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又给遇上了?

想到这里,她朝着吴叔说道:“叔,你们远来辛苦,先好好地吃一顿睡个饱觉中。等休息几天后,叔你带两个人继续回到下河村,等那阿五回来。剩下几人就在闵府外守着,看看那柳二什么时候出现。”

“好的大郎。”

柳婧一口气把吴叔他们安排好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本来心情恹恹,疲惫不堪的她,这时已被吴叔等人带来的消息刺激到了,她现在出门,是要去听那些浪荡子们收集来的是非口舌话呢。

柳婧这一忙,一直忙到晚上,她回来时,柳母早就睡着了。昏暗的院子里,只有二个仆人还守在那里说着闲话。看到柳婧过来,他们都站了起来。

与两仆打了个招呼后,柳婧回到了书房。

坐在书房中,她久久一动不动。

今天与顾呈的见面,实是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饶是过了这么久,她只要一静下来,还仿佛看到顾二郎盯向她时,那阴沉憎恨的目光,以及他凑近她说话时,那能慑人心魂的,动听到了极点,也阴寒到了极点的声音。

想着想着,柳婧慢慢伸出双手捂上了自个的脸。

因蜡烛太贵,柳婧为了节省,便没有点蜡烛。照明用的是牛油灯。可牛油灯燃烧时烟味太重,熏得人扛不住,柳婧便让人把那牛油灯放在书房外面,这样让房门敞着,里面也能有点光。

只是这春寒露重的,房门一开,风便呼呼而入,直刮得柳婧浑身发寒。她这样捂着脸,因寒冷而身子缩成一团,这种脆弱,连柳母也没有见到过……

胡思乱想一会后,不想让自己沉浸在不切实际的渴望当中的柳婧,伸手搓了搓脸,站起来走到书架前,望着一册册厚厚的书本想道:父亲入狱,官府是抓到了罪证人证的。目前我能做的,一是抓到阿五和柳二,让他们出现,证明父亲是被冤枉的。只是这两人既然能做出诬陷主家之事,好言相求是不可能让他们出面的。要令得他们站出来,只能逼迫和威胁。恩,等吴叔他们走时,得重点让他们关注这两人的家人和子女情况,看有没有可以拿捏利用的地方。

除了这条路外,我要是能结识一二个有大来头的官员就更好了……只有这样两头并进,才能万无一失。既然顾呈指望不上,我就自己想办法去攀附一个罢了!只是这攀附的人选,还得好好琢磨琢磨。

柳婧既然定下了接下来的行动方向,第二天她便召集吴叔等男仆,让他们前往下河村后,重点关注柳二和阿五两家家人的状况,寻找可以利用拿捏的错处。那放在闵府外盯着的,则要求他们在闵府旁找一份事做,好掩人耳目,柳婧交待他们,盯着闵府并不止是留意柳五和闵三郎的行踪,更重要的是,探听父亲入狱之事,到底与闵府有没有关联。

送走吴叔等人后,柳婧开始琢磨着怎么才能接近吴郡的权贵。

恰好第七天时,她从浪荡子们的口中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在吴郡定居的吴国国主第三子刘定,想为他的几房爱妾聘一个琴师。刘定对琴师的要求有点特别,要求对方不但博学多才,而且人品高雅俊秀,最好能通诗赋善舞蹈,多精通两门乐器。本来这样的要求,他可以到娼门中去找,可刘定又重点要求人品高雅上面,也就是说,所聘的乐师必须是身家清白,品性高洁之人。

要求高,待遇自然也好,柳婧得知刘定每个月给出的酬金多达二十两时,心动了。

说起来,刘定的这几个要求,柳婧都能达到,只是她毕竟是女扮男装,而且刘府这要求,也有点怪怪的……罢了,要是凡事束手束尾,还没有一试便因担忧而局促不前,她也别指望救出父亲了。不管如何,还是去试试吧。

柳婧来到刘定府门外时,一眼便看到,这门外足足停了十几辆牛车马车驴车的,看来与她一样,愿意以乐师身份接近皇亲国戚的儒生不在少数啊。

看到柳婧走来,守着大门的几个门子上下打量一眼后,一个门子走出,客气地说道:“先生何为?”

