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打扮

不一会,柳婧便回到了府中。

一进门,王叔便大步迎了上来。他把柳婧引到一侧角落,压低声音说道:“大郎,大人在狱中的情况不好。”

柳婧的脸白了白。

过了一会,她才压住慌乱地心,问道:“怎么不好?”

“听说是大人入狱数月,一直不见亲人探访。那些狱卒都说他是穷酸,平素里苛刻衣食不说,还经常有狱卒心情不好时拿大人出气。”

说到这里,王叔见柳婧脸色苍白一片,珍珠般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那唇上都渗出血来了。这时他记起柳婧只是个女儿身,自己把这么残酷的事告诉她,却是逼着她了。

在王叔闭紧唇沉默后,柳婧声音平静地问道:“如果我要见父亲,得花多少金?如果要打点好那些狱卒,令得他们善待父亲,又要花费多少才行?”

王叔苦涩地回道:“那些狱卒说,大人是上面关照过的重犯,等闲人他们不敢放行……据我打听了又打听,从第一关直到见到大人,共要打点七人,一人要花费二两金才行。”

那就是见一面,要花费十四两金了?

王叔又道:“至于要上下打点,好让大人得到善待,只怕前后要花费百金以上。”怕吓到了柳婧,他这百金之数,是压缩了又压缩的。

顿了顿,王叔再道:“大人之事,我不敢跟主母明说。今天又添置了一些东西,主母手头,也只有十几两金了。”

也就是说,光是见父亲一面,就要耗尽家里的余财。在老家宅子和店铺没有卖掉之前,他们将衣食无着?

想了想,柳婧咬牙说道:“父亲的事交给我,王叔,你尽快动身去洛阳吧。”

“好。”

“对了,鲁叔记不记得顾家二郎的长相?”

王叔蹙眉寻思一会,道:“老鲁是见过顾家二郎的父母的。料来顾家二郎就算长大了,那相貌应该与其父母有相似之处。应该不难认出。”

“那就好,让鲁叔马上行动。”

目送着王叔离开后,柳婧提步朝整理得最干净的院落走去。

还没有入门,她便听到三妹柳萱格格的欢笑声。不知世间愁苦的小女孩儿,正与一个婢妇玩着躲迷藏的游戏。

看了三妹一眼,柳婧转向母亲。

柳母正把剩下的婢仆集合起来在那说话,柳婧刚一靠近,便听到母亲说道:“你们几个,就去找找附近的绸缎庄,看看招不招人。成婶,你且帮我接一些绣活……”却原来是在安排这事。

柳府的这些仆人,都是柳母陪嫁的人,自柳婧记事以来,他们便一直在。这么些年过去,彼此之间早就如亲人一样。所以柳母安排他们到外面找活养家,那是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柳婧听了一会,转身离开

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去探望父亲一次,并改变身在牢中的父亲的处境。至于父亲的性命,在秋天到来之前,应该是无碍的。因为自古以来,朝庭都信奉春天主生发,秋天主肃然的自然之理。一般而言,不管多重的犯人,春天是处决的,要杀,都会等到秋后。所有民间常听到‘秋后处决’这个词。

转眼,柳婧又悔道,早知道父亲过得这么艰难,家里的老宅和店铺,就应该先脱了手再说。只是话说回来,那些阳河县的人也太落井下石了,他们知道自家出事,开出的价格,只有正常的一半不到啊。而且后来柳宣也知道了,别看那些买家分成几批,事实上,他们全是那个放高利贷的赵宣派来的人。

柳婧回到自己房中,把那册在历阳时,二十几个浪荡子听到的闲言闲语她再细细地看了又看。

这些市井杂语中,杂夹着很多她以前没有接触过的道理,更掺杂着一般人看不出的赚钱之道。她想从中找到迅速赚一笔金的办法。

就在柳婧冥思苦想时,一天时间又飞快地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柳婧刚走到正眯着眼睛在阳光下绣花的母亲身边,便听到柳母因睡得不好而显沙哑的声音,“婧儿,今天应该去看望你父亲了吧?”说罢,因熬夜刺绣而眼睛红红的柳母抬起头来看向女儿。

柳婧唇动了动。

她还没有说话,一直盯着她的柳母脸色一白,惶恐地说道:“是不是你父亲他有了什么不测?”

