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结婚

“贺总?怎么是你?”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可是那浓眉,那深眸,那张英俊的脸,的的确确是他。

我心里竟然闪过一丝惊喜,但随之而来的羞愧,很快就把惊喜冲没了。

贺川柏眼眸微眯,“不是我,还能有谁?”

“没谁。”我硬着头皮问道:“你怎么进来的?你来做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躲在这里做什么?”贺川柏面色发冷,漆黑眸光变得咄咄逼人,直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本来就心虚,这下子更抬不起头来了。

“穿好衣服出来,我有话对你说。”贺川柏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命令。

我听话地披上衣服,跟他来到客厅,杵在沙发旁低着头也不敢坐,等待贺川柏发问。

贺川柏一句话也没说,从档案袋里拿出几本证书摔到我面前的茶几上,“你要的东西给你带来了,自己看看吧。”

我拿起来翻了翻,一本是和吴青峰的离婚证,一本是我爸买的那套房子的房产证,还有一本是大红色的结婚证。

之前为了拿到这几本证书,我受了多少委屈挨了多少打,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轻而易举地办成了。

我把这几本证书抱到怀里,感激地对贺川柏说:“谢谢你,贺总,您的大恩大德,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的。”

贺川柏勾了勾唇,“先别谢,看看那本结婚证再说。”

“结婚证怎么了?不是我和吴青峰的吗?”我犹疑地拿起那本结婚证翻开,看到新郎一栏赫然写着贺川柏的名字,新娘一栏的名字是白芷,我本人。

我难以置信,结婚登记是大事,不是儿戏,怎么可能说领证就领证了?

“这结婚证是假的吧?肯定是假的。”我拿手指按在结婚证上新娘那一栏上使劲擦了擦,擦不掉,拿起来对着灯光照了照,上面有民政局的钢印。

竟然是真的,我傻眼了。

我竟然被结婚了。

刚出狼穴,又掉进虎窝了,这太突然了,让人难以接受。

我皱着脸苦哈哈地冲贺川柏说道:“贺总,说好的演戏,怎么就假戏成真了?那我以后万一遇到合适的男人想再婚,还得先跟你离婚?那我不是变成三婚了吗?”

贺川柏英俊的脸上满是鄙夷,“就你这样的,还想三婚,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有男人肯要你才怪!我那边忙前忙后地给你找律师打官司,帮你离婚,帮你要房子,帮你对付你前夫。你倒好,敲诈了唐丝瑜一百万后,悄悄地躲了起来。真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起先听到贺川柏为我做了这么多,心里十分感激,但是当他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前面的感激之情全被浇灭了。

我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子蹿了上来,站来冲他吼道:“你凭什么骂我?我承认,你是帮我了很多,我也很感激你。但我是人,不是狗,我也是有尊言的! 如果不是你拉着我去演戏,不然你那未婚妻也不会找上我!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贺川柏嗤之以鼻道:“狗都比你强,狗至少还懂得感恩,你还不如狗呢,可别侮辱狗了!”

我被他气得肺都要冒火了,这男人明明心肠不错,也确确实实地帮我了很多,就是不知道嘴巴为什么这么毒?好好地说句话会死人吗?

贺川柏见我铁青着脸不说话,十分满意,“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既然我和你是夫妻关系了,以后你就要和我履行夫妻之实。”

我把脸别到一边去,垂下眼没好气地说:“我不愿意!”

我越是生气,他反而越开心,戏谑地说道:“你是不是担心你敲诈了唐丝瑜一百万,她会找你算账?放心好了,我已经替你把钱还上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债主了。前前后后加起来,我给了你两百万,两百万买你足够了吧?噢,我忘了,你一夜就值一百万的,不过放心,我一般不睡你,即使睡的话,也会给你钱,拜金女。”

我被他一顿埋汰,又羞又恼,硬梆梆地拒绝道:“给再多钱,我也不愿意,等天亮后,我们就去把婚离了!”

贺川柏一向自负,大概很少被人拒绝,他面色一凛,质问道:“为什么不愿意?别的女人都巴不得跟我结婚呢,你居然拒绝?白芷,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看你不是白纸,是白痴!”

“你这是结婚吗?我所认为的婚姻,要先有爱情,爱到情浓时才能结婚,我们之间没有吧?没有爱情结什么婚?”

贺川柏会意地笑了笑,猛地一拉我的手臂,把我拉到他的怀里,低下头就朝我吻来,我别过脸不让他碰,贺川柏道:“我懂了,你是要我爱你对吧?”

我没说话。

他四下看了看,“这地方不合适,去我家吧,我家地方大,等到家了,我好好地‘爱’你。”还特意咬重“爱”这个字眼,眼神里透着不怀好意。

设置
字号 18
颜色