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内奸

贺川柏回头睨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要为他求情?脑子进水了吧。”

“不是。”我对贺川柏说:“你看这男人的手指粗、长,指尖末端的皮肤粗糙,这不像小偷的手指。我怀疑他不是小偷,是故意冒充小偷来伤害我的。如果真是小偷的话,得手了拿着包跑就是了,没必要伤人,明显就是冲着我肚子里的孩子来的。”

说完,我走到那男人跟前,问他:“快说,是谁指使你来害我的?”

男人满眼戾气地瞪了我一眼,抿着嘴唇不说话。

我站起来走到贺川柏跟前,从他手中接过高尔夫球杆,回来对男人说:“如果你告诉我,指使你的那个人是谁,我们就放了你;否则的话,这一杆下去,你下辈子就不能做男人了。”

男人看了看我手中的高尔夫球球杆,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但还是咬着牙不说话。

我不甘心,继续劝道:“你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如果你说了的话,我们就放了你,之前发生的事情也一笔勾销。”

男人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我以为他要说,没相到他却别过脸,再也不看我。

我真是又气又难受,我和这人无冤无仇,他竟然对我下死手。

“你应该也有妻子儿女吧?如果你的老婆怀了你的孩子,却被人踹掉,你会不会难过?你这人有没有心啊,还是不是人?”说到最后我情绪失控,变得歇斯底里。

男人啐道:“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我怒道:“真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你害了我的孩子,我也不让你好过!”说完,我把球杆递给贺川柏,“你继续吧。”

贺川柏接过球杆,朝男人那部位狠狠敲下去,我把脸别过去,耳边听到一声惨无人寰的叫声。

我回头,看到男人表情狰狞,眉头疼得挤到一块去了。

这男人显然不是普通人物,如果换了普通人,这种情况下,早就把幕后主使人咬出来了。可他宁愿自己受罪,也不供出幕后主使人。

那么,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我平生很少与人结怨,也不知这次得罪了谁。不过这人也真是阴险,我肚中的孩子尚未成形,都不肯放过。

贺川柏把球杆放进后备箱收好,对我说:“走吧。”

上车后,我们回到望江苑。

贺川柏扶我进屋后,把我交给梅姐,叮嘱她最近一段时间要好好照顾我,不要让我碰凉水,别让穿堂风吹着我。

梅姐是过来人,听贺川柏这样说自然明了什么意思,看向我平平的肚子,眼神里露出担忧的神情。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边卧床修养,一边思考谋害我腹中胎儿的人是谁。

我怀孕的事,只有很少几个人知道,除了贺川柏就是梅姐还有小兰,那天我去医院孕检,连贺川柏都不知道,只有梅姐和小兰知道。

难道是梅姐和小兰?

或者是这两人泄露了我的行踪?

可是梅姐不像这样的人,她对小玖是真的好,对我也不错,平时为人处事也算正直,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出卖人的事。

那就只剩小兰了。

我把小兰单独叫到我的房间里,直接问她:“你为什么要害我?”

小兰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嘴上却说:“少夫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冷笑,故意诈她道:“你就别装了,我都知道了,害我的那个人被贺川柏抓到了,他都招了,说内奸就是你。你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现在是我在问你,你好好回答的话,我会放过你。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就把你交给贺川柏。贺川柏是什么样的性格,他会怎样对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小兰面色变了变,但还是嘴硬道:“少夫人不要听别人诬陷我,我就是一个做饭的粗使丫头,什么都不知道。”

我厉声道:“你还敢嘴硬?抓到的那人就因为嘴硬,被打断了双腿才招的。你是不是也想试试双腿被打断的滋味?”说完,我从衣柜里摸出一根铁棍,握在手里,眼睛落到小兰的膝盖上,“如果不说的话,我就要下手了,先从哪只下手好呢?左腿还是右腿?”

小兰盯着我手里的铁棍,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双腿瑟瑟发抖。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抱着我的小腿道:“少夫人,我招,我都招了,是林小姐让我这么做的。她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向她汇报你的近况和行踪。可我不知道她会害你的孩子,如果知道的话,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林小姐?你是说林歌?”

“对,就是她。”小兰眼睛汪着泪可怜巴巴地求着我,“少夫人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家是乡下的,俺爹得了尿毒症,俺妈身体也不好,俺哥还急等着我拿钱回家娶媳妇。我实在是太缺钱,所以才……”

“所以你就出卖我?你是得了钱,可我却受了多少罪?”我想想那天被那个男人按在地上一通狠踹,就气不打一处来,直到现在小腹还隐隐作痛,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都说不定。

这个林歌也太狠绝了。

我决定等贺川柏回来,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认清那个女人的真实面目。

可是这个小兰,我是断然不敢用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我站起来,对她说:“你收拾收拾东西走吧。”

小兰明显不想走,站在那儿不动,哀求道:“少夫人,我知道错了。我在这儿做了快两年了,之前从未犯过什么错误,这次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以后再也不敢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不想走。”

我知道她什么心思,贺川柏给的薪水比别家的高,并且活也轻闲,再加上我和贺川柏事也少,也不给她们定什么规矩,所以她们乐得自在。

可是架不住她太贪心,还想要更多的钱,或者林歌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我灵机一动,“如果你不想走也好,那就将功补过,等贺川柏回来,你帮我做证,告诉他林歌是如何收买你,串通外人来祸害我的。”

小兰有些为难,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答应。

贺川柏很晚才回来,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下了。

没想到他直接破门而入,把我从被窝里捞出来,扔给我一沓照片,满脸不忿。

我捡起来,挨张看了看,是那天我被打趴在地上之后,贺文麟抱着我去医院的照片。

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拍照的人选取的角度很刁钻,照片呈现出来的是贺文麟亲密地抱着我,我也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看起来好像我们俩个人多么暧昧似的。

我想起贺文麟特意交待我的话,让我不要对贺川柏说是他救了我,因为两人关系不睦,没想到有人特意拍了照片抢先一步告到贺川柏这里去了。

我疑惑地问道:“照片是谁给你的?”

贺川柏并不回答我的话,一把拎起我将我推到墙边,捏着我的双肩逼问道:“你和贺文麟早就认识吧,孩子是他的?所以你费尽周折地搞这一切,是在玩‘苦肉计’?白芷,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说,贺文麟让你潜伏到我身边来做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