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秘密

贺川柏看向我的眼神冷飕飕的,“你这是在暗示我,想让我上你吗?”

我发现我跟这男人压根就不是一个脑回路的,不能正常沟通。

好在贺川柏接下来并没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只说:“以后晚上不许出去,我不能看到小玖哭。”

我连声答应他,以为他还要说什么,等了一会儿,男人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我长吁一口气,看看门上的锁,明天得找个修锁师傅换把锁了,要不太没安全感了。

睡到半夜忽然收到吴青峰的短信,提示我别忘记那160万的事,这男人怎么不去死?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要来还债。

天亮后,我打车去原先的家,打算收拾收拾东西,好把房子挂到房产中介卖掉。

打开门,看到屋里空荡荡的,家具电器能搬走的都被搬走了,厨房里连个锅都没剩下。

我来到卧室,看到空调被拆走了,我的梳妆台也被搬走了,床倒是没被搬走,大概殷娴也介意这张床我曾经睡过吧。

我忽然想到之前在空调那儿装过一个针孔摄像机来着,不知道还有没有?

四下找了找,终于在墙角处找到了那个黑色的微型摄像机,我捡起来放进包里。

东西都被吴青峰搬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了,我简单地打扫了下卫生,拿手机把几个房间挨个拍了照片,一会去房产中介的时候要用,拍完后把门锁上离开。

下楼的时候,心里忽然空落落的,感觉好像失去了很多,我居然也变得多愁善感了。

出来找了家房产中介,把我家房子的情况跟业务员说了下,又把照片发给他,业务员建议报价210万,有人要的话200万就卖。

给他们留了把钥匙方便看房,我便离开了。

回到家后,我把那个微型摄像机拿出来,取出储存卡。

想看看能没有拍到能用的东西,如果有的话最好不过,他可以拿我的照片威胁我,也可以拿他和殷娴的录像威胁他。

可我手边没有电脑,贺川柏的书房应该有,我趁佣人不备,悄悄来到他的书房,门没锁,我轻轻一推就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进贺川柏的书房,书房很大,装修得简约精致,很有格调,整个西面墙全做成了书架,上面放了琳琅满目的书,其他几面墙随意地挂着几幅看不懂的抽象画。

东边靠墙摆放了一张很大的书桌,上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我走过去坐下,快速地打开,可是电脑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

这让我有点犯难了。

我先试着输入贺川柏的生日,提示密码错误,接着又试了小玖的生日,也是错误,最后干脆输入我的生日,这次竟然打开了。

他的电脑密码干嘛要用我的生日?

但我来不及想太多,把储存卡塞进电脑接口,把里面的东西快速导出来。

导完后,我随便点开一个看看,立马闭上了眼睛,画面太辣眼睛了。

可是又忍不住好奇心,缓了会儿,睁开眼睛继续看,越看越生气,吴青峰和殷娴竟然明目张胆地在我的婚床上,做着不可描述的动作,那时候我和他还没离婚呢。

不过,这对狗男女真是够贱的,尤其是殷娴,怀孕了还配合吴青峰做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去取悦他,怪不得吴青峰会喜欢她。这伏低做小的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

我快进看了一会儿后,只觉得恶心想吐。

从中挑了几段拍得比较清晰的,上传到我的邮箱,以备不时之需。

刚要删除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朝书房这边走来,我立马合上电脑,躲到书桌底下。

等脚步声过去后,我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瞥到书桌旁边的立柜上放着一桢小小的相框,里面是一个穿白衣的年轻女子的半身像。

女人长得很漂亮,笑起来很好看,唇角弯弯的像春花般灿烂。

猛一看五官和我长得很像,可我却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我。

因为她虽然是在笑,笑容也很明媚,可那双眼睛却清冷睿智,隐隐透着凌厉。我没有那么睿智的眼睛,也没有那么凌厉的性格。

但是,这个女人也不是我之前见过的林歌,虽然两人五官很像,可眼神不一样。那个林歌眼神飘忽,好像有些不自信一样,或者说在刻意在掩饰什么。

我忽然想起唐绾玉之前对我说过的话,她说贺川柏爱的林歌已经死了,显然照片里的这个就是死去的林歌,那么活着的那个林歌又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好像越来越离奇了,我们三个女人都长得很像,并且都和贺川柏有关,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拿出手机把这女人的照片拍了下来,拍完后,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没人,我这才放心地走出去。

小玖午睡醒后,非要闹着去游乐园玩,梅姐请示了贺川柏后,我们三人由司机开车送去游乐园。

小玖玩完蹦床后,又要坐旋转木马,我陪着她一起坐上去。

木马随着音乐咿咿呀呀地旋转,小玖开心得哈哈大笑,她开心了我也跟着开心。有了孩子后,孩子就是我的天和地,我的全部。

我们娘儿俩坐在木马上起起伏伏时,前面有个白衣女子坐在木马上朝我们挥手,笑着打招呼,竟然是林歌。

来这儿坐木马的要么是小孩子,要么是妈妈陪着孩子坐的,只有林歌一个大人,她不会是来追忆童年的吧?

木马停下后,我领着小玖下去,坐到旁边的长椅上喝水休息。

林歌也跟了上来,递给我一瓶水笑道:“好巧啊,在这儿也遇到你们。”

我没要她的水,指指梅姐手里拿着的保温壶,“我们有带的水,谢谢你,林小姐。”

她略微尴尬地笑了笑,又伸手去摸小玖的脸蛋,“这是你的女儿?好可爱啊。”

我把小玖朝怀里抱了抱,客气地回道:“谢谢。”

“白小姐,你真客气。上次就说我们俩有缘,今天碰巧又遇到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我委婉地拒绝道:“不好意思,我先生不让孩子在外面吃饭,怕吃坏了肚子。这样吧,改天我单独请林小姐吃好吗?”

林歌听我这样说,怔了怔,很快又笑道:“你女儿这么可爱,你先生肯定很疼她吧?”

她说话的时候,我仔细留意着她的表情,眼神确实是躲闪的,好像藏着许多秘密似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