了一堆又一堆的火光。

就在方圆二十里的树林中,燃起了十五六堆的火焰时,陡然的,一阵鼓声传来!

那鼓声开始还只是四五个,转眼间便变成了十来处。“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又一阵,急促而激励的鼓声,从众船停靠的后方山林,震天介地传来。

这种急促的,杀气腾腾的鼓声,哪怕是在百万大军中,也能人人听见,何况是在这夜静人深之时?更何况,响起的并不止是一个鼓声,而是十数个巨鼓同时响起,便宛如,千军万马藏于山林!

饶是睡得再死沉,众船夫和杨三,这时也在惊出了一身冷汗后苏醒过来。他们一睁开眼,便看到自己身后的丛林,那冲天而起的火光,而从那浓雾笼罩的山林中,更有鼓声砰砰而来。这急促得让人心胆俱裂的鼓声,是那么的杀气腾腾!

杨三脸一白慌乱地站起时,几个船夫已冲了进来,嘶声叫道:“头儿不好了,我们遇到埋伏了!”

不止是他们,此时此刻,杨三也只有一个念头:我们遇到埋伏了!

这么多火光,这么多鼓声,莫非是官府的人?

可不管是不是官府的人,光凭他们船上的几十号人,是应付不了的!

当下,他当机立断,嘶声大叫道:“开船!开船!”

在他的急吼声中,清醒过来的船夫们,急急解开锁链,开始撑着船离开。

在杨三所在的最外面的那条船驶出几十步后,第二条船也驶了出来。可是当第三条船上的船夫去划船时,却发现船似乎被什么绊住了,他们听着那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的鼓声,早已心胆俱裂,这般急急地撑了几下也没有撑动船时,眼见这般大雾,什么也看不到了,眼见前面的两条船渐渐要消失在视野中了。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弃船!逃了性命要紧!”声音一落,那人率先跳到了河水中,朝着前方的船只急急游去。

有了那人带头,剩下的船夫们也扑通扑通从船上跳了下来。

后面弃船的情况,杨三并不清楚。在这浓雾厚得让人看不到二十步外的情况的夜晚,饶是两条大船一先一后地走着,他们也相互看不清楚对方。为了不暴露自己,他们都不敢点燃火把,只能靠着经验丰富的老船夫,靠着直觉在漆黑的大雾的夜里行进着。

杨三是大船一口气逃出了三四十里后,才渐渐感觉到不对的……

怎么过了这么久,那后面的火光还是火光,鼓声还是鼓声?根本就没有人声传来?

不对!这情况不对!

当下,杨三大声喝道:“点火把!”

“点火把——”

于几个船夫嘹亮的大叫声中,两条在不知不觉中隔了五六里的货船,一前一后地点燃了火把。

回头看着后面的那火把光,杨三脸色一变,叫道:“还有一条船呢?”叫到这里,他厉喝道:“等等,怎么少了一条船?”这个问题,与他同一条船的人自是无法回答。

当下,船夫在杨三的示意下停止了行进。眼看着另一条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两船靠近时,杨三喝道:“还有一条船呢?”

对面的船上,几个浑身上下湿淋淋地船夫闻言哭丧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头儿,那船我们没有开,它驶不动。”另一个见杨三脸色非常可怕,连忙叫道:“头儿,那船真有问题,我们怎么也划不动。”

杨三朝那依旧火光冲天,鼓声齐响的地方看了一眼后,咬牙道:“我们返回。”这船上的货物实在太重要了,丢了一条船,便等于丢了三分之一的财产!要真有麻烦也就罢了,如果只是虚惊一场,主家可不会饶过他杨三!

咬着牙,杨三命令道:“所有的人都上这条船,你,你,你,你们几个把那船开到一边等我们的消息。”

“是。”

第二条船上的人都上来后,杨三让人把第二条船藏好,然后他所坐的这一条船开始驶动,朝着平水坳急驰而去。

来时两船摸黑而行,自是走得奇慢,去时点了火把,虽然浓雾依然还在,可速度却是快了不少。

不一会。他们便回到了平水坳。

货船迅速地朝着平水坳荡了过去。

当来到刚才他们停泊的所在时,一个船夫朝着黑漆漆的前方看了一眼,结结巴巴地叫道“头儿,没了,船没了!”

