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换回女装

柳婧抬头看向他。隔得这么近,她几乎能从他眸中看到她的身影……然而,这并不让人感觉到温暖,而是浑身发冷。

好一会,她垂下眸,轻声说道:“我是柳婧。”

柳婧这两个字一出,这小小的书房中,空气陡然便冷了几度。

好一会,顾呈乐音声的声音低吟道:“柳氏阿婧?”

“……是。”

顾呈低笑出声。

他身子慢慢向后一仰,提着声音喝道:“来人。”

一个婢女急急的,娇媚地应了一声,“来了……”吴侬软语,在这婢女口中软得让人直打寒颤。

顾呈却是恍若末闻,他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柳婧,温声说道:“拿一套女子衣裳进来,恩,还有脂粉。”

外面那婢女似乎迷糊了一下,这才娇滴滴地应道:“好的。”

在那婢女远去的脚步声中,柳婧低声说道:“顾郎这是何意?”

顾呈这时已闭上双眼,透过纱窗照进来的,有点昏暗的灯火下,他苍白贵气的脸,越发白得透明。他微笑回道:“一别六年了,我想好好看看我的未婚娘子。”他明明声音放得很温和,可柳婧就是感觉到这话中的阴冷。便像他明明笑着,那笑容却怎么也达不了眼底。

见柳婧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双唇抿紧,顾呈轻笑道:“怎么,你不愿意么?”

柳婧深浓的睫毛闪动着,好一会,她才回道:“自是愿意。”她都自暴身份了,他要求看她的真面目,也是情理当中,再说,一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开口谈到放弃婚约一事,她怎么能回答他说‘不愿意’?

只是艰难地吐出‘自是愿意’四个字后,柳婧轻轻地求道:“柳婧化身男子,只为救父,还望顾家郎君在人前代为隐瞒一二。”

她这话一出,顾呈却没有吭声。一直低着头的柳婧鼓起勇气抬头看向他。却见他抬着头闭着双眼,透过纱窗的阳光下照耀下,他那苍白的脸色,把他整个人都映出了几分脆弱……柳婧唇动了动,有心再说一遍,不知想到了什么,却又闭上了唇。

不一会,那婢女娇滴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郎君,衣裳来了。”

“再端一盆水,拿点澡豆一并拿进来。”

“是。”

又过了一会,捧着衣裳胭脂的婢女脸蛋红红地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呈对峙状态坐在房中的两个美男时,她呆了呆,暗暗奇道:这里没有女子啊,怎么好端端地要女子衣裳了?还要水盆澡豆的,是谁要沐浴么?

婢女把东西放在几上,又把水盆端了进来放好后,含羞带怯地看了顾呈一眼,轻声道:“郎君,衣裳是三姑子那里借来的……”她刚说到这里,顾呈便转过头来朝她温柔一笑,这一笑,直令得婢女脸红过耳,整个人羞喜得话也说不出来。这时顾呈‘恩’了一声,说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是。”

婢女直到走出书房,把房门掩上,整个人才从飘飘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双手捂着脸颊,又羞又喜地想道:顾家郎君的声音真真好听。他还朝我笑了呢,他居然朝我笑了!

房间中,房门掩上后,顾呈转向柳婧,声音已是冰冷一片,“那里有屏风,去换了。”

柳婧抬眸看向他,说道:“还请顾家郎君回避一二。”

这话一出,顾呈讥笑出声,他慢慢地说道:“我不出去,那些婢女或许以为,我要这衣裳,只是弄来玩玩……我出去了,她们便会怀疑于你。柳氏阿婧,你确定要我出去?”

听他这话中之意,那他是应承了,愿意在人前隐瞒她的女子身了?让她换女裳,也只是他自己要看一看了?

当下,柳婧点头轻声道:“我知道了。”她站了起来,拿着那托盘上的衣裳和胭脂,端起水盆,拿起澡豆,便这么走入了屏风后。

听到屏风后传来的西西索索声,顾呈一直闭着眼,不动也不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柳婧清雅的声音传来,“顾家郎君可以睁眼了。”

也许是错觉,顾呈怎么觉得,柳婧说这句话时,那语气中也带上了几分嘲讽?

