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失望而回

一阵西西索索的声响过后,柳婧走了出来。因脸上不曾涂抹掺杂了锅底灰的猪油,也没有描脸画眉,再次换回男装的柳婧,一张脸白嫩得出奇,眉眼间也过于秀美。这样的她,看起来已不像一个少年,而是一个穿了兄长袍服的女子了。

不过柳婧现在没有心情理会这个。她换好男袍走到顾呈面前后,朝着他深深一揖,清声说道:“今日打扰顾郎了。”说罢,她转过身,脸色虽是苍白,却步履稳健地朝外走去。

顾呈睁开双眼,他看着柳婧挺着笔直的背影,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后,极力平静地推开书房的门,看着她步履缓慢地走到了院落。

柳婧一出顾呈所住的院落,便被侯在外面的三个姑子拦住了。那闵姓姑子还好,她落在后面,只是侧过头看着旁边的大树,而另外两个姑子则一左一右地挡着柳婧。

看着男装打扮的她,她们同时露出恍惚大悟的表情,一姑子劈头便问,“原来你是扮成男子进府的……说吧,你与顾郎是什么关系?”

另外一个小姑则警惕地盯着她,细声细气地问道:“你与顾郎相识已久?你们不会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吧?”

柳婧这时心里堵闷,也没有心情也她们周旋,当然,她也不敢得罪她们。当下,她摇了摇头,轻声回道:“我家与顾家,原先做过二个月的邻居,是我知道顾郎来到了吴郡,便想求他帮帮忙……”

她这话音一落,一女马上鄙夷地说道:“原来是来打秋风的。”

“我就说嘛,顾郎那样的清贵之人,哪会会识得你这种破落户?”她破落户?她父母以前风光时,你们这种府第,还只有仰望的份!

不过,这些柳婧自是不会说出来。她垂着眸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地任由她们攻击着。

见柳婧脸色发白,表情恹恹,二个小姑也明白过来:她定是在顾郎那里没有讨到好处。

这样一想明白,二女心情大好,当下手一挥让开了路,“走吧走吧,别再在这里碍眼了。”“以后别再不知羞耻地接近顾郎!”

最后一句,那小姑说出时,声音虽细,语气却透着异常的阴毒。柳婧一凛,实在不想生事的她,连忙点着头,清脆认真地说道:“小姑放心,我不敢了。”她苦笑了一下,说道:“真不敢了,以后,断断不会再接近顾郎。”

那小姑得意地一笑间,她还没有回话之际,一侧的闵氏小姑突然颤声唤道:“顾,顾郎,你怎么,怎么来了?”

这唤声一出,几人一僵。小姑们慢慢地回过头,白着脸看向那个不知何时走出院落,正静静地站在苑门处的苍白贵气的俊美青年。

阳光下,顾呈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透明,这种脸色,令得他透着一种脆弱。可是,他那黑沉黑沉的,看向柳婧等人的眼,却是恁地阴寒!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阴寒和冰冷!仿佛,他正在压抑着无边的愤怒。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俊美高雅,苍白脆弱,可是四个女子,却齐刷刷身上一冷。就在一阵极至的静寂中,顾呈傲慢地收回了目光,优雅转身,衣袖一甩转回了院落里。

看着他的背影,一小姑颤声说道:“顾郎是不是生气了?他一定不喜欢我们这样拈酸吃醋。”“刚才他这样看着我,好骇人……”

小姑们心下害怕,也就顾不得柳婧了。见她们的注意力不再放在自己身上,柳婧提步就走,转眼间她便出了闵府。

一直到上了自个的马车,柳婧才想道:这六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呈他变得这么陌生了。

刚想到这里,柳婧想到了他刚才那凉薄无情的一番话,不由苦笑了一下。甩了甩头,她疲惫地想道:六年了,他已不是他,我也不是我,还想这些做什么?转眼她又忖道:我幼时捉弄欺骗他,他现在拿着婚约一事当儿戏,想误我青春……我们也算是两不相欠了。反正以后也没有几次再见的机会了,我还是专心想着如何营救父亲吧。

马车在柳婧的恍惚迷离中回到了柳府。

一入府中,柳婧便朝自个房中走去。柳母早就知道她回来了,一直在等着柳婧出来。可一直到了夜间,柳婧还呆在书房中。

柳母忍不住了,在满天夕阳中,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她的女儿正静静地站在窗边,在看着外面的天空出神。柳母进来了,她还一无所知。

按下心中的不安,柳母轻唤道:“婧儿!”