柳婧施了一礼,清声回道:“闻三公子有意聘请琴师,柳某不才,前来一试。”吴国国主是当今皇帝的兄弟,刘定是正正宗宗的龙子凤孙。春秋战国以来,有‘诸侯之子为公子’的说法,所以平日里,刘定经常被人称呼为三公子。

门子早就猜到了她的来意,闻言点了点头后,一门子说道:“公子正在里面,柳郎请。”说罢,领着柳婧朝里面走去。

两人刚动,后面驶来一辆华贵的马车,那马车刚停下,刘府两个护卫便屁颠屁颠地凑了上去。

不等他们问侯,马车中传来一个轻柔悦耳的青年男子声音,“那人是谁?”

他看的,正是朝着府中走去的柳婧。

一护卫回头看了一眼后,恭敬地说道:“回郎君的话,那儒生姓柳,是想聘为琴师的。”

“聘为琴师?”马车中的青年男子低笑出声,“你们府中要聘琴师了?”

那护卫压低声音,凑上前说道:“还不是为了那事……我家三公子打听到张公公向来喜爱手生得好的俊秀少年,便临时出了这么一个招聘琴师的主意。哎,只要能把张公公蒙过去,我家三公子那是什么事也舍得做啊。”

那护卫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这时刻,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沉寒笼罩着他,让这护卫不知不觉中,已是汗流浃背。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权贵的护卫一颤,结结巴巴地说道:“您,邓……”

不等他把话说完,马车中人开口了,“是这样啊?挺有意思的。”听到他的声音带着笑,出了一身老汗的护卫松了一口气,“可不是,我家三公子也是办法想尽了……”马车中人打断了他的话头,“今儿来聘琴师的多么?”

那护卫忙不迭地应道:“挺多的,有十几个呢。”说到这里,他语带鄙薄,“三公子当时还担心那些儒生自命不凡,不为金钱所动,啧,还真是白担心了。”

“是么?”马车中的青年男子轻轻一叹,温文尔雅地说道:“也是,这可真不是一个好习惯……唉,她又要犯事儿了,看来只好把公事拖一拖了。”明知道她要犯事儿了,他要是不出现,岂不是对不住自个儿?

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完全让护卫听不懂的话后,马车中的青年男子轻柔地说道:“恩,我去见过你们三公子吧……对了,你别忙着禀报,我先逛逛看。”

“是,是。”那护卫点头哈腰地应了,他毕恭毕敬地迎下马车中的青年男子,领着他,朝着府门走去。

与此同时,柳婧在那门子地带领下,来到了一处花园中。

花园中很热闹,正中处摆了十几个塌几,零零碎碎坐了一些美人和做贵族打扮的青年。而那些塌几的对面,也摆了十几个榻几,此刻,那些榻几上都坐满了人,柳婧一看,都是如自己一样,衣着朴素,长相俊秀,一看就是满腹诗书之人。

看着那些人,柳婧心中暗暗忖道:刘府的聘请条件中有一条是会舞……难道这些儒生们也与自己一样,还会跳舞不成?

柳婧会舞,是因为她自小精力过人,她父亲为了让她精力有个出处,权当锻炼,便让人教她跳舞……在这个时代,舞蹈并不完全是青楼女子才会的,秦以前千多年,世人欢喜祭祀之时,喜欢舞之蹈之。而秦亡到现在,不过三百多年,那绵延了千年的春秋遗风,自不可能完全消除。所以,时人在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者兴奋愉悦或请巫之时,也还是喜欢舞之蹈之。不过与秦时不同的是,以前舞之蹈之的,男女不拘,兴致来了谁都可以上,现在舞蹈的,则是以女子为主了。

在门子地带领下,柳婧缓步而来。

饶是花园中正是热闹之时,在柳婧出现那一刻,众人的目光还是转头向她看去。

……论外表,论温润如玉的通透明秀,柳婧是无可挑剔的,这样一个十足十的美男子,自然把众儒生给比了下去。

随着柳婧越走越近,儒生们也就罢了,那些刘府的妻妾美人和客人们,却喧哗起来。一人惊喜道:“这小儿不错,论其姿容,足能与邓九相媲美。”他这声音一落,另一个马上踩了他一脚,低低喝道:“你不要命了?敢这样说邓阎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