当下,他睁开眼来。

他盯向了亭亭玉立地站在面前的少女。

相比起绝大多数的扬州小姑,柳婧算高的,她颈细而长,皮肤白嫩细腻,一双丹凤眼,眸波如泉水,澄澈温润而隐有多情。

她很美,是那种隐有奢华气的美。那婢女给她送来的是闵府小姑的衣裳,裳呈黄色,本可以衬得人面容娇嫩人物稚气。可柳婧穿起来,却不如常人一样显得娇柔,而是透露出一种大气,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奢华气。

也许正是这奢华气,一下子便令得柳婧整个人都显得华贵起来。

顾呈想道:这一点上,她倒继承了她的母亲……

他上上下下盯着柳婧打量了一会后,慢慢一笑,正要说话之际,突然的,外面传来一阵鼓噪声,接着,几个脚步声直接朝这书房走来,人还没有到,声音已然传来,“顾家哥哥,顾家哥哥,我们可以进来吗?”

嘴里说着‘可以进来吗’,书房的门已被人一推而开,转眼间,三四个做小姑打扮的富家少女挤了进来。在令得房间瞬时变得花团锦簇,香气弥漫后,她们的眼睛在书房中滴溜溜一转,然后同时盯到了柳婧身上。

一阵短暂的惊讶之后,那柳婧见过的闵府小姑率先开了口,她朝着柳婧叫道:“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我闵府中来的?”

她的声音一落,另一个小姑已在后面娇笑道:“顾家哥哥,她是不是你从青楼带回来了?”

这话一出,另一个小姑立马接口道:“顾家哥哥,你怎么能从外面带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明明柳婧长身玉立,风姿过人,明明受过多年最严格的大家教育的她,光是站在那里,便气质奢华,可这二个小姑一开口,便把她贬成了青楼女子。开口便是伤人!

按道理,这种刻薄的人身攻击,能令得一个良家女子崩溃。

于是,在几女一声接一声的逼问中,顾呈转过头看向柳婧。

在这种他应该为她辩护的情况下,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她。

柳婧没有动怒,甚至,没有生气……这阵子她为了父亲为了自家的事四处奔波,心力交瘁之余,也算是大开眼界。现在的她,又怎么可能因为几句这样的言语攻击而失控?

因此,她不但没有生气,她还依然这般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眼波澄澈至极,虽然只是个女子,这般眉目微敛,不惊不动的柳婧,还真有‘君子如玉’的感觉。

果然,还是六年前的她!

这个想法一出,顾呈从心底便油然而生出一种憎恶来。

而那一边,见顾呈没有替眼前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美人说话,几个小姑越发胆大了。闵氏小姑最为泼辣,她一个箭步冲到柳婧面前。瞪着她鄙夷地叫道:“喂,谁让你到我家来的?你可真是不要脸啊,喜欢顾哥哥,便追到这里来了!”

另一个女子继续娇笑着说道:“哟,妹妹你不会是顾哥哥新收的美人吧?”

“顾哥哥也真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子都往身边带。”

见到顾呈没有护着,柳婧不曾开口,三女你一句我一句的,已越来越刻薄。

柳婧转头。

她迎上这三女警惕憎恶的眼神,心下知道,她们肯定是爱慕着顾呈,在听到顾呈要女子衣裳后,便迫不及待地赶来了。

柳婧看了她们一眼后,又转向顾呈,轻启樱唇说道:“顾家郎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呢。”

她的语气温柔平和,仿佛三女的言语羞辱根本就不值一提……事实也不值一提,她的父亲还身陷牢狱。现在除了救出她的父亲,还会有什么值得她在意的事?

顾呈睁开眼来。

他盯着柳婧,似乎听不懂她的话一样,“什么话?”

在两人开口之际,内心深处实有点好奇柳婧身份的三个小姑,这时已然安静下来。她们睁大眼,一会看着柳婧,一会又羞答答地看向顾呈。

在顾呈讥嘲的目光下,柳婧垂下眸,她轻轻地说道:“请你出面救出我的父亲。”

“哦?是这个啊。凭什么?”

又要开始重复之前的对话了。

柳婧轻叹一声,她抿着唇看了一会顾呈。眼前这个人与那黑衣首领不同。遇到黑衣首领时,她正好看到他从一具尸体上抽出血淋淋的剑,紧接着那剑又架上了她的脖子。所以,柳婧在黑衣首领的恐惧,已刻入骨子。

而顾呈则不同,不管他现在是什么身份,长相如何的让人有疏离感,在她想到这个人时,总会想到,眼前这人不过是六年前,跟在她身后屁颠屁颠,还被她骗来哄去的小男孩。所以,她对他敬畏不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