一连唤了二声,柳婧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她回头看向柳母。

柳母担忧地问道:“孩子,你怎么了?一进门就把自己关在房中,是不是事情不顺利?那个是不是顾二郎?”

柳婧点了点头,她走上前扶着母亲在榻上坐好,自己也在她对面坐下,然后,柳婧低声说道“他是顾二郎,可是他不同意解去婚约。”她刚说到这里,柳母便惊喜地说道:“他原谅你了?他还愿意娶你?”

柳婧又摇了摇头,她路上便想到,顾呈说的那些理由,不能告诉母亲,他所说的拖她五年再解婚约的话,更不能说给母亲听……母亲是个沉不住气,要是让她知道了顾呈是这么想的,只怕会不管不顾地跑去闹。真要闹开了,便是顾呈自己不吭声,那些想讨好他的人,都会成为自己营救父亲的阻力。

沉默了一会,柳婧在柳母不解的眼神中低声说道:“他只与我说了一二两话,反正就是不同意解去婚约,也不愿意帮助我们救出父亲。”

柳母闻言大为失望。

生怕母亲还不死心,为了救出父亲悄悄去求顾呈,进而被顾呈刺激到,说出做出什么不可挽回之事,柳婧又道:“顾呈他,现在很得那些小姑们喜欢。我出来时,她们拦住了我,先是问我与顾呈是什么关系,见我否认后又警告说,如果我再接近顾呈,便会让我们在吴郡呆不下去。母亲,那顾呈他长得太俊了,我打听到,凡是有人接近他,便会被那些小姑派人调查底细。现在顾呈明摆着不愿意相助父亲,母亲,你也不要去找他了,别到时求不了顾呈,反而令得那些小姑子来调查我们。要是她们知道我与顾呈本来有婚约,心里气不过,转而去害牢里的父亲,那就不好了。”

柳母这阵子已对女儿言听计从,闻言她吓得连连点头,道:“好,母亲不去,母亲不去。”只是说着说着,柳母已垂下泪来……天可怜见,在知道女儿可能遇上了顾二郎本人时,她是那么的期待过。现在,又落空了。

就在柳母暗暗垂泪,筋疲力尽的柳婧无言以对时,外面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不一会,一个仆妇冲了过来,她朝着柳母和柳婧欢喜地叫道:“主母,大郎,老吴他们回来了。”

什么?

柳婧腾地站起,她大步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问道:“都回来了?”

“是,都回来了。”

“可有人受伤?”

“没,没有。”

说话之际,柳婧已来到了堂房处,堂房外的地坪里正叽叽喳喳的一片,柳府的婢仆都是相处多年的,彼此之间早如亲人一样,见到吴叔他们回来,便围成一团问侯着。

看到柳婧出现,众人连忙让开道来。

而吴叔等人看到柳婧,连忙转过身朝着她行了一礼,满脸风尘倦色的吴叔带头唤道:“大郎,我们回来了。”

柳婧连忙上前一步,虚扶一下后,她关切地看着吴叔,急急问道:“叔,情况怎么样?”转过头她又急声吩咐道:“快,准备做饭,还有端点酒水过来,先让大伙暖暖身子。”

吴叔看着处事越来越是有条有理的柳婧,眼圈一红。他轻声道:“大郎,那柳二和阿五果然有问题!”

四下一静中,吴叔身后一人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两个忘恩负义之徒!大郎你是不知道,我们找到下河村后,才发现柳二和阿五的家人,都住上了大房子,一家老老少少都是新衣裳。听乡民说,他们这几个月里,都购了几十亩田地呢。要不是出卖了大人,他们哪来的这许多钱财?”

柳婧闻言,转眸看向吴叔。

吴叔点了点头,他恨声说道:“事情确实是这样,我问了日期,恰好是大人入狱,他们就回了乡,然后便买房买田的。”

柳婧想到自己父亲为人宅心仁厚,待下人从来不会薄待,却被这小人如此暗算,当下也有了怒火。她问道:“那阿二和柳五两人呢,叔你们看到没有?”

吴叔摇头,他沉声说道:“正是因为他们都不在下河村,我们才回来了。大郎,我已经打听了,阿五在镇上开了一个铺子,去外面进货了,他家人说,还有一二个月才会回来。至于那柳二,他现在成了闵府的闵三郎身边的一个管事,可威风着呢。不过我刚才进城的时候也打听了,他这几天不在吴郡。”

又是闵府!

柳婧想道:看来父亲入狱一事,真可能与闵府有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