“什么?”杨三大惊,就在他沉着脸准备发令时,突然的,另一个船夫颤抖着叫道:“头,头儿,我们,被包围了……”

这话一出,杨三和众人齐刷刷转过头去。然后他们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是密密麻麻的,足是上百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穿着一身水靠,正从湖中摸来,身形起落间,他们手中的长刀,在火把光下散发着森森血气!

眼看着这些人就要爬上船了,杨三惊恐地叫道:“快,撞过去,撞过去!”这时,另一个船夫哆哆嗦嗦地惊叫道:“邓,邓阎王!”

杨三赫然回首!

却见身后的山林中,正大步走来一群人,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长相俊美到了极点的黑衣青年。在那黑衣青年的身周,上百个火把熊熊燃烧的光芒,直把他那张俊美的脸,照得宛如罗刹一样可怖,而那双沉黑的双眸,更能把人的灵魂都吸到地狱去!

真是邓阎王!

一时之间,刚才还大呼小叫,困兽犹斗的杨三,迅速地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就在他一屁股瘫软在地时,众船夫也是手一松,刚刚拿起的兵器,砰砰砰都掉到了地上。

……邓阎王亲自来了,他们还能怎样?

邓九郎面无表情地看着杨三一行人,手一挥命令道:“把他们带上来。”

“是。”

不一会,杨三等人便被押到了邓九郎的面前。

低着头看着瘫软在地,脸如死灰的杨三,邓九郎冷冷地问道:“这火是怎么回事?”

杨三摇了摇头。

邓九郎又问了几句,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后,他手一挥命令手下们把人押起,又让人开着这货船去搜出另一条货船后,他眉头一蹙,沉吟起来。

见他脸色不愉,一骑士凑上前来,轻声说道:“郎君?”

邓九郎慢慢一笑,说道:“真不错,这次还遇到高手了……坤三,你亲自去,把那个向我们通风报信,说是这个方向会有异动的小乞丐寻出来。”

“是。”

那坤三应过后,小心地问道:“郎君的意思是,有人算计了你和闵府?”

邓九郎冷冷一笑,道:“不错,我被人当刀使了!”

他的声音一落,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几个骑士从树林中钻出来。他们朝着邓九郎行了一礼后,一骑士说道:“禀郎君,是有人把山羊绑在树上,让山羊挣扎时,后腿踢动固定好了的大鼓而发出响声的。”另一个骑士也道:“共发现十六处火堆,火堆不大,是就地寻的干柴堆积燃烧引起的。”第三个骑士则笑着说道:“郎君,属下细细寻了那些脚印,从这些脚印上看来,对方总共才五六人……啧啧,凭着五六个人戏弄了闵府这几十号的老江湖,还真是了得。”他刚说到这里,对上自家郎君的眼,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急急闭上了嘴:这五六人戏弄的可不止是闵府中人,他们同时还戏弄了自家郎君呢!”

一个穿着水靠的湿淋淋的黑衣人大步走来,他插嘴道:“郎君,这闵府胆子可真够肥的。明知道你在这里,还敢顶风做案,贩运私盐……啧啧,光那一条船上的私盐,少说也值二三千两黄金,要是三条船都有这么多盐,那可是七八千两黄金呢。啧啧,这放到哪里,都能算一个大案子了。而且,那船里还装了那么一箱子的上等美玉……”

他刚说到这里,只见邓九郎手一挥,打断他的话头直接下令,“此间之事,由你主持。”

丢下这句话后,他转向身后众人,眯着眼睛声音轻柔地说道:“至于你们,就与我一道去会一会那个胆敢算计闵府与我邓某人,还顺手偷走一船盐的匪徒吧。嗯?多少年了,我都不曾被人如此戏弄过!”他的声音温柔至极,可众骑士却齐刷刷打了一个寒颤,他们同时一凛,朗声应道:“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