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双簧

贺川柏平时可是很少给我这种笑脸的,我这贺太太当得也太名不符实了。

回到家里,我陪着小玖又玩了一会儿。

贺川柏发来消息,让我下午准备一下,晚上陪他去贺府应酬。

于他来说,我好像就这么点用了。

因为怕给贺川柏丢脸,所以我从下午就开始准备,置装,沐浴更衣,盛装打扮了一番,觉得自己得体了,才带着小玖和他共赴贺家晚宴。

今天贺家的人到的挺齐的,除了贺松年、唐绾玉以及她的女儿贺贝锦,还有上次救我的贺文麟,不过说话大大咧咧的贺雁南今天没来,我稍稍有点失望。

我们是卡着饭点到的,到了后佣人已经将菜布好了,我们洗了手便上桌吃饭了。

今天的菜做得比上次丰盛,各种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吃了没多大会儿,进来一男一女。

男的西装笔挺,女的穿了件华贵的黑色镶钻礼服裙,肩膀上披了件雍容的白狐皮草,脸上妆容精致,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

女的我认识,是贺川柏的前未婚妻唐丝瑜。

男的有点面生,但模样和贺文麟长得有点儿像。

二人落座后,我看向贺川柏投去疑问的目光,贺川柏意会,低声向我介绍道:“那人是我大哥,贺瑞麒。”

贺家人的名字都取得挺别致的,从老爷子贺松年开始,到大哥贺瑞麒,二哥贺文麟,贺川柏、贺雁南以及贺贝锦,都挺与众不同的。

只是今天到场的全是贺家人,唐丝瑜来做什么?

饭间几次抬头时,都看到唐丝瑜向我投来怨毒的目光,让人食不下咽。

我索性埋头吃饭,不再看她。

吃完饭后,还是像以前那样,大家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因为男士要抽烟谈事,他们便去了隔壁吸烟室。

餐厅这边就剩了唐绾玉、唐丝瑜和我,唐绾玉吩咐佣人带着小玖去后花园玩一会儿,她则陪着我和唐丝瑜说话聊天。

方才人多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就剩了我们三个人,尤其我和唐丝瑜,本就关系微妙,此时越发尴尬。

我好像好久没见过唐丝瑜了,自从上次她开了一百万的支票给我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

唐丝瑜看向我的眼神满是不屑和鄙夷,大概是嫌我出尔反尔吧,反正我们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解是解不开的。

我们俩就这样干坐着,大眼瞪小眼,空气都要僵了。

我借口去陪小玖,刚站起来要朝外走,却被唐绾玉伸手按住了。

妇人那张美貌的脸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热闹热闹,你却要找借口躲开,是不待见我吗?”

唐丝瑜撇撇嘴,趁机附和道:“是啊,姑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就这样目无尊长吗?你们这些街道上出来的女人就是没教养,也不知贺川柏是怎么看上你的。”

唐绾玉见唐丝瑜这样说了,也不遮掩了,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对唐丝瑜说:“是啊,川柏的眼光也太差了,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哪是我们家丝瑜这种大家闺秀可比拟的?明明你漂亮大方又得体,也不知贺川柏中了哪门子的邪,放着好好的闺秀不娶,非要娶这么个二婚女人,说话做事样样都拿不出手。想想以后要一直和她打交道,就窝心。”

我就知道这两人没安好心,说什么喝茶,明明就是想唱双簧来挤兑我。

说来也奇怪,平时和贺川柏在家里再怎么不睦,但是出来听到别人说他不好,我就不由得想维护他,维护他其实也是维护我自己。

我笑着说道:“川柏既然娶我,自然有他的道理。像我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虽然登不了玉姨的大雅之堂,可是贺川柏就是喜欢,我能怎么办呢?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他明明喜欢白菜,唐小姐这棵萝卜长得再水嫩,不对他的胃口也没办法啊。”说完我故意做出一副矫情的幸福模样来恶心她们俩。

果然,唐丝瑜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吃了死苍蝇的感觉,对唐绾玉说道:“姑姑,你听听,小市民女人脸皮就是厚,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唐绾玉撇撇嘴,一脸嫌弃。

我就喜欢她们看不惯我,却又干不倒我的样子。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此话说得一点也不假。

我不想再唱下去了,便站起来对唐绾玉说:“玉姨,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去看小玖了。我一个家庭主妇,还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蹦跶不起来的,您不用担心我会爬到您头上去的。”

虽然这话说得很低情商,但却是实话。

我知道唐绾玉什么意思,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她要宣扬她女主人的地位,就像许多家庭的婆婆都喜欢给新娶的媳妇使下马威一样。

再加上,她原本想把自己的亲侄女唐丝瑜许配给贺川柏,婚礼婚宴什么的都订好了,没想到被我临门一脚夺走了。她心里有气,又不能撒到贺川柏身上,只能挑个软柿子捏,往我身上出气。

我这话说完后,唐绾玉虽然面色不好看,但没再说什么,摆了摆手,“算你识趣,走吧。”

出来后,我松了口气。

来到后花园,我喊了几声小玖,没听到她回话的声音,却看到了贺文麟的身影。

他正站灯杆下抽烟,上身穿了件淡青色衬衫,衬衫束在素色长裤里,眼睛上戴着一幅细金边眼镜,气质温润如玉,和贺川柏清冷不羁的性格截然相反。

我走过去笑着打招呼道:“二哥,你也在这里啊。”

贺文麟看到是我,盯着我的脸细细端详了一眼,笑道:“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还可以,谢谢二哥关心。”

我拿出手机对他说道:“对了,二哥,把你的微信号跟我说一下,我把上次的医药费转给你。”

上次我住院,他帮我预交了两万块钱,我不喜欢欠人人情,尤其贺川柏和他关系不睦,欠着更说不过去。

贺文麟笑笑,“真不用,一家人什么钱不钱的,提钱就见外了。”

“二哥,你就跟我说下吧,要不我放在心里总感觉像有件事似的。”

贺文麟架不住我的再三请求,便把微信号告诉了我,加上后,我马上给他转了两万块。

转完后,贺文麟也没收,笑着说:“你和林小姐不只外貌像,性格上也有几分相似,都是那么执拗。”

我知道他说的是林歌,已经去世了的林歌。

我顿了下,问道:“是吗?二哥能不能跟我说说林歌的事情?她真的去世了吗?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

“川柏没告诉过你?”贺文麟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我苦笑道:“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告诉我这些?”

贺文麟刚要开口说话,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厉声呵斥,“白芷,你在这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