听到母亲惊恐得近乎尖叫的声音,柳婧连忙摇头。这时刻,她也不知是不是被母亲刺激了,竟然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来。

当下她也不顾兀自惶然的母亲,手挥了挥手,低声道:“让我静一静。”说罢,她负着手踱起步来。

这般转了几个圈后,柳婧突然走到母亲身边,蹲下来看着柳母说道:“母亲,你说我要是到当铺去租一套贵族们常装的衣服鞋履穿上,你再帮我打扮打扮。有几分的把握让人一看就觉得我是一个真正的来自洛阳大世家的郎君?”

柳母一怔,被女儿的态度感染,她也沉静下来。端详了女儿一会后,柳母说道:“我的婧儿贵气天成,不需刻意装扮也是贵人。”

柳婧当下站了起来,道:“母亲,你拿十两金给我。我去看望一下父亲。”

柳母怔怔地看着她,好一会才点头道:“好。”

接过柳母递上来的黄金,柳婧随意地往袖口中一塞,便走了出去。

出乎柳母意料之外的是,柳婧出去不久就回来了,回来时,她依然是一袭朴实的布衣。

接着,下午柳婧又出去了一会,第三天,她接着是上午出去一次,下午出去一次。

第四天时,柳婧一出府门,就直接朝那当铺走去。

当二刻钟后她再出来时,已是一袭华服。这银色的华服上,镶着细细的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一种暴发户的气息。

可是,柳婧扮起男装来,有种过于温润文雅的气质,这种温润文雅,被这金光一冲,倒奇异的中和了,衬得她这人看起来有种眉目张扬,华盛却又不凌人的光鲜感。

当然,柳婧拿出了十两黄金,所租的并不仅仅是一件外袍,她的中衣,她的下裳,她的鞋履,都与这外袍是同一套。

这般骚包地走到街道上,一时之间,柳婧直觉得四周众人目光嗖嗖地看来。而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让路。

就这般衣履光鲜的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后,柳婧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而伴随着马蹄声的,是潮水般向两侧退去的人流。

当下,她缓缓回头。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三个骑士,这些骑士全部着青衣披黑袍,气势凛然,虽只有三人,可这三人起落一致,气势惊人,因此引得路人纷纷回避。

柳婧见状,也缓步退了下去。等这三个骑士来到她面前时,她蹙了蹙眉,又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二步。

这三人,都有点面善,细一寻思,可不正是那黑衣首领身边的人?

要说柳婧最怕的人是谁,自是那黑衣首领。此刻见到他身边的人,她连这一路上苦苦维持的风度也给忘记了,那急急躲闪的样子,直是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因此,她也就没有发现,那三个骑士冲过去一阵后,一人回头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时,笑着与同伴说了几句什么话。

那三个骑士一走,吴郡城中又恢复了热闹。当下,柳婧提步,朝着城西的吴郡首富常公家里走去。

不一会,她便来到了常府外面。看着这占地足有百亩,石制的大门气势惊人的大富门第。她脚步不停地走了过去。

在柳婧出现时,两个门子也在向她看来。见她上前,他们连忙大步迎上。

对上这两人,不等他们开口,柳婧已是负着手,温温雅雅地说道:“还请转告常公,便说我有重要的事找他。”说这话时,她一双温润清澈,如同泉水的眸子静静地瞅着这两人。

柳婧便是一袭布衣,也有一种属于文人的雅气和清气,何况她现在还是盛装打扮了的?

那两个门子相互看了一眼后,一人朝她一礼,道:“郎君稍侯。”说罢,他推开了大门。

被柳婧的风度所迫,这两人竟不敢把她晾在外面干等,就这样打开大门,把她迎进了常府正堂。

柳婧在正堂坐了一会,刚刚端起婢女呈上的酒抿了两口,一个沉而有力的脚步声传来。转眼,一个四五十岁,圆圆脸,初看起来笑容可掬,可那双不大的眼睛却精光四溢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他看到俊美斯文的柳婧,浓眉一挑,如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小郎君找我?”

这人长相慈和,这一开口却声音恁地响,直震得柳婧耳朵嗡嗡一阵响。

“是。”柳婧站了起来,她朝着这中年人深深一揖后,微笑道:“在下姓柳,刚从历阳来。听闻常公乐善好施,心怀仰慕……”她说到这里,常公眉头皱了起来:难不成这俊美亮眼的小郎君,竟是来投奔自己,想做门客的?

就在他如此想着时,柳婧已斯斯文文地把话说完了,“柳某特意前来,是想向常公送上两句